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

一旁的顾青璃拉着他的袖子,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好了,我就问问而已,我们下山吧。”

说罢,张晓就想拉着她就向山下走去,可他们还没走多远,顾青璃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不舒服?”

她摇了摇头,看向那艘楼船

“师兄很想去中原吧?”

张晓没说话,这个问题的答案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果然是...师兄对不起,我太任性了...你想去的地方,我不该拦着你的...”

她低着头,眼中有着泪光闪烁,张晓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敲了下她的脑袋。

“笨,我想去的地方谁也不能拦着我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想不想去,小璃,你说我该去吗?”

“我不想师兄去,可是..师兄那么厉害,北境没办法再让师兄变强了...所以我又想让师兄去”

“那就是应该去中原了...”

张晓看向那艘楼船,淡淡一笑,拉起顾青璃的手继续下山。

“还好有你,不然我还真不好下决定,走吧,我们下山去人间,其他的事情回来再说。”

三天之后,张星河站在山门口静静的看着归来的张晓与顾青璃。

“想好了?”

张晓知道师傅说的是什么意思,他点了点头

“我要去中原”

“这一去可不知多少年的光景,你确定吗?”

张晓看向身边情绪不高的顾青璃微笑道:

“毕竟这可是我最可爱的师妹做出的决定”

张星河没有在问下去,大手一挥,从他那袖里乾坤当中飞出了一面水蓝色的小塔。

“玄方若水塔?”

“对,送你了”

张晓惊喜的看向自家师傅,这可是他最宝贝的几个宝物之一了,这种先天级别的法宝可都是独一无二的,运用得当的话,效果都十分的骇人

“真的?”

“你不要还我”

张星河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化作烟雾,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段只有他能听到的话。

“中原凶险,别死在哪了,等到你师妹在成长一些,我便让她前去找你。”

张晓接过小塔,将其放进了储物袋中,脸上洋溢着愉快的笑容

“臭老头,小爷的实力可比你想象的要强。”

他又看向顾青璃,捏了捏她那柔软的脸。

“你在变强一点,我就让师傅把你送到中原去。”

“真的!?”

“师兄什么时候骗过你?等你到了仙王,我就让师傅送你来找我”

“耶!师兄最好了!”

顾青璃原本低落的情绪顿时烟消云散,她喜悦的抱着张晓的胳膊,眼中充满了斗志,虽然她现在距离仙王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可是她却一点也不觉得遥远。

当那楼船之上下来了数百名金甲武士漂浮在半空中,一条长长的自动阶梯随之出现,七八对童男童女在天空中挥洒着桃花

排场很大,而且很是奢华,不过这些张晓丝毫没有在意,他踩在飞剑上,呼吸间便轻松来到了楼船入口

项思翎就站在那里,笑眯眯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又看了看在山上挥着手臂的顾青璃,迟疑了一下的问道:

“张兄不带你的小师妹一起去往北境吗?”

张晓看都没看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话真多。”

“是我孟浪了,请进。”

项思翎放弃了继续询问的意思,就算在想要了解七巧玲珑心,那也只是个人爱好罢了,正事才是最主要的,更何况有张晓在,他一点也不担心今后见不到这个少女。

张晓最后看向了尧华圣地的方向,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楼船。

而此时的尧华圣地最高的山峰处,汐萝正静静的坐在那里,在她的身边正跪着一位贴身侍女。

“圣女,天道门的张晓今天就要去中原了,您真的不去送一下吗?”

“我凭什么去送他?”

“可您毕竟也算是与他定亲了呀...”

“你今天话太多了,我要回去修炼,别打扰我。”

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汐萝久久不能平静,她捂着自己的心脏,总有种莫名的碎裂感。

“切,大楚仙朝和方琼圣庭...呵,看来要问一下师傅了。”

......

楼船中,张晓看着外面的景象,他这还是第一次仔细观察通过分界线时的场景,不同于魔界与北境的距离,中原距离北境所要通过的分界线可是十分遥远,就算是这艘速度极快的楼船,也要航行一盏茶的时间。

分界线的世界里到处都是光怪陆离的奇妙景象,在这光怪陆离当中,张晓竟觉得有些有趣。

“有意思,我记得元屠给了我一本可以通晓万物真实的仙法书,当初懒得看,找一找好了。”

他在储物袋里翻了翻,找到了那本书,书的封面上写着一小行字

【无相,无为,晓万物余生】

他飞速的翻开,将其中的内容记入脑海,玄妙的法决记在心头,他右手食指与中指合拢,轻轻的点在自己的额头上

【通识宝天眼】

霎时间,他的眼中逐渐变得无神,但却有种玄妙在其中运转。

他看到了,一条又一条复杂的空间之力向着无数方向延伸回旋,而在他们的终点,只有一个能看得见又看不见的东西

【空间大道】

咔...

破碎的声音响起,张晓捂着自己流血的左眼,嘴角上扬。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能这么操控分界线,空间的力量,真是有趣,我越来越期待中原了。”

左眼逐渐恢复,他抬起手,仙力不断影响着小小的一方空间,咔嚓一声

“成了”

一团可见又不可见的力量清晰可闻的在他手心中酝酿着

“这就是空间呢,也不是太难。”

他没有将其随手丢出,如果真的那么做,这座楼船会瞬间被碾城粉碎,虽然他也不心疼,但现在还在分界线里面,他可不想迷路。

拿出毛笔,在一张红纸上画了画,然后将这团力量塞了进去。

“该叫什么呢?空爆符?感觉好俗,不过实用就行。”

就在他刚刚把空爆符放进储物袋,房门轻轻扣动,项思翎的声音传了进来。

“张兄,中原到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