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真是不小的工作,三亿人...渍,魔界地广人稀都有三亿人进行迁徙,若是北境抵挡不住.那恐怕”

张星河说的话并非杞人忧天,虽然北境因为天道门和尧华圣地的存在变得十分强大,可北境的广阔可要比魔界大上不少,人数也是更多。

若有一个地方把握不好,那可就会死去数十万的生命了。

汐萝听着他们的谈话,抓起顾青璃的手,悄悄地跑了出去。

虽然说可以让她们听,可是真的没必要,这种事,不是她们两个听到就能有所作为的,还不如出来,图个清闲自在。

“唉...真不知道现在魔界的情况怎么样,那个新上任的魔界领袖估计现在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吧,我刚刚算了一下,唉...跟咱们一个时代的几个老家伙已经有离开的了”

“习惯就好,那些人太弱了所以才会死,不必感伤,那些家伙只不过是手下败将,没有丝毫成长的空间,死在战场上,也是一种归宿。”

咏圣苦涩的笑了笑

“你啊你,这种话还是不要再说了,我们这一代的基本上都去中原了,能在边界地区待着的,现在也就是你我二人了。”

“中原地大物博,天才辈出,灵力更是十分充沛,他们去中原是正常的,我家那个混小子,已经不止一次的想要去中原了。”

“.....张晓和汐萝这两个孩子...他们的天赋实在是太过可怕了,而且他们的性格那么骄傲,去了中原,难免会引发各种骚乱,到时候,那个人可就..”

张星河打断了他的话

“好了,我们还是商讨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吧,算算时间,那个小子也该回来了,倒时候先强迫他们两个成亲,省的到处乱跑,没个分寸,如果不同意,绑也给他们绑在一起。”

“这件事暂且还是算了,我刚刚算了一下,张晓的命里红线越来越复杂,现在想要在束缚住他已经晚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就这样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敲定怎么抵御那些凶兽,不是孩子们的儿女情长。"

......

张晓此时正坐在一家人去楼空的客栈里面

司徒雪和顾菲菲待在厨房制作着食物

他都没想到,司徒雪平日里最大的爱好竟然是研究做饭

不过听着厨房里像是打架一般的声音,他已经放弃了品尝美味的想法,只希望不要有毒。

但很意外的是,司徒雪端着一个盘子走上来时,一股香气飘进了他的鼻子里。

凑近来看,是卖相很是不错的一盘饺子。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用筷子夹起一个放进嘴里,满足感油然而生。

“我不知道呀,但是我在书上看到过,这是北境的食物,每次过节的时候都要吃呢,我很厉害吧~”

司徒雪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张晓吃着饺子。

“好吃吗?”

“当然,你不吃点吗?这毕竟是你自己做的”

“不用啦,我最喜欢看别人吃我做的饭,那样会很开心的,不过在我以前的宫殿里面大家都不敢吃我做的东西呢。”

这是自然的,这个蠢蠢的少女可是魔界的长老,长老宫殿里除了她就只有仆人。

主人让仆人吃东西在魔界是临终餐的信号。

显然,她不知道这个魔界习俗。

“这里足够靠近北境,连这里都没有凡人的话,看样子已经彻底迁徙成功了,我记得,魔界大概有三亿凡人吧,如果要安置他们,应该只有咏圣仙人开辟出来的小世界了,对了,那只胆小鬼呢?怎么半天没动静,她不是和你一起去的厨房吗?”

“她说要去打猎,所以就自己出去了。”

“哦,看来是想逃跑,还真是被小看了,不过契约这种东西,就是为了惩罚不听话的仆人来的。”

抬起右手的食指轻轻挥动,空气中的一团灵力逐渐转化为了仙力,随手一丢,仙力凝成了羽箭形状飞了出去。

“我猜她很快就会回来,而且还会带回来一点随便抓来的猎物。”

如他所说的一样,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只见忽明忽暗的顾菲菲拎着一只野兔可怜巴巴的飘了回来。

司徒雪崇拜的看着张晓,他说的竟然完全正确。

“打猎回来了?”

顾菲菲身体一颤,不敢去看张晓的眼睛,她当然不是去打猎的,好不容易能和司徒雪这个蠢货单独待在一起,随便的忽悠几句就能放自己离开,只要脱离了张晓这个恶魔,她就不用再端茶倒水,又能自由自在的当一个宅鬼。

但这只是美好的白日梦

“疼不疼?”

“不...不疼...”

“不疼??”

“疼...”

“疼才对嘛,转过来,我给你**。”

顾菲菲放下手中的野兔,害怕的转过身去,一根羽箭就插在她的后胸,一边拔,一边说道。

“现在就不要乱跑了,等回到北境,我会放了你的”

听到这话,顾菲菲的眼中突然有了希望,她看向张晓,弱弱的问道:

“真的吗?”

“你猜。”

捉弄单纯的少女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张晓很喜欢看到她们这种被捉弄后的表情。

不过他之前说的话倒是真的,回到北境,解除契约,仆人什么的,玩一玩也就算了,真要有个人每天跟在屁股后面端茶倒水,随叫随到,他可受不了。

在客栈休息一夜,第二天一早,张晓就带着她们两个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北境与魔界交汇之处。

魔界这边依旧风平浪静,北境那头却是漫天飘雪。

踏进分界线的那一刻,熟悉的空气进入鼻腔,他回来了。

“这就是北境吗?灵力要比魔界浓郁好多呀,我还是第一次通过分界线,没想到是这个样子的呢”

司徒雪好奇的看着四周的环境,刚刚走过的地方已经完全没了魔界的踪影,而是白花花的一片大雪原,就算再次走过去,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魔界毕竟是贫瘠的地方,据说中原要比北境的灵力还要浓郁很多,那里才真的是让人向往的地方,可惜我家的老头子从来不让我中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