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略带委屈的声音,在阴凉的夜色里回荡。

宁羡鱼一听,心说这莫非又到了白雪皑皑的季节?

老韩苦着一张脸,站在台阶下,跟那娇小的身影连声赔着不是,但后者却不依不饶。

见着宁羡鱼,老韩也不管那人了,索性直接把她丢下,快步走过来。

那道娇小的身影没跟上,只是站在原地往那边不住张望,她的身子半掩藏在昏暗中,宁羡鱼看不清她的模样。

等走近了,老韩这才注意到,这宁先生身后竟然还跟着好看的姑娘,而且不是一个,是两个。

眯起眼睛看了几眼,老韩心里一惊,他看向宁羡鱼,心想这俩姑娘跟你上次带来的那几个,好像不一样啊。

但他也没多说什么,只当是少年的风流意气

男人嘛,懂的都懂,毕竟谁还没个年轻的时候。

想当年我老韩,那也是号称城北一枝石楠花……

老韩回忆着往昔,脸上焕发出异样的光彩,右腿又不禁抖起来,只是手上没个木鱼,这多少有点遗憾。

宁羡鱼伸手按住了他。

老韩眼中显出一丝迷茫,尔后便听宁羡鱼说:“老韩叔你先别急着抖,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宁羡鱼说着,目光往老韩家门口瞟了一眼。

老韩苦笑着,低声说道:“白日里的时候我不是说,我之前跟雪阁汇报了妖……那事,雪阁一直没给个准信,所以我才来找宁先生你……”

宁羡鱼微微颔首。

其实事关妖物邪祟,原北城百姓最信的还是雪阁,这毕竟是十多年来积攒下的信任。

而且雪阁出手,自有国库买单,百姓无需额外掏钱。

可雪阁毕竟只有一个,人手常常不足,所以宁羡鱼这样的散户修士也没被取缔。

就算是宁羡鱼,他其实也更愿意从雪阁接活,因为他们加钱。

宁羡鱼听了老韩这话,心里明白了几分:“所以这是雪阁派来的?那这样的话,今儿这事交给她就行,我就先回去……”

“哎别别别……”老韩连忙抱住宁羡鱼。

宁羡鱼不动声色地把手从老韩怀里抽出来,然后默默后退两步。

他总怀疑这老韩叔有斗牛的爱好。

老韩没注意到这些细节,依旧诉苦:“那雪阁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派个黄毛丫头过来,这难不成是盼着我死?”

宁羡鱼听着,心里一动,黄毛丫头?

而恰好此时,那个不住张望的“黄毛丫头”似乎有些沉不住气,往几人这边走来。

等那丫头走近了,宁羡鱼看清她的模样,才明白老韩先前为何要那么说。

走过来的黑发双马尾少女穿着一身蓝紫色齐胸襦裙,毫不介意地裸露着自己白皙的细肩,襦裙下摆经过裁剪后露出光洁白嫩的小脚,踩在木屐上,足控患者看了,怕不是要当场病发。

宁羡鱼没有奇怪的癖好,所以他习惯性地往上看,而少女的胸前只略有起伏,在贫瘠中诉说着倔强。

当然,平胸不是人姑娘的错,宁羡鱼也不会因此瞧不起人。

可问题是,这丫头的整体形象……很难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太好形容,但如果非要描述的话,用一句话倒也能概括——这丫头的身高,看上去还没老韩叔的血压高。

也难怪老韩叔觉得她不靠谱……

身后的姑娘们此时也叽叽喳喳起来,大概是扇薇子觉得这丫头好可爱,想把她打晕了带回家养,而颜雪衣在劝她,说大楚国有一套完整的刑法。

宁羡鱼叹了口气,主动走上前去,想跟她交涉一下。

那丫头见人走过来,张口便说:“喂,你就是他请来的……嗯?是你?”

少女说着说着,突然揉了揉眼睛,凑近几步像是确认道:“还真是你这个小白……宁羡鱼?”

宁羡鱼心里一惊,心想这丫头莫非认识自己不成?

可问题是山下的人喜欢叫他宁先生,这直呼其名的,可真不多见。

宁羡鱼心中好奇但脸上不显,低头又仔细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孩。

巴掌大的小脸,弯弯的月牙眸,细眉樱唇,脸颊上还有浅浅的梨涡……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可爱的姑娘,再配上那具娇小的身体,应该有很多变态愿意为她三年起步。

但宁·正人君子·羡鱼不是那种人,他只喜欢黑丝大胸美少女,而且他也没想起来这丫头是谁。

那姑娘见宁羡鱼露出迟疑,脸上的表情从先前的不耐烦,慢慢转化为恼怒,唇边露出了一对闪着寒光的小虎牙。

“你这家伙该不会是把我忘了吧?”

宁羡鱼有些心虚地移过视线,心想这没办法啊,我跟平胸的人一向萍水相逢。

而那丫头眯起了眼睛,脸上的表情更气愤了,她瞪着宁羡鱼,像是在看负心汉。

这时候扇薇子走过来,她看了看宁羡鱼,又低头看看那姑娘,好奇问道:“小鱼,这个小妹妹你认识?”

小妹妹!

少女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她生平最恨听到的,大概就是这类词了。

好家伙是哪个混蛋敢这么说我?

看我不跳起来捶爆你膝盖……

小丫头杀气腾腾地转过头去……因为身高缘故,她先看见的是扇薇子的胸。

一览众山小。

少女如遭雷击,气焰顿时消了一半。

再看一眼,默默比较一下,发现双方有着难以逾越的差距后,少女露出颓废的表情。

人间不值得。

这时候还是老韩过来解了围,他自然是知道姑娘的名字的:“这位姑娘姓南,名浅浅……”

老韩又看了眼宁羡鱼,补充道:“也是山上来的,是不器峰的先生。”

对于山上的读书人,不论男女,山下人统一称呼先生。

而宁羡鱼有些惊讶,心想原来她也是学宫的弟子,可问题是这位南浅浅是怎么认识自己的?

自己对她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只是,看南浅浅此时一脸难过的样子,似乎也没心思为宁羡鱼答疑解难。

正当宁羡鱼准备再跟南浅浅好好谈谈的时候,夜幕笼罩下的老韩家,内院里突然传出女子的尖叫,带着慌乱惊恐。

“救,救命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