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好一会儿,女人的样子完整地出现在了镜子里

“你什么时候来的中原?在那个地方?我去找你。”

“别别别,我记得你以前好像说过自己是中原一个叫做紫微神殿的星主来着,你若是随便出来,不会被你手下的人说吗?”

女人娇哼了一声,傲然的说道:

“我南梦绮在这紫薇神殿里绝对不会有人质疑我的,更何况你用这面我给你的镜子不就是为了让我去找你吗?你这个家伙就是不诚实,放心,来了中原,我罩着你。”

“别闹,我可不想被女人保护,我只是记得当初好像和你有约定,来了中原要告诉你而已,既然现在话已经说完了,我就休息了,过几天还有一个酒会呢。”

南梦绮听到酒会这两个字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说道:

“你在大楚仙朝?你说的酒会是不是三天之后大楚仙朝那几个野心勃勃的皇孙们举办的?”

“你怎么知道?”

南梦绮掩面而笑,那对弯弯的柳眉显得格外好看,笑眯眯的,也不回答张晓的问题,直接关掉了这面镜子。

“莫名其妙”

张晓收起那枚琥珀,也不多想,反正他也的确只是想传个信罢了

“不过真的没想到,她竟然真成功了”

张晓盯着那枚琥珀,想起几年前的那个冬天,自己将浑身破破烂烂的南梦绮抱回来的事情,在她醒来以后张晓就知道南梦绮是一个中原大势力的继承人之一,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是因为其他兄弟姐妹们的追杀,迫不得已,动用父亲给的法宝穿越到了北境,后来她也同样使用法宝回到了中原。

当时若不是那个法宝只能容纳一个人,张晓还真的就跟她走了。

“话说她的身材好像比以前更好了?”

三天很快就过去,在这三天里,张晓已经十分熟练地将中原的灵力运用自如, 毕竟浓郁程度并不相同,真正掌握起来,若是别人的话或许需要更久。

一大清早,项思翎便带着一众侍从敲响了他的房门。

“张兄,酒会的日子到了。”

“知道了。”

走出宫阁,张晓打了个哈切,吊儿郎当的模样像是丝毫没有在意那个酒会的存在一样。

项思翎身边的那个少年郎皱了皱眉,他很不满张晓的这幅模样,自家主人如此邀请他,竟然连梳妆都没有做。

不过他没吭声,在主人没有让他说话的时候开口,不是为侍从之道。

“张兄这边请”

不同于少年的不爽,项思翎却是相当的热情。

其实也由不得他不热情。

因为直到昨天夜里他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那几个讨厌的哥哥竟然将爷爷都说动了要去参加这场酒会

吃饭喝酒自然不是那位仙帝去的理由,真正的理由就是那酒会最高潮的斗法环节了。

原本项思翎以为只是他们这些人的私人聚会,甚至都没准备什么好酒,但有了项天域就不一样了,酒会的意义就从年轻人之间的事情变成了整个大楚的事情,若是自己找的人丢了脸,那在项天域眼中,自己的存在将会更加的薄弱了。

【可恶,他们竟然还邀请了整个大楚附近所有势力的人,就连那紫微宫阁的人都要来,你可千万别给我掉链子啊...】

他无比希望,张晓能认真对待,但看他这个架势,明显没有太在意了。

一路上,张晓东瞧瞧西看看,中原的女人和北境相比少了半分狂野,多了半分端庄,至于少女的美貌,倒是不相上下。

这让张晓很满意,他甚至都记下了几个明显未经人事的少女家的方向,若有机会,很巧的碰一下面也不错呢。

当前方愈发喧闹后,张晓回过神来,看着那满街的人并排在一起,他们有的是凡人,有的是修行者,来这里的原因则是大楚仙朝的大人物们今天都会来到这酒庄当中。

对于他们而言,若是能见到一眼大楚仙朝的仙帝陛下,甚至于被他稍稍看入眼中,那就是天上地下最幸福的事情了。

不过他们明显是等不到了,那位仙帝才不会使用不行的方法这么简单,他只需要向前一步,便可来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让开让开,挡到我们了”

一个嚣张跋扈的声音从人群的另一侧传来,一坐在英俊龙马上的男人头戴冲天束,脚踏紫绸靴,身后更是有一大堆的侍从艰难地扛着一把小小的战戟。

“哼,一群垃圾,都给我滚开!”

那人抽出马鞭便是对周围的人狠狠的一鞭,那人还有些道行,但也被那鞭抽的浑身抽搐,身体更是有灵魂散碎的碎屑漂浮到了空中。

很显然,这家伙就算没死,后半生的修行生活也就到此为止了。

张晓猛地一皱眉,他不喜欢这种人,甚至于是厌恶这种人的存在,欺负弱小根本就是最垃圾的人才会做的。

他向那边走去,项思翎赶紧拦住了他

“张兄别激动啊,那位是当今最被爷爷喜爱的冠军侯项籍,此时风头一时无二,尽量不与其产生冲突也好,如是想要帮助那个人,我愿意派人去把他拖回来,在这里救下来也不是坏事。”

都没等张晓回答,项思翎直接让侍从们小心翼翼的将那人拖了回来。

张晓检查了一下,浑身上下一大半的灵力破碎,这种伤势轻易不好愈合,不过倒是也有别的办法。

其实很简单,用业力强行灌注这个人的身体里,取代他的一半灵魂,只不过缺点却是让这个人永远变成自己的奴仆。

可以这么做,但没必要,自己也没多想去救人,更何况是把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变成自己的仆人,那样的事情想想就觉得别扭。

“真是好大的威风,我以前在北境都没这么嚣张过,看来你们这个冠军侯还真是被那个仙帝喜爱着”

站起身,他就那么直直的对着那个叫项籍的男人,眼中带着不爽,他看不惯比自己还嚣张的家伙。

项籍自然也感觉到了张晓的目光,继续向其中走去,只不过在进门口前留下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声。

直到走进酒庄当中,他才向着身边脸上贴着狗皮膏药的少年问道:

“仔细查一查那个人的消息,应该是从北境过来的,真没想到,项思翎那个家伙招来的人实力我竟然看不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