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好了,有人来接我们了。”

远处,青金色的流光向着他们飞了过来,来者正是顾青璃

她开心的从飞剑上跳下,直接扑向了张晓

“大师兄~!”

“慢点慢点”

张晓笑呵呵的接住了她。

“想我没有?”

“嗯~想了,大师兄不在的这一个月,我每天都会查看分界线的,嘿嘿。”

“真乖。”

张晓把她放下,这时顾青璃才注意到跟在他身边的司徒雪还有顾菲菲。

她看着这一人一鬼的眼神充满了敌意

“大师兄,她们是谁啊?”

“回去再说,这里这么冷,你不会让忍心让我挨冻吧?”

“唉?那我们赶紧回去,飞流!”

她呼唤那把飞剑,掐了一个法决,原本只能站立一人的剑身变成了如小舟般的存在。

“走吧,回天道门”

一行四人在天空中化作青金的流光,不大会儿的功夫便能看到那巍峨的高山了。

天道门三个大字傲然于山峰之上。

“好气派!”司徒雪惊叹道。

“当然气派了,我们天道门可是北境最厉害的门派!”

顾青璃自豪的炫耀着,这里是她的家,她最爱的地方。

飞剑落在山腰,恢弘的山门坐落于此。

“我们到了”

张晓看着山门,莫名的有些不想进去。

【总感觉那个女人会坑死我。】

掐指一算,还是什么都算不出来。

“算了,我先去掌门那里,雪师妹和我一起去,至于你嘛”

张晓看着顾菲菲那一脸渴求的表情,笑了笑,从她的身体里抽出一团灵力交给了顾青璃

“青璃你帮我把她身体里的契约去除了,这是我答应她的。”

顾青璃没有答应,反倒是直勾勾的看着司徒雪问道:

“师兄,她是师傅的新徒弟吗?”

“现在还不是,说不定之后就是了,好啦,别担心,你永远是我最可爱的小师妹。”

“最...最可爱~嘿,那我带她走啦,师兄和师傅谈完话来找我好不好,我最近的修为又精进一层了呢~”

“嗯”

目送着顾青璃带着顾菲菲离去,张晓抓起了司徒雪的手,然后向上一步步的走去。

一路上司徒雪都是懵懂的状态,明明师傅说过,不能让别的男人碰她,但张晓的手暖暖的,而且又不是第一次碰了...

大概...没事吧?

许多外门弟子看到大师兄又带了个女人回来,纷纷向她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如今的天道门,内门弟子只有两人,一个张晓,一个顾青璃。

而顾青璃正是五年前被张晓带回来以后直接破格提拔到了内门,享受着无尽的修炼资源,小小年纪就要比所有外门弟子要强。

如今的天道门,一切门派考核都是张晓出的题目,而在这题目的最后就是升格为内门弟子的测试。

无论是谁,只要有勇气都可以进入他的居所,只要进了那里,那个人就会立即成为内门弟子。

五年里,无论男女老少,所有外门弟子都去尝试过,可没有一个人成功

走了很久

在穿过一处光怪陆离的小世界后,视线豁然开朗,一座不大不小的宫殿坐落在面前。

“星河殿?”

“对,星河殿,天道门的掌门人,张星河,也就是我师傅住的地方。”

话音刚落,宫殿的大门缓缓打开

张晓深吸一口气,拉着她走了进去。

“回来了”

大殿之中漆黑一片,浑厚的声音回荡在其中。

“那个,师傅你听我说,尧华圣地那个疯女人都是瞎说的,其实我什么也没干。”

张晓暗叫不妙,看师傅这样子,汐萝绝对是说了他不少坏话。

“哦?那她是谁?”

黑暗散去,大殿骤然明亮,只见张星河和咏圣仙人坐在那里,在他们身侧的正是汐萝,她正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张晓,摆明了是在等着看他笑话,不过在看清楚张晓牵着司徒雪的手时,心中竟有种说不上来的不爽。

“她叫司徒雪,是魔界最年轻长老,现在嘛,如果师傅你同意的话,他也可以当我的师妹哦。”

张星河与咏圣对视一眼,感觉信息量有些大

“这位司徒长老,你直说吧,是被这个混小子拐来的吗?如果她强迫你就告诉我,我立马把你送回去。”

汐萝眼前一亮,十分期待的看着司徒雪

司徒雪迷茫的看了看张晓,又看了看张星河,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不是呀,我是自愿跟他来的,对了,我现在叫他师兄的话,那,你就是我的新师傅了?师傅好~”

司徒雪的回答让在场除了张晓以外的所有人大跌眼镜

虽然被一个魔界长老叫师傅有点小爽,但张星河知道这次要做什么。

“咳咳,那个啥,额不,那个什么,张晓你给我过来一下。”

张晓倒是松了口气,自己的师傅已经消气了。

“来了!”

路过汐萝的时候,他还挑衅的挑了挑眉毛,那样子别提有多欠打了。

星河殿的后面,张星河站在露天的站台上,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说吧,她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啊,你徒弟我的人格魅力高呗”

张星河瞥了他一眼,行吧,这算是实话

“那你也不能把魔界的长老拐回来啊,你平时带几个仙女去你那里玩也就算了,现在连魔界人也带回来了,你这么做,中原那帮人会怎么看,他们只会认为你在拉帮结派。”

张晓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那又能怎样,你不让我去中原,还不允我找几个中原来的仙女聊聊天吗?再说了,魔界现在都那样了,我就算把那边的女长老全拐回来也无所谓了吧。”

“懒得说你,但是你别忘了,汐萝是你的未婚妻,在外面你玩的在野也不要负了人家。”

“师傅,我今天可是牵着人家的手进来的,你不会没看懂是什么意思吧?我才不要和那个疯女人成亲,她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了,我绝对不会把自己未来的自由拴在一颗随时会喷发的火山上的!绝不!”

张晓原本以为师傅会大发雷霆,但很意外的,他什么也没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