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是这么说,但张星河的眼中浓浓的全是担忧之色。

张晓的能力他很放心,可担忧的地方也在这里,自从他的剑力在五年前可以与自己一战之后,张晓就拒绝了所有的邀战,反倒是游戏人间,落得个渣男大师兄的称号。

门内的漂亮女弟子多多少少都被他捉弄过,如果他的实力一直停留在五年前...

“不行,还是去找咏圣兄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机会把那两个小家伙抓回来。”

远在亿石城的张晓不会知道自家的掌门人现在的想法,夜色已深,正是花楼气氛最高涨的时候。

亿石城城主府内,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睁开双眼,看向窗外被遮挡住的月光皱起了眉头。

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天空

远处,漆黑的乌云之上,几匹幽魂马拉着暗红色的驾辇向着亿石城而来。

“不知是什么风,竟然让我们的魔道领袖来我这小小的亿石城了。”

驾辇后面走上来一个人,正是魔道的领袖

“我去那里还用和你说吗?安心管好你的万一楼吧沈万一,不然下场你自己清楚。”

被称为沈万一的男人脸色一沉,语气有些僵硬的说道:

“不要太过分了,别忘了你当上这个魔道领袖是谁花的钱。”

魔道领袖冷哼一声,没有反驳。

“咳咳,那个,你们说完了吗?”

驾辇当中传出了清脆的少女声音。

沈万一听到这个声音后脸色大变,赶忙单膝下跪,十分恭敬地说道:

“亿石城城主参见司徒·雪落天樱·花海樊星辰长老!”

驾辇中的女子听到这个名字,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无边的羞耻让她整个人都开始颤抖。

她一点也不想听到这个自己看那些奇怪书籍的时候起的名字。

“我..我现在叫司徒雪..”

沈万一虽然有些疑惑为何长老的声音有些不对,没多想,从新的说了一遍:

“亿石城城主沈万一参加司徒雪长老,请问,您移驾至我小小亿石城是有何贵干呢?”

有一说一,魔道领袖此刻的脸色非常难看,自己的实力虽然不比长老,但是身份可也算得上和长老同级,这个家伙如此尊敬司徒雪,却在刚刚那么和自己说话,明显是看不起自己。

【等我拿到魔影天穹宝典,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看不起我!】

他的这些想法还没人知道,司徒雪走出驾辇,好奇地看了看下方的亿石城。

“那个谁,那个...额,你是谁来着?”

魔道领袖皮笑肉不笑的回应道:

“司徒长老,我是现在的魔道领袖,朱沙凶”

“噗,猪傻熊,哈哈,怎么还有人起这种名字呀。”

司徒雪的笑声让魔道领袖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不断地告诉自己忍住,等拿到暗影天穹宝典以后,在好好收拾这帮家伙。

“是朱沙凶,朱红的朱,沙子的沙,凶狠的凶,司徒长老前段时间不是刚刚见过我吗。”

司徒雪有些思索一下,有些不确定

“好像有这回事?”

“喂,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还将一位长老请了出来,你难道不知现在是什么时候吗?万一蛮荒劫提前,你一个魔道领袖不在主城指挥作战,你是想让魔界消亡吗!”

沈万一对朱沙凶可就没那么多好脸色了,他直接呵斥着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把魔道领袖这个地位放在眼里。

“我做什么还要你管吗?当好你的城主,我现在乃是魔道领袖,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滚开!”

魔道领袖散发出了自己的气势,他的实力虽不比长老,但对付沈万一绰绰有余。

“你!”

沈万一强忍着没有吐出血来,十分不理解为何他会如此强硬,也更加想知道为何要以不惜得罪自己的代价来到亿石城。

这一切的答案,朱沙凶是不会告诉他的,沈万一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司徒雪身上。

但他还是没想到,司徒雪的注意力根本没在他的身上,反倒是远远地看着万一楼所在的那条繁华街道上。

“那个人果然没骗我,亿石城真的有好玩的地方。”

说完话,都没打个招呼,司徒雪的身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留下沈万一和朱沙凶两人待在这里。

魔道领袖强忍着怒火,心中暗骂那个被他派去寻找长老的下人,等到回去以后绝对要把他变成药引。

其实也不怪那个人,魔界的长老一般不问世事,就算魔道领袖死掉了也不会对他们产生太多的影响。

他们有的游戏人间,有的在宫殿中苦修。

除了少数几个驻守在边界的长老外,根本没有几个人能够请的动。

而司徒雪不一样,她是在前任魔界领袖死后的五年里登上的长老之位。

平日里在自己的宫殿当中自娱自乐,不愿意走动,但也是距离主城最近,也是最容易见到的长老了。

所以那个下人就用亿石城的有趣之处引诱了她的前来。

不管怎么样,有一位长老在这里,只要找到那两个正道天骄,他就有把握将他们彻底留在这里。

如果没发生意外的话。

夜色已深,张晓和醉醺醺的刘已然走在街道上

他看着头顶的阴云,想了想,掐指一算。

“果然我没有算命的天赋”

张晓无奈的摇摇头,自从学了这掐指一算的能力,他就没成功算对过事情。

上至下雨打雷,下至煮饭熬汤,要么算不出来,要么距离正确答案差个十万八千里。

就好像这个能力跟他不对付一样,丝毫不给他这位北境天道门大师兄的面子。

虽然用不出来,但是那种掐指一算的高人感觉,他还是很喜欢的

简单来说,菜,还想玩。

“张...张兄啊...今天是我...五年以来最开心的日子了,你是不知道,我以前过的有多凄惨”

刘已然晃晃悠悠的跟在张晓身边,不断的向他吐着苦水。

像什么家族争席被赶出来,想要踏入修行门派被抢了资格

这些丢人而且悲伤的事情在这个家伙身上竟然发生了好多次。

不过张晓可没那心情听他诉苦,看他醉成这样,就直接用法术将他送了回去。

他一走,周围的世界都安静了。

“倒也是个有趣的家伙”

伸了个懒腰,在这条街道上到处都是魔界的小姐姐,与北境那里风格明显不同。

她们时不时的看向张晓,但是都没能引起他的注意。

直到一个身影的出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