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379年,王失其鹿,双陆,五洲,七海,远荒,天下共逐之。

哀鸿乱世,山河破碎,三界乱,九天劫,妖鬼横行于世,而豪强辈出。

384年,有侠士出冥海,执三尺青剑斩邪蛟,杀人莫过十步,于万军中刺陈王子于帐内殁,凭孤身而屠昭君麟骑卫尽,戮十二妖族,灭北方奇鬼,青剑之下引颈无数。

无人睹其真容,更无人晓其姓名,谨以“离影”之称代之,时人甚畏,莫不闻其名而变色。

388年,贤者以离魂铸印而封三界。

越明年,昭承正朔,改年纪以昭历。

乃设骠骑卫以缉匪盗,星官卫以御妖鬼。

至此,乱世终,天下平,而再无“离影”之踪,仅余三尺青剑立于离荒陌原之丘。

昭历三年,暮洲,九原。

山间隘口,几个满脸横肉的壮汉将一名背着方正竹篓的少年围在中央。

带头的那个拍着肩膀上的砍刀,懒洋洋的指着自己背后的歪脖子树说道。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那个,买,买路钱。小子,看你的模样,是个行脚商人吧!赶紧的,100个铜板,买自己一条小命,否则,别怪爷爷这把砍刀不长眼咯!”

少年叹了一口气,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壮汉,然后又瞥了一眼他那把已经有些锈迹的砍刀。

“这刀太钝了一些,砍人会很痛的。”

那个壮汉撸起袖子,好笑的说道

“哎呦!这小白脸知道的还挺多呢!怎么着?不想交钱,想来一刀试试?”

一边说着,一边逼上来,可是少年却没有后退半步,而是无奈的耸耸肩。

“几位大哥,我并非行脚商人,这竹篓里装的也不是什么值钱的货物,仅仅是几卷古籍罢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摘下背上的竹篓,打开盖子。

那几个强盗凑上来,伸手抓过去,果然是几本已经有些稍稍残破的古书,这让他们有些恼怒了。带头的那个拿起刀,指着少年的鼻梁骂道。

“他娘的,什么破玩意!看你穿的人模狗样,衣服上连个补丁都没有,肯定是个有钱人!结果就他妈拿几本破书来糊弄我们?说!把银子放哪了!识相的就乖乖交出来,爷们还能放你一条生路,否则,今天晚上你就得在这九原上喂野狗!”

少年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右手扶在后腰的刀柄上,有些遗憾的说道

“哎!何必呢?“

拿着砍刀的壮汉咧着嘴大笑道。

“还想动手?哈哈!老子这就把你的手剁了!!”

可是话音刚落,“嗖”的破空声响起,伴随着壮汉的惨叫,一支白羽长箭已经刺穿了他的臂膀。

这一下,围在少年身边的强盗们全都慌了神

“快跑快跑!是临浦集的母夜叉来了!!!”

还没等少年扭过头,那些家伙们已经一溜烟的消失在了山坡后,比刚刚冲出来的时候还要迅速。

四五名骑着栗色骏马,身着灰色官服的捕快飞驰着追了上去,而另外的四五名则跑到了他的面前停下,带头的竟然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

她将那张强弓放回马背上,看着正在将散落在地上的古籍捡起来的少年有些怀疑的问道。

“什么人?通行令牌呢?”

少年立刻从腰间拿下暗红色的木牌递上,少女皱着眉头读出声来

“铸星学宫,姬羽?”

然后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满脸笑容的少年,小手一挥,怒气冲冲的说道

“带走!回去仔细盘问!学宫的人,不好好在繁华的瀛海呆着,跑到这么偏远破落的九原来做什么!!说不定就是陈陆余孽派来的奸细,打着学宫的名号就以为我们会大意!!!”

两名捕快立刻扑上来,不由分说的摘下少年的背篓,将他的双手死死捆住,扔在马背上。而少年则大声辩解道

“喂!喂!我真的来自学宫!令牌是真的啊!我是来此找寻古籍,收入学宫书阁的!”

可是女捕快似乎并不理会他的辩解,而是跨上骏马,率领着手下向几公里外的集镇奔驰。

几个时辰后,临浦集的捕快房里。姬羽盘腿坐在青石板上,身边就是那几个刚刚想要抢掠自己的强盗,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哭爹喊娘的恳求女捕头的饶恕。

可是坐在案台后的女捕头只是不耐烦的挥挥手

“罪证确凿,带进牢里去,等县令大人从九原城回来再发落吧。”

然后拽过另外一堆东西,正是姬羽的行囊和随身的物品,她随意的扫了几眼。

“没想到还真是个书生,学宫的人还真的会跑到九原来找罪受。”

姬羽笑了笑

“不止九原,偶尔还会去远荒寻书。”

可是女捕头却轻蔑的笑出声来,从一堆衣物之中抽出了一把普普通通的银钢短剑,随意的转了几圈。

“你?去远荒?哈哈!书呆子,想要去远荒,好歹弄一把正常的三尺剑唬人,你这不到一尺的短匕,怕是连兔子都杀不死!更别提横行的匪盗了!若是碰上了妖鬼,怕是连逃命都来不及!今天如若不是你运气好,恐怕我们就不得不把你的遗物寄还给学宫了!”

下面一堆坐着的捕快也都笑出声来,在他们看来,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简直是太幼稚了!竟然拿着一把砍甘蔗都嫌钝的小刀就胆敢一个人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寻书。

姬羽并没有恼怒的神色,而是淡然的说道

“现在天下乱世已定,三尺剑,已无太多用武之地,反而是那些在陈君暴令下散逸的书籍,更加弥足珍贵。”

女捕头无奈的摇了摇头

“罢了,果然是读书读傻了。东西还给你,但是你也别再独自一人离开这市集了。过几日我们就要去九原城,捎上你一起,从那里回瀛海学宫去。天下乱世已定不假,但这五洲七海却远未承平,书什么的,也要有命读才行!”

说完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手里随意的甩着钥匙串

“老三,给他安排个住处,好歹是铸星学宫的贵客,别怠慢了!明日离影大人缉拿匪盗路过此地,也要好生款待。后日我们便启程去九原城接县令回来!顺便带上这个书呆子。”

说完,打了个哈欠便离开了,可是姬羽却突然皱了一下眉头。

那个看起来有些年长的捕快已经走了过来,帮他解开了胳膊上的绳子。

“走吧,书呆子,我们这临浦集是小地方,不比瀛海和铸星学宫那么繁华。不过你来的不巧,明天离影大人路过,现在集镇里的客舍都住满了从远方赶来的人,你就先在捕快的馆舍里凑合两天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