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归,路上行,森林之中,黑影过。

一名身披外套,腰系酒葫芦,后面还背着个棺材般的匣子,头戴斗笠的少年,正缓缓慢步。

"出来吧。"停下脚步…对这宁静的森林轻语。

"啰,今天的任务是这个。"黑影落于那人身后,发出稳重男声,从手里扔出卷轴。

"知道了。"少年半转身,以左手接下卷轴。

右手微抚斗笠,将那显露半面,稚嫩帅脸,在这夜晚的月光下,若慢遮掩。

少年拿好卷轴,便无话转身…继续缓步前行。

而黑影视他走远,则是融入黑暗消失不见…

"嗯…去击杀异种:魔熊吗。"少年打开卷轴边走边思考。

等级在异皇级…还提高了?这…有点难办了呢。

像我这个没有多大能力的平凡人,直接越级击杀,那不跟送死没两样?

不限个人等级的任务,这冒险集团的做法,可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嗯?你问我,为什么要去做这么危险的任务?

因为我没钱了…

虽然自己白天能接点任务…但一直打史莱姆,哥布林什么的,这也就只能勉强维持生计。

但凡想接个比自己高一点等级的任务,却被工作人员婉拒…

想赚个钱多不容易呀!

还有最让我感到气愤的是…那些万恶的资本家。

为什么!他们明明等级低,却有高等级的人来相助…

我不服!但他们的钞能力,但又令我不得不承认…

嗯…你又问,那我去打魔熊之后,这本书是不是会完结?

这个嘛,你就不用担心啦。

身为主角,杀手锏自然会有的…反正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暗中任务了。

"应该就是这里了。"在洞穴距离十米内外,少年见到了目的地,也是随手收起了卷轴…

"嗯!这是?"刚走到半路,自己便发现了一具尸体。

那我的反应则是…

停住脚步,轻摸下巴,严肃地做起日常观察工作…

第一步:向尸体,简单的踹两脚。

第二步:看起来没什么感觉,轻蹲…给尸体翻个身。

到了这第三步,也就是最后一步:对死尸…的着装,样貌,以及死相进行打量。

他的样貌还算耐看…理论上差不多是个二十七八岁的成年男子,身穿着这早已被爪烂的灰色衣装。

而死相从身上来看,应该是被熊一掌直接给拍死,又至于怎么死的…在惊愕地表情上,就能看出…那是意外被魔熊攻击的。

"哎…"观摩这陷下去的防具,自己也是叹了一声。

明明戴着…最为先进的科技防具,可承受力,却只能勉强抗下异王级的攻击…

少年在这尸体身上,多搜刮了几下…

被扒下来的防具,被破坏差不多了,看来是修不成喽…

刚才还想着修好,就能捡个便宜呢…

结果,在这冒险者身上,东西是搜刮了下来…可什么东西都没有,也只有一堆破烂。自己不禁感慨…

"嗯,但现在看来…这次的任务,有瑕疵。"而这唯一能确定的原因是,有人为了钱将任务地点泄露了出去。

少年将思路总结并推理出…一系列经过。

不过…这的确挺气人的。

但说来也奇怪?从这个已经领饭盒的杂兵中可以了解到,来这里的冒险团队是没有足够能力和装备…

那过来讨伐魔熊干什么?单纯来送死吗?

可从现场…情况看来,这里的战斗应该经历不久了。

爆炸留下的坑,残破不堪的断树…

这可能是拥有爆破能力的格者吧,想借此爆炸,来引开魔熊,为人打掩护…

而这魔熊,还真粗暴啊,追人还顺便打出了一条宽敞道。

"不过⋯行走的路,也方便许多了。"

