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

快到夜晚时的风,果然还是有些凉意的。

一位少年,西服革履,踏步在整洁又美观的石子路上。

他黑发墨瞳,一米八几的身高,修长的身型,帅气与英气毫无顾忌的显现,近乎完美的气质,似要压过路旁这两行挺拔的松柏,引来路上不少路过年轻少女的视线。

少年是从身后的摩天大楼中走出来的。

那是全市最好的企业,能在那里任职的人,不说是天之骄子,也应当配得上佼佼者这个词汇了。

而能进到这里的年轻人,更是少之又少。

这位少年正是其中一位。

他叫白羽杨,这是他大学毕业的第一年。

从高中到大学期间,他的成绩以及各种表现之佳,可以说是让人瞠目结舌。

以至于他身后这家门槛高到让很多社会精英都望而却步的企业,以优厚的待遇破格录取了他。

是的,白羽杨自从大学毕业之后,人生就走上了快车道,这只是他工作的第一年啊,就可以用顺风顺水来形容。

而就是前途一片大好,未来难以估量的他,现在走的很缓慢。

白羽杨低着头,看着路上一颗又一颗的小石子,忧虑重重。

他皱起的眉头,久久不能舒缓,只因为他刚才,做出了一个让他心如刀绞的决定。

就是在几个跟他表白过的女孩中,选择一个,作为正式的女朋友来交往…

这个决定,真的太难了…

因为这些女孩,最晚也是高中时认识的,甚至还有从小就熟识的。

白羽杨和她们每个人都有很多让人哭笑不得,又记忆犹新的经历。

咳咳…当然这只是指的一些普通的经历,别看白羽杨长得帅气,但是他还是很有原则的,没有确立关系之前,他绝对不会做出出格的事。

言归正传,总之,刚才白羽杨已经做出了抉择,并且硬着头皮把选择的结果都分别单独发给了她们。

手机的消息回复提示音响了好久,刚才他一直没有勇气去看。

现在才终于停下脚步,万分纠结地拿出手机,把它放到眼前。

所有的女孩都发来了消息。

从上到下,白羽杨眯着眼睛把她们发的消息都扫视了一遍。

「羽杨,你是在开玩笑的吧,不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好吗?」

「哥哥…你又睡糊涂了,嗯…你在哪呀,先回家好吗,我想找你谈谈。」

「白羽杨!你个混蛋!给我收回你的话!」

「羽杨哥哥…你说的是认真的吗…你真要选她?虽然我没权利这么说,但是我还是要说,我不同意…」

可我有什么办法啊…

消息还在继续收到。

可白羽杨不敢继续看了,他把手机调到静音,放到口袋中,沿着石子路往前走。

如果是高中的时候,他万万想不到,这些女孩,过了这么多年,依然死心塌地的爱着他,并且这份感情竟是愈演愈烈。

这一刻也是如此,白羽杨回忆着这些女孩们向他表达的爱意,欣慰怀念的同时,却又有些喘不过气来。

去年还好,那时候还在大学里,不用想那么多。

可是一开始工作之后,他立马就觉得压力好大…

责任感,生活,未来。

这些词压在他的心头,让白羽杨不得不忍痛做出抉择,他自知,不可能一直不给她们回复,让她们等待。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啊…

即使白羽杨和她们每个人之间都有不浅的羁绊,但这不意味着自己就能一直让她们等着啊,那是自私。

忍痛做出的选择,让他几乎难以呼吸。

果然…还是先回家睡个觉吧,也许等醒过来之后,就能稍微冷静一点了。

“叮铃铃…”

就是这么想着,白羽杨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本来以为是如果是哪个女孩,那就直接挂断。

结果他一看,来电显示上的名字是“洛昊”。

这家伙是自己高中时候的好友,那三年两人一直都是前后桌,算是挺巧合的友情吧,这些年除了他之外,白羽杨和其他几个当初玩的比较好的男生,都还有联系。

“喂?”白羽杨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马上就传来洛昊大大咧咧的声音。

“喂喂?杨哥?你现在人还在淇峰市不?”

“我在这上班…不在这还能上哪去啊,啥事?”

“我怎么听着杨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洛昊顿了一下,继续说:“哈哈,其实啊杨哥,不知道你一会有没有空,你是个大忙人,现在能找到你的机会可不多,我叫着咱们高中时候的几个哥们,在淇峰那个咱以前常去的烧烤城,你要是有空,也来喝两瓶?”

心情不好,只想回去睡觉,白羽杨第一反应就是想拒绝。

“我就算…哎,你发地址吧,一会我就过去。”

“杨哥痛快呀!行,咱哥儿几个今天就好好喝几瓶,都多久没见了!”

