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穿越了,在前一刻,自己正在用电脑上网,这时电脑忽然爆炸,在视网膜残留的最后映象里,自己的半个身体被炸碎,应该是活不成了。

但是自己却又醒了过来,在醒来后,一股强烈的窒息感涌上心头,喉咙仿佛被东西卡着,无法呼吸,求生的本能促使他向喉咙摸去,然后发现上面被一圈绳子勒地紧紧的。

他连忙解开,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然后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在一个简陋的房间内,公共厕所般大小的面积内,容纳了床、书桌、灶台等生活设施,仅仅卫生间是独立的。

同时林清还看到,自己头顶上悬挂着一根断裂的绳子,以及身边翻到的凳子,立刻了解了身体被夺舍的原因。

原来这家伙上吊自杀了。

想起自杀,林清好像还想起了什么,在身边翻找了几下,找到了一张诊断书,上面赫然写着:

“癌症晚期,剩余寿命六个月。”

“这应该就是他自杀的原因了。”林清小声嘀咕道。

既来之,则安之。在地球上,林清就是一个孤儿,无牵无挂,对于穿越没有任何不适。

对于现在的身份,他虽然没多少记忆,不过根据经验,应该和自己一样,也是孤儿,这就意味着,自己并不需要处理太过复杂的人际关系。

他立刻开始收拾身边的东西,其实也不需要怎么收拾,因为原主估计有轻微的洁癖,房间已经一尘不染,自己只需要把身边的椅子放好,解下头顶悬挂的绳子,四周就恢复如常。

在收拾期间,林清也在留意身体原主的信息,经过一番探索后,他得知,这具身体的名字也叫林清,是临江中学的高二学生。

然后他看着镜子里那张秀气逼人的脸,精致的脸在灯光下模样皎皎,浓密的睫毛又长又翘,在白净的肌肤上投出一片阴影,鼻梁高挺笔直,下面是形状好看的唇瓣,颜色嫣红,眉间透着干净和柔软的气息,眼角下一点微不可查的雀斑,又为他增添了一分蛊惑,显得又纯又欲。

“这脸蛋,真好看啊,这镜子自己能照一整天。”

就在林清喃喃自语时,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响起。

“砰砰砰!”

铁门被人用力拍打,剧烈的声响在楼道里回荡。

“林清,开门!我知道你在!”一道高昂的女声喊道。

这道声音如同丢进湖面的石头,激起了记忆的涟漪,一些情景陆续浮现在林清的脑海中。

他眉头紧皱,显然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外面的敲门声又重了几分:“林清!快开门!你多久没交房租了!再不开,我就在外面把门给锁了!”

林清无奈只好前去开门。

然后林清看到,门外站着一位打扮美艳的少妇,妖艳到只要她往巷口一站,立刻就会被问豆腐多少钱一碗。

少妇长得不错,可林清一想到她那累累“战绩”,身体就感觉阵阵不适。

强忍着不适,林清对着这位美艳艳的少妇露出笑容:“李阿姨,欠下房租我这两天就能给你......”

林清话没说完,就被少妇打断:“上次你就这么说,现在还想拖,可不行哦!‘‘

她的语气缓了缓,声音变得娇柔起来:

‘’除非....你答应我之前提的那件事,不仅免你房租,还每月给你五百!”

少妇目光灼灼地看着林清,眼神中充满欲念,每次见到少年那张又纯又欲的脸蛋,对他的喜欢就又多了一份,她每天晚上都幻想着把她抱进怀里,狠狠地蹂躏一番,**他身上的味道。

想到这里,少妇兴奋地舔了舔嘴唇,捏了捏林清的脸,感受着如同小姑凉般滑腻的皮肤,然后把脸凑近他说道:

“每月一千块怎样,你也不需要每天陪我,只要周末陪我两天就好了,实话跟你说,我的水多着呢!可比其他年轻菇凉舒服多了。”

浓烈香水味熏得林清头晕,他心中不屑地想到:“不说那张充满风尘气息的脸,上次那个富婆每月给我一万都没答应,你何德何能,每月一千就包养我!”

于是他强硬地拒绝了:“我不会同意的李阿姨,房租我过两天就能给你。”

少妇的脸色顿时阴了下来,她扯着大嗓门恶狠狠地说道:“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答应从我,那就滚吧!一无是处的小白脸!”

“走就走!搔**货!”

林清转身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在他的信条里,人活一口气,树争一张皮,实在没必要为了住房子这么憋屈,实在不行,大不了睡大街。

他没注意到,身后的美艳少妇早已气得二佛升天,满脸涨红,浑身颤抖,已经好久没人敢跟她这么说话了。

“脾气挺倔,那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看你还敢不敢跟我没大没小的!”

然后,趁着未等林清反应过来,冲进屋内,一把将他扑倒。

林清身患绝症,身体虚弱,是名副其实的身轻体柔易推倒,面对如狼似虎的少妇,赤手空拳实在没有反抗力。

而且,他患绝症的身体可经不起折腾,一旦被这个如狼似虎的少妇得逞,自己六个月的寿命估计所剩无几,这也是他一直没答应当小白脸的原因之一。

所以,林清奋力挣扎着,可是由于身娇体弱,挣扎没起多少效果。

不过他也没指望这样就能挣脱,只是趁机将自己挪移到一个抽屉旁。

在记忆中,因为长相关系,林清经常被骚扰,不提女人,基佬都有几次,自己早已有一套应对方法。

于是他一下拉开身旁的抽屉,拿出一罐防狼喷剂,往美少妇的脸上喷去,后者立刻捂住眼睛,疼得大叫。

林清坐起身,贪婪地呼吸着,绝症+美艳少妇威胁,估计就是身体原主自杀的原因。

就在这时,脑中忽然涌现一道信息:

“获得精神干涉值1点,是否消耗1点精神干涉值,与目标‘李兰’建立思维连接?”

“好嘞,金手指出来了!”林清心中充满振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