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临浦集最好的酒楼内外张灯结彩,楼上楼下坐满了前来饮宴的宾客。

当地的名门望族做庄,宴请驾临小镇的名流志士,也就是姬羽和离影。

虽然学宫之名足够唬人,但大家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离影的身上,堂堂八尺男儿,即便坐在那里,也高出众人一头。魁梧的臂膀,结实的肌肉,无不彰显着过人的力量。

而姬羽坐在他身边,看上去显得尤为瘦削而赢弱,摆实了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

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端着酒碗走上来,喜笑颜开的说道

“今日,是我临浦集之幸,两位人中豪杰大驾光临,我们临浦集,余有容焉啊!!再此,我愿献一杯薄酒,以表敬意,还望,不吝笑纳。”

离影二话不说,拿起海碗,将清冽的酒液一饮而尽,而姬羽则拿起了小小的一杯,抿了一口,有些歉意的说道。

“学生,不胜酒力,不胜酒力。”

谁知道离影竟然一把搂住姬羽的肩膀,豪迈的说道

“姬羽老弟,虽然学宫之上,清规戒律严苛,怕饮酒误事。可你现在人在江湖,又怎能不饮酒呢?铸星贤者不还有一句话,叫,三日不饮酒,人生空悠悠吗?你身为贤者弟子,当然要多喝几杯才行啊!”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酒坛,倒了满满的一碗给自己

“来,我离影是一介粗鄙之人,但由衷敬佩学宫的读书人!特别是铸星贤者!所以这一碗我先干为敬!”

可是酒还没入肚,一个中气十足却有些低沉的声音却穿过了鼎沸而又嘈杂的宴席楼厅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明明是三日不省吾身,人生空而悠惧。就连贤者的训导都不记得,大概,我又找错人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试图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

而不一会,所有人的注意都被酒楼外加置的那一桌吸引过去。

长椅上,带着破旧斗笠的男人背对着桌子,颓然就坐,手掌中拿着一方小碗,缓缓地喝着里面的温酒,身上的衣服已然破旧蒙尘,仿佛刚刚从漫天风沙的大漠中走出来的旅者,与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但最让人感到惊愕的,是在他的脚边,竖着一方沉重的石碑,虬劲的笔迹写着。

“穆秦

生 陈三六一年 闰月不详~ ”

俨然是一块未完的墓碑。

刚刚敬酒的老者怒气冲冲的敲着拐杖在二楼的露台上喊道

“轰出去!轰出去!临浦集的幸日,哪来的破落乞丐!还有那方墓碑,一同扔出去!!真是晦气!”

可是那些家丁们刚刚准备扑上去合力把这个壮汉赶走,将墓碑扔掉的时候,一声怒喝响起!

“慢!都是慕名而来的壮士!一起吃酒,但又何妨,不必驱赶!”

离影站在了露台上,睥睨的看着那个暮气沉沉的家伙。

“看来这位壮士也是远道而来,且颇有些见识,何不上楼一叙?正好今日有学宫子弟列席,我们也可以请他作证,来辩一辩贤者当日所言究竟为何,岂不快哉?”

可是他话音刚落,姬羽却摇着头轻笑了两声,这让婉如紧张的扯了扯他,小声问道

“喂,书呆子,你到底知不知道当年贤者说的是什么啊?”

姬羽耸耸肩,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让婉如白了他一眼,而那个壮汉则将碗中的温酒一饮而尽,低沉的说道。

“不必了,我今日确为离影而来,但求一战,可是恐怕又白跑了一趟,你已是我这三年来,遇见的第27个离影了。”

话音落下,所有人为之一窒,不少人也有些怀疑的看着露台上的壮汉,而离影则放声大笑道。

“离影二字,寰宇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五洲七海,自然会有不少沽名钓誉的宵小之徒假我之名,行不端之事,博取不义之财!如有机缘,我定会将那些冒充者,一一斩落!”

那个落魄的壮汉只是轻哼了一声

“免了,他们已经都死了。”

然后猛地右手一甩,衣袍浮动,寒芒闪过,一把三尺细剑已然稳稳的钉在了离影身边的立柱之上,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阁楼上的不少人都连连后退。

而那个落魄的壮汉依旧毫无波澜的低声问道

“既是离影,那你可识得此剑?”

站在后排的姬羽眼皮跳了跳,而离影则用力的拔出那把平淡无奇的粗钢细剑,好生打量了一番,看起来并不比村中铁匠锻打的菜刀更加锋利耐用。

他随手将细剑扔回楼下,不偏不倚的插在壮汉脚下的泥土中,轻蔑的说道。

“我离影仇家甚多,别说是你这把普通的钢剑,就算是神兵利器也见了数百上千,又有哪个值得记住名字?不认得!”

落魄的壮汉俯下身子,缓缓的拾起那把细剑,郑重的抚摸着已经斑驳的剑身,深情的说道。

“此剑无名,长两尺七寸余,以凡铁粗钢锻成,单以剑论,并无特殊之处,反而有些下劣,可以说,绝非一把好剑。在普通人手里,它甚至还不如一把锋利的柴刀。”

说完,突然右手翻转,原本沉寂的眼神里闪出一缕精光,炯炯有神的看着细剑的锋芒。

“可就是这把拙劣的细剑,却被世人称为青锋,握在那个人的手中,成为了人人闻之变色的神兵利器!搅动了一场场血雨腥风,杀人,除妖,斩鬼,封印三界歧途,护送贤者前往远荒。我历尽千辛,从离荒的残垣中将它寻回,而你自称离影,却不明贤者的知训,也不认得这把青锋。”

这番话让所有人的疑心更重了一些,盯着二楼壮汉的眼神也变得不太友善起来,而那个自称离影的家伙,猛地抽出腰间的佩剑,大声怒斥道。

“哪里来的泼皮无赖!路边随意捡来的一把破铜烂铁就敢称之为青锋!!简直是贻笑大方!”

他高高的举起手中的长剑,在灯光的照映下,泛着青金色的眩光,围观的众人立刻发出阵阵惊叹,看上去,这才是一把宝剑出鞘应有的样子。无疑,这把剑,更符合大家对青锋的认知。

离影对着人群中气十足的大声宣告道。

“这,才是青锋!而我,就是离影!”

可是那个落魄汉子则缓缓的扛起了石碑,走到酒店前的空地上,重重的插在脚边的泥土里。

“既然如此,就拿你的青锋与我一战,若能杀了我,那你便是离影。而这里,就是我的埋骨之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