少年顺着这条路,缓步前行…身背着如棺材般的匣子仿佛没有疲惫。

在某处…

魔熊咆哮,四肢踏地狂驰,肆虐着眼前的障碍物,气势汹汹的面对着那眼中地目标…

"呼,呼…"一名身穿残破女仆装的女子,正背对着魔熊,在借助森林树木的同时,全力奔跑。

见前方有两树的阻挡,本该焦急的她,偶然发现交错之间有口,情急之下女仆不再想太多,大脑高速运转。

顶着压力,靠意识和体能在生死激发的情况下,极限穿过交错乱树。

"吼!"本该紧跟她的魔熊,则当场被两树的环抱挡住…

女仆也是趁此机会与它拉开了距离。

咔嚓!连声继响…魔熊怒气冲天,攻势凶猛,那两如石柱般粗壮的树体躯干,便已开始弯腰。

"切,这都没能完全缓住它吗…"女仆咬牙暗道。

可自己依旧坚持,即使现在已狼狈不堪,但只要大小姐,安安全全就足够了…

在奔跑到没有过多树木的区域时,这女仆才停下脚步。

望着那不断倒下的树木,听着魔熊怒吼的逼近,女仆坚定地轻挥一手…

"轰!"巨大爆炸声响起。

方圆百里的范围,直接黑白闪,巨大的气场吹过整片树林…甚至地面都在颤抖。

另一边…

正行于树林之中,缓慢撤退地冒险队。

可…那些平凡又面生的人群队伍后面,却有那么一位身穿华丽且白色男装的超级美少年跟着…

此时的他正眉头紧蹙,心中似乎有些忧虑时,便在没人注意到自己地时候,以女性动作下意识转身,却突然受到,强烈气场扑面袭来…

躁动不安得心情,顿时刺激大脑…身体的权限不禁想命令,他独自奔去树林深处。

在这时却有那么,一名身着黑白西装的老爷爷,在那美少年有些冲动的时候,拉了一下手腕,轻微摇头…

"…嗯。"自己停住点头,明白意思。

可心中却有些疑惑,父亲…他为什么要下这命令?

…一定要没事啊…大姐姐。虽然我知道现状,但不能行动…现也只得在心中不停祈祷了。

…………

"大小姐,我成功…了"在较为空阔树林地区里…这一招使出,女仆便瘫软在地,呆呆的望着火海。

仿佛刚才的经历,都只是回忆。

可美梦仅在一下,周边的石子也是在这时,随着地面轻微弹跳…

虽没有某熊的咆哮,但令人莫名的压抑感,却将她拉回了现实。

怎么会!女仆内心惊恐万分。

想动起身,耐何自己早已无力站起,这是能力消耗过度的问题。

动啊!给我动起来!女仆不停地在内心,为自己打气…带着紧张与恐惧刺激下,麻木的双腿也才有一丝知觉。

可地面的震动频率越来越大,不等女仆庆幸站起…魔熊便身披火焰,冲出树林,向她张开血盆大口…

我这是要死了吗…

女仆双眼空洞,在面对死亡的瞬间,她大脑停止了思考,血液凝固,呼吸静止,身体感受到了那份前所未有的绝望。

然而…

一柄七米左右的长枪,在这时突然从左侧贯穿了魔熊,直击心脏。

它本该还存有意识…可那惊人的力量,却如同火箭一般,将整个身躯在空中直接被带飞…

咔!魔熊被硬生生的扎到,离这不远地巨形岩石上…

在岩石壁停顿时的下一秒,以长枪为中心所爆发的波动,也是让它…随着背后墙壁,裂痕的蔓延,而化作动物标本。

"呼~ "这近道走的,可真不容易呀,少年轻按斗笠,心中了然。

从一边树林之中走出来的同时,也是看了眼,那位坐在地上,且软弱无力的女仆…

这格者还挺强的,居然能逼魔熊用出保命技能…不然我可能,要用两枪才能解决吧。

毕竟自己抛出去的长枪…多少也是某神所使用"冈格尼尔"上所留下的部分力量…

嗯?你说长枪从哪里来的?

我身后背的棺匣,念出来的呗…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说,爷爷嘱咐的传承,懂!

"话说…她是被吓昏过去了吗?"少年思想前一时…

自己向她打招呼,可她没回应,用手在女仆眼前挥动,也没有反应,轻点下肩膀还莫名其妙的倒地。

吓得我赶紧用上手指,在女仆鼻下测呼吸,结果…没事。

呼吸平稳,胸腔起伏。

"…"看来是我多虑了,要么说她这是,疲劳昏睡过去可还行。

嗯,那之后带去医院也不迟,总之先把魔熊的异魔核弄出来吧…

自己左手一伸…扎在魔熊尸体上的长枪,似乎有着不明原力,自行回于手中握住。

"收起来吧。"少年轻道…

此时长枪发出微光,下一秒便化为粒子。

"呼。"走到魔熊尸体面前,心中默念,背后棺匣子微亮,少年双手便现拳套,自己一个黑虎掏心,粗暴取出异魔核。

嗯…观察了两眼,我左手拿起手掌大小,宛如水晶般透明的异魔核。

右手轻抚下巴,满脸很是兴奋。

哦~这迷人的紫光…

亮瞎了,我这般钛合金狗眼。

啊~睁不开!

太美妙了,纯紫无任何污浊。少年不禁感到愉悦。

如果把异魔核拿去卖,应该能得到不少钱吧…毕竟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纯正的能量结晶。

只不过…钱的话,魔熊尸体本就能换些好东西了。

而异魔核就…拿来做妹妹的生日礼物吧。

少年以腰系的空间储物酒葫芦,来收纳魔熊尸体的炼药,炼器重要部分

觉得差不多,自己才把塞子将葫芦口封上…

剩下就是熊头,拿去交差了,这样任务成功,去冒险协会…领取高资赏金。

真不错…

少年轻握手掌,收起了拳套。

呼~要不是有这武器…可以防止被能量被侵蚀,从而达到取出异魔核的地步。

这要是换成别的,多少也不敢那么做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