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真的要这么做吗?”

“他已经死了,死了一千多年了!”

“师父,师兄,师姐!算了吧……”

“没必要再把他挖出来了吧?”

……

陆衍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片让人窒息的黑暗。

他是被外面那个碎碎念的声音吵醒的。

听起来,那像是个女孩子的声音,还应该是个年纪很小的女孩子。

头顶不断的传来敲击的声音,咚咚咚的。

时不时的,会有一些渣土碎石滚落下来。

陆衍皱起了眉头。

“我记得,昨晚睡觉之前,是躺在床上没错吧?”

怎么睡了一觉起来,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身体冰凉,每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

最要命的是,他感觉自己好像是没有呼吸!

陆衍尽力地尝试呼气、吸气,但,仍然感觉不到任何气流。

“咦,我不是穿越成尸体了吧?”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突然!

头顶的黑暗被人破开,陆衍及时地闭上了眼睛,避免被那些石渣碎屑击中眼睛。

新鲜的空气一下子灌入了这个狭小的空间里。

可是,陆衍依然没有办法呼吸。

周围的人,还在争执着。

没有了头顶那块棺盖,争执的声音,听起来更清晰了。

明显是一个老头子和小姑娘的声音。

“灵玉,为师养你这么大,让你做过什么难事没有?”

“没,师父。”

“那就闭上你的嘴,老老实实按照师父说的去做。”

“师父,我觉得这不妥……”

“闭嘴!走到那棺木边上去,把他背起来,不然我就没你这弟子,我揽月宗不养闲人!”

“呜呜呜……师父……”

别人吵归吵,陆衍始终闭着眼睛。

争执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他能感受到,自己被一股蛮力拽了出去,然后,沉甸甸的身体就落在了一个并不宽阔的背脊上。

人体的温暖,驱散了他身上携带的些许寒气。

他明显感觉到,对方被他压得往下沉了沉。

陆衍偷偷地睁开眼睛,眯成一条缝,看了一眼周边的环境。

他心中一凉。

果然是穿越了。

周围到处都是青砖,明显是修成了一个地宫的模样。

墓地,尸体,长明灯,金丝楠木豪华棺椁,遍地的金银珍宝……

再结合自己目前的状况来看,自己这是被人盗了墓啊!

看来,穿越成尸体还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可怕的是被人挖出来。

听外面那个碎碎念的声音说来,他已经是一具千年老尸,可手脚都还是正常人的模样,只是略显得苍白了一些,皮肤还很有弹性!

这个时候,陆衍又注意到,自己的胳膊上,有一道很明显的疤痕。

他一下子愣住了。

这道疤,是他小时候骑车摔倒,被玻璃割伤的,还缝了十多针。

很明显,这就是他自己的身体。

“现在的穿越还挺讲究的,连人带魂一起送过来了。”

陆衍内心在吐槽着。

“可惜,传送过来是具尸体,还给我放在了棺材里。”

出于人的好奇心,陆衍努力地想要看清楚,背着自己的人,长什么模样。

但,碍于这个角度的原因,他只能看到对方穿着一件很有民族特色的黑色短褂子,留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发尾绑着一根红色的缎带。

两颗银质的小铃铛,为她增添了一分格外的灵动。

陆衍再偷偷地稍微挪动一下,勉强能看到,对方的侧脸。

嗯,长得不错,脸上带着点婴儿肥,怪可爱的。

跟那个碎碎念的声音,很搭。

只是,现在她这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噙着泪,看起来极其无助。

“师父,”萌妹抬起头,艰难道:“他好重,唔……”

她不想来做这种事情。

这种偷坟掘墓的事情,是要遭天谴的!

可是,她没办法违背师父的命令。

不远处,站着一群同样穿着黑色短褂子,手里拿着弯刀、长剑之类的武器的青壮年。

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头上缠着黑布,只有一只独眼的老者。

看到女孩子把尸体背起来,却没有出现任何的异样状况,老者那只独眼,泛起了精明的光。

他张狂地大笑起来。

整个地宫里,都回荡着他这夸张且恶心的笑声。

“灵玉,你干得好!只好你把陆老贼的尸体背回去,你就立了大功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