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走出阴影,上下打量了着张晓

“真是可怕,小小年纪就已经成为了一名仙王,整个中原在你这样年纪如此强大的也没有几个,这个任务真是太赚了,我最想杀死所谓的天之骄子了”

“你是谁?中原的人为什么出现在我们北境。”

汐萝用戮仙剑指着这个男人,剑锋轻鸣,发出阵阵杀气,让人有些心悸。

那个男人这时才注意到汐萝的存在,十分惊讶的看着他们。

“北境如今竟已有如此底蕴了吗?又是一个仙王,这怎么可能呢?明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灵力有一半都汇聚到中原了,难道分界线松动了?不行,等杀死你们,我可要好好和大楚仙庭说一说,加固分界线的任务要是被我拿到了,那可真是一笔不菲的资源。”

男人一点顾忌的心思也没有,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当着他们的面把一切都说了出来,那份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与傲慢就像是拨开皮的香蕉,赤果果的表现了出来。

“原来如此,怪不得北境的灵气不如中原,这原来都是那分界线搞的鬼,你们中原人都像你这么无耻吗?”

张晓笑眯眯的掏出元屠剑,眼神当中充斥着危险气息,血红之气在他周身暴涨,他生气了,自五年前到现在,他第一次生气。

男人嘴角上扬,高傲的仰起头

“无耻?别逗了,这都是我们先祖们赢回来的,若不是当年的战争我们胜利,那富饶且又充斥着无数机缘与洞天福地的中原又怎么会是我们的?哦,你们应该不知道吧?所谓的东南西北,只不过是一场战争的失败者,失败者能拥有一点点的灵气就已经是给你们的仁慈了,还不感恩戴德?哈哈哈哈!”

男人笑够了,又看着汐萝手中的剑,眼中爆出毫不掩饰的贪婪

“如果我能得到北境的戮仙剑,我们神天门绝对能更上一层,今天真是我这五万年悠悠长路中最开心的日子了”

听到神天门这个名字,张晓不屑的笑了

“哦,原来是神天门啊,我听人说过,据说他们修行的功法是祖师爷从秦月王朝的一个只有五岁的小皇子手里偷来的残本,看你的实力,应该就是神天门大长老了吧?苦修五万年,最后用血祭一个凡人国家的方法强行将自己提升到了仙王十重,你这样的人,真是让人作呕”

男人的脸刷的一下变得毫无血色,张晓的话让他的脑海中不断闪现当日血祭时的画面,为了让自己有更长的寿命,他不顾门内其他人的阻拦,想要强行血祭了一个凡人王朝。

可是他最爱的大弟子拼命阻拦,他只好将他一同杀死。

“不!不!我不想那样做的,只是我为了成为仙王耗尽心血,弱我不血祭的话,寿元就只剩下三万年,区区凡人为了我,死的再多又能怎样!该死该死该死!你竟让我想起如此不堪的画面,我要把你也血祭了!哈哈哈哈!有你们两个这样的天之骄子融入我身,我定能精进一步!”

破锤之音不绝于耳,九个血红色的葫芦从他的后背飞了出来,这些葫芦每一个身上都刻画着有关于屠杀的画。

这正是被血祭的那些凡人精血凝聚而成的【归命血葫芦】

每一个血葫芦里面都容纳着无数恶鬼,力量强大,乃是一件十分罕见的后天法宝。

他的制作工艺不难,但是却没有几人会去制作,因为屠杀这一件事有伤天和,修行者们才不会因为一件低阶法宝,而断了自己未来的气运。

可是他不一样,这家伙自血祭之后,便已经彻底堕入了邪道之中,只要能够延续他的生命,能够让他变得更强,无论是什么,他都会做。

“看,我的血葫芦漂亮吧,我每日都给他们喂食凡人的鲜血,有了鲜血的滋养,哪怕他只是一件品质很差的低阶法宝也会变得无比强大,上,杀了他们!

血葫芦中涌出无数哀鸣着的恶鬼,他们各个血气傍身,一看就是那种永远不可轮回的存在。

如果是在宽阔地带,这些恶鬼还并不能拿他们怎么样,可这里太过狭窄,而且从刚刚开始,他们就感觉到头顶有一种强力的禁制阻止他们向上飞了。

所以恶鬼们轻易的将他们困在了那里,这些在男人仙力加持下实力蹿升为仙王一重的恶鬼们十分的难缠,想要杀死一只很是不易,按照这么个情况下去,张晓和汐萝必然力竭而亡。

原本男人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可他们的能力超乎了男人的想象,他们手中的剑只需要轻轻一划便可以将一只恶鬼斩杀

他咬了咬牙,右手在腰间的储物袋上一抹,手中顿时出现了一把符篆

这是大楚仙朝给他完成任务的定金,各个都是有仙王十重的一击威力的法术。

他本身虽也是仙王十重,可血祭强行提升上来的境界却让他失去了大部分法术的记忆。

在符篆中注入仙力,光华攒动,向前一扬,符篆脱手而出飞向四周,将他们连同恶鬼围了起来。

“不要再反抗了,区区两个刚渡劫没几年的仙王是不可能从我手中逃走的。”

只见他双臂一展,那些符篆幻化为数只火焰神龙,它们在空中盘旋,身上的光芒照亮了漆黑的深坑

如果在外面,一张这样的符篆就足以抹平一座山峰。

可那样散开的力量并不能对仙王造成什么伤害,所以为了能快速的解决他们,男人直接让所有符篆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封印阵。

让它们的力量完全在那一处发生。

汐萝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反倒抬起头是看向张晓

“喂,这人真的是仙王十重吗?感觉好弱啊。”

张晓挑了挑眉,与她对视

“应该是,这都是上一次和那几个中原来的女仙喝酒的时候她们说的,而且我也的确能感受得到仙王十重的气势,但是金叶在外,败絮其中,空壳子一个”

“哼,两个嘴硬的小鬼,死到临头还要恶心我几句,就算我是个空壳子,但十七张仙王十重力量的符篆,我看你们怎么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