稍有些许颠簸的马车中,正有一道绝佳的风景线。

纵享丝滑的黑色长发,如瀑布般自然的垂下,稍有些许泄在了肩头,发丝自那皓如凝脂般的肌肤之上,勾勒出一条动人的玲珑曲线。

衣服没整理好....

颀长水润的秀腿上,正放着一身于其外貌极为不符的破布裤....

那小巧而又白嫩的玉足,犹豫了片刻后还是穿进了那破布裤之中。

龙云依正在打理自身上下的时候,这才想起来....

破布都穿上了....还弄的那么整齐作甚?

而作为当朝,也是历代以来的唯一女帝——龙云依

这般打扮是为了什么自然不用多想.....

微服私访。

因为失民心而失天下。

恒古以来的改朝换代无不与民心息息相关。

除了作为帝王而言,做出的一言一行,以及政策.....还需要观察,人们过的是否幸福安康.....

不过光看那些城中的达官贵族自然是看不出什么....

所以就到这有些偏远的地方来考察民情了....

待将身上伪装的差不多的时候,龙云依看了看镜中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将车帘抬起,然后以及其失礼的姿态跃下了马车。

“陛下,您这是何苦啊!”

“方将军,做好你们的本质工作,不用管朕...我怎么行事。”龙云依轻咳了一声,还在调整自己的状态。

方将军穿着一身朴素蓝衣,身后随着十余人同时跪倒在地。

“可....”

“无需多言,若不想让人以为.....我是你的家仆,就趁现在赶紧与...我保持一定距离。”

虽有刻意压制,可话语间的那股王者霸气依旧难以遮盖....

不过也只好慢慢调整了.....

龙云依说罢便准备朝那有人流的方向走去。

等等....

龙云依突然停下脚步,看到了地上那些许堆积起来的尘土.....

她刚要弯腰....

“陛下,使不得啊!你就算是今天要斩了臣,臣也绝不能看到陛下如此糟践自己的圣体啊!”方将军啪的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头重重的磕了下去。

“方震天,我问你,你可知这是什么?”龙云依抓起一把土,不温不火的问道。

“陛下!....这是.....土....”

“错,这是民。”

“这是组成江山、国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陛下....可...”

“我换句话问你.....你觉得,我美吗?”龙云依另一个手卷了卷自己的发梢,不经意的问道。

方震天连片刻的思索都没有,立即回答道:“陛下盛世美颜,实乃我朝万古难遇的....”

“停....阿谀奉承就免了......但...虽说有些自负,不过我也自认容貌不算太俗.....历朝历代虽有微服私访的先例,可女子帝王就我这一任,我问你,要是在过程中有些登徒子盯上了我的容貌....”

“那臣就命人将其满门抄斩!”

“蠢货!....平日里率兵剿匪打仗的脑子去哪了?算了,不说了....我意已决....”龙云依眼中闪过一丝坚毅,抓起一把尘土朝着自己脸上扑去。

“等.......陛下......臣本来想说....臣对易容术略知一二......根本不用这样....”

“....”

.....

...

酒馆中,灰头土脸的龙云依点了一壶最便宜的酒,而店小二似乎看其模样寒蝉....又拿了一碟小菜给她。

可她根本不可能去吃。

手还是脏的,如何吃?

脏手喝酒也已经是她的容忍极限了.....

“哟,小二,今日生意看的还不错啊,怎么,今天有没有大客人给你赏钱啊?”

声音乍一听有些玩世不恭,可放眼望去,说话那人....仪表堂堂,其眉宇间流露出的自信,更是添加了几分阳光帅气的感觉.....

客流量虽不至于特别爆满,可他还是随意的坐在了龙云依对面。

虽然半数以上的客人,全都是龙云依的护卫。

当此男子落座之时,无数道凌人的视线聚了过来。

“这位姑娘,为何如此落魄?”

“这位公子,不知有何贵干?”

“没啥,就是问问,我看你倒像是个美人胚子,凌乱成这副模样....莫非....是从那风俗之地所逃出来的?”

唰!

龙云依将杯中的酒直接洒了他一脸。

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但还是没什么好脸色的说道:“公子,有些玩笑,是不得乱开的。”

龙云依此时确实有些许动怒,倒不是因为其贬低了她.....

而是....自幼......终日里除了翻阅古籍、练气习武以及各种明争暗斗.....

而到现在....剩下的时间基本都是管理朝政....哪有时间去进行什么风俗之事.....

她空荡的后宫...也早已经慢慢的变为了规模宏大的后花园了....

被撒了一脸酒的那名男子也没有生气,从怀中掏出一个手帕,将脸上擦抹了一番。

“抱歉,在下平日里经常没个正经,但惹到姑娘不高兴....我可谓是罪大恶极了....”

龙云依眉头一簇,总感觉眼前之人话里有话。

“姑娘,可不是普通人家吧?”

龙云依怔了一下,但立刻调整过来,并且带有些许警戒的看着眼前之人。

“别搞的那么严肃嘛~我之前遇到每个人都这么讲的。”

“嗯?”龙云依还是狐疑的盯着他。

“姑娘,我看你骨骼精奇,似有后天成才之预兆....不如买下我这本春宫图,保你修行之时毫无心魔侵扰....”说罢,他掏出一册似有涂涂画画的小本子....

“....”龙云依不言,只是因为此子说话过于荒谬,她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答了...

那人见龙云依没有反应,又掏出了一本。

“你要满意而不满足.....我这里货绝对够。”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龙云依决定回去以后将此人抓起来,加以管制,以免再祸害他人。

“叶羽,叶子的叶,羽毛的羽。不过,姑娘在问我之前,是否也能说一下芳名呢?”他嘿嘿一笑,似乎觉得自己的春宫图可以卖出去了。

“云依。”龙姓过于招摇了,索性只拿名来充当了....

“好名字....不过,需要我给姑娘细讲一下这书上的内容吗?”

龙云依很想说个‘滚’字,可碍于眼下要隐藏身份,又加上这人嬉皮笑脸的,让她有些难以开口....

然后叶羽就拿着那图画朝龙云依那里凑了凑。

方将军瞳孔瞪的老大,似乎随时准备将叶羽撕了一样。

“你且听我细细道来,这几个地方,可是极为有趣的啊....”

龙云依没有看图画,抱有警惕的看着与她逐渐拉近的叶羽。

只见叶羽突然将声音拉低,然后拿着那春宫图做遮挡,凑近了些龙云依。

“进门右转的一桌四人,走两步后在左侧一桌三人,以及你现在左侧,和后方,各三人,我后方靠角落的一桌四人,均携带武器,并且平均每隔五个呼吸间就会朝你的方向瞥一眼,此番....凶多吉少啊.....”

龙云依有些错愕,没有转头查看,因为叶羽刚刚确确实实的将她全部护卫的所在都讲述了出来....

这人....已经察觉到了吗......不....观察如此细腻....定然是在进来之前做足了准备....

难不成....此人....

是准备行刺的刺客?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