“行,那一会见。”

刚刚挂断电话,那边的烧烤店定位就发过来了。

还是去一趟吧。

睡觉还是会难受,不如正好借这个饭局,找老同学们叙叙旧,喝点酒,可能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而且这帮老同学确实好久都没见了,这次拒绝,不知道下次再能聚起来,又是什么时候。

这样决定之后,白羽杨喊了辆出租车,朝着烧烤城的方向驶去。

这期间,他又拿出手机来看了看少女们发来的质问信息,却还是狠不下心把拒绝的话说第二次。

回复是必须要再回复的…就等一会喝几瓶酒,朦朦胧胧的时候,肯定拒绝起来就不会这么难受了吧。

……………………..

“哈哈哈!杨哥!真是好久不见啊!”

“啊,来了来了,他们都到了?”

“早到了!就等你到开吃呢!”

那个烧烤店门口,洛昊已经在等着了。

他身材偏瘦,比白羽杨矮了半头。

洛昊长相只能说是普通,穿着件简单的衬衫加长裤,放到人海之中,很难一眼看到那种,但是也绝对不算差。

当羽杨和洛昊这类普通男生站在一起,自然而然地,就能再一次凸显出羽杨的帅气潇洒。

他带着白羽杨绕过外边露天的烧烤摊位,走到一个包间前面。

然后洛昊想起了高中时在教室门前的样子。

只见他有些浮夸地弯了弯腰,双臂指向门框。

“来!杨哥先请~”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昊子你殿后。”

“哇我说杨哥!这里你不是该谦让一下的吗?”

羽杨今天也没多少心情继续开玩笑,推门走进这个包间里。

里面都是些熟悉的面孔,三四个男生吧,他们都是白羽杨高中时关系不错的同学。

不是羽杨自夸,其实那些年,他在学校里人缘还是挺好的,朋友这么多,就是一个最好的印证。

他们见羽杨进来,都是站起来迎接。

“羽杨大哥来了兄弟们!”

“我去,你们看看白羽杨,是不是比以前更帅了啊?!再看看我们这些歪瓜裂枣,啧啧啧。”

“这就是西服吗?!”

不不不…别尬黑,我就不信你西服没见过。

“哈哈,你们先别说了,让杨哥先坐下,来杨哥,坐中间!”

洛昊特意把主宾的座位留出来给羽杨,要知道,羽杨当初可是同学中的领头羊啊。

羽杨也跟他这些哥们一一打了招呼,然后也没什么客气地坐在最中间的位置。

他坐下之后长叹一口气,尽量调整自己的状态,不要让他们看出自己现在的忧虑。

大家都是开开心心来聚一下的,没有必要说不开心的事。

这么想着,羽杨还第一个打开了话题。

“洛昊啊,你怎么剪了寸头了,以前不是三七分?我听你说还想剪大背头来着,这是返璞归真了?”

“哪啊杨哥。”洛昊苦笑两声,“这不是去年考研吗,没考上,我打算再战一年,为了不分心,这些外在都得给考试让路,轻装上阵啊,头发说剪咱就给剪了!”

另一个男生接上这个话茬:“就是啊,我们这桌子人,也就洛昊还想着考研,我们几个是直接想去工作了,可是又找不到好单位,不像杨哥啊,不用考研,直接就是空峰集团的御聘员工!我们完全没法比啊!”

羽杨举起酒杯,苦笑了两声:“可能是我运气比较好吧,机会来的比较快,来,为了庆祝今天再会,干一杯!”

“干杯!”

“来!”

羽杨本来就是来喝酒的,他这一杯啤酒下肚,却也没感觉轻松多少。

因为手机就算开着静音,那手机消息带来的震动可就没有停过。

但羽杨掩饰地很好,大家都没看出来。

一边说着以前的趣事,一边展望未来,说一会就喝一杯。

又带完一轮酒,洛昊放下酒杯,感慨道。

“哎,说起来,时间过的可真快啊,变化很多,以前杨哥都不怎么喝酒的,现在这都快三瓶了?酒量见涨。”

“没,今天就是想喝点罢了。”

说到这里,白羽杨对面的另一个男生,突然问道。

“诶对了,话说杨哥,你最后到底是和谁在一起了?怎么毕业之后也没点消息啊。”

这问题一出,白羽杨手里的酒杯一顿。

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八卦向来是很有感染力的。

连洛昊也调侃说:“就是啊,太见外了,杨哥也不跟咱们说说,当时你可是咱淇峰一中绝对的校草!那么多女生追你呢!”

其他人都在附和。

“是啊,当时杨哥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有个漂亮可爱的妹妹,就够让人羡慕了,听说当时那位学生会长,那个金发大小姐也在追杨哥?”

“何止啊!还有校花墨思诗,她当时追杨哥可是已经实锤的事情!”

“咳咳!”

白羽杨,终于是坐不住了。

他不想听这些话,至少,今天不想听。

他站起身,强行让自己保持笑容。

“啊哈哈…实在是抱歉啊,大家继续吃好喝好,我这边喝的也不少了,刚刚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得先回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