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男喘着粗气,极强的压力已经让他快没办法呼吸了。

他不断的向外传递着消息,但是那堵看不见的墙将一切牢牢困死在了这阴暗的小巷当中。

【可恶可恶可恶!】

各种意义上,他都快疯掉了。

但是汐萝和张晓都不是那么和善的主,别看一位是圣女,一位是北境正道大师兄

他们的善良不是给这种人的

张晓走到他的身边,俯下身,漆黑的眼睛好似深渊寒潭,让他感觉自己被丢进了红莲地狱一般寒冷。

“你...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

“给...给我个痛快。”

“倒也识趣”

无声无息间,小巷恢复了宁静。

“喂,换个地方,我讨厌血腥味”

“随你”

跟着汐萝走在街道上,两人谁也没说话,直到回了万一楼那里,汐萝才忍不住说道:

“那人的灵魂把消息带回去了,你故意的?”

“是又怎样?”

“为什么?”

张晓挑了挑眉

“小爷凭什么告诉你?”

“切,跟你在一起简直侮辱本小姐的人格,还想让我嫁给你,死了这条心吧!”

“彼此彼此,疯婆子,喜欢我的仙女多了去了,还娶你?我呸!”

“唉?张兄和这位姑娘原来是未婚的夫妻吗?”

一个突兀的声音不合时宜的插了进来。

只见刘已然满脸“我明白了”的表情看着二人,显然,他又自作聪明了。

张晓嘴角抽搐的笑着,他现在很想把这个家伙剥光了喂鱼。

“噗!没想到我们的张大公子在这里认识了个这样的东西,不愧是你。”

汐萝嘲笑着张晓,这让他有一种想把这个疯女人也剥光了喂鱼的冲动。

【冷静,冷静,小爷我不和一个疯婆子计较。】

“哎哎哎,这位姑娘怎么能这么说小生呢”

张晓忍得住,刘已然没忍住,他才不是东西,他是个人,而且她的语气里表达的完全是嘲笑自己智商有问题。

“要我和你说抱歉吗?”

汐萝戏谑的笑了,她竟然有种想要捉弄这家伙的想法。

“如果可以的话,自然是需要”刘已然很是认真的说道。

“咯咯,喂,姓张的你那找的这么个极品?”

原本和张晓吵架的烦躁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她挥了挥手,径直离开。

“哎!这位姑娘还没给我说抱歉呢?”

“滚”

“好咧。”

他认怂的速度堪比翻书。

魔道领袖府邸

原本闭目养神的魔道领袖突然睁开眼睛,一个小小的灵魂从远处飘了过来。

“嗯?是谁杀了你?”

他把那灵魂摄在手心,看着他那惊恐万分的样子,心头一紧,感觉有什么坏事要发生。

“怎么回事?”

猥琐男把自己的遭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魔道领袖神情一颤,差点把这家伙丢出去。

“可恶,这些不要脸的家伙,竟然还跑来我们的地盘。”

张晓和汐萝是魔界永远的痛,他们的所作所为就像是在魔界身上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疤痕。

一个杀了前任领袖,一个在领地里面突进三千里没人敢阻。

可以说,他们的威名都是从魔界得来的。

"不行,我不能慌,虽然我有可能打不赢这两个,但是魔界的长老们对付这两个小辈还不是轻而易举?"

他的眼睛一亮,突然觉得这是个好消息,魔界与其他地方不同,这里的领袖从来实力不是主要的,而是看身世和财力

只要有这些,你才有可能争夺那一席位。

而魔界的强者们全部都是长老级的角色

“哈哈,没想到刚刚上任没多久就能有这么大的一份功绩放到我手上,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派人告诉寻找一位实力强大的长老出面,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亿石城了,那里虽也是魔界的领土,但相对独立,绝大部分的权利都集中在万一楼的楼主手里。

“现在还不能和那个家伙闹掰,不然万一楼的税收可不好收了,不过那两个正道的家伙实力太过可怕,我去太过危险,算了,惹就惹了,我可是魔道领袖,我就不信他敢反抗我。”

就在他下定决心龟缩在老家等消息的时候,那个【史上最强恶人养成系统】突然在他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发布任务:正道天骄剿灭计划】

[任务内容:你能容忍两个年轻的正道天才在你的地盘中为所欲为吗?你能容忍自己的弱小吗?不,你不能,前往亿石城,消灭他们]

(奖励:魔影天穹宝典)

他愣住了,看着最后那奖励的名字,心中猛地一团火蹿了起来

“魔影天穹宝典!魔道一路的最高阶宝典啊!如果我得到了这种东西绝对能诛灭所有正道,将整个修仙界纳入手中!!”

他完全陷入了痴心妄想当中,原本想要求稳的计划顷刻间化为泡沫,危险?他早就不记得了。

“来人!我要去亿石城!”

云端之上,蒙眼的白发少年把玩着酒杯,看向亿石城的方向,哑然失笑。

“果然没错,关系到那个少年的一切都会变得有趣起来,嗯?被发现了呀。”

“阁下是谁?为何在我天道门穹顶之上徘徊如此之久?”

来者正是天道门的当代掌门,张星河

蒙眼少年放下酒杯,浅笑道:

“我只不过一介旅人,途经此处,不必介意,北境的最强仙人张兴河,应该不会难为一个瞎子吧?”

张星河没有说话,脚踏虚空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蒙眼少年面前。

“你可不是普通的瞎子,若我没有看错,你是中原五仙尊之一的白无悔吧,怎么?你们难道想要干涉我们北境吗。”

蒙眼少年脸上的笑容更盛,

“你是在找你家的大弟子和那个圣女吧,他们都在魔界呢,而且魔道的那些人也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张星河脸色一变,他想到了什么。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蛮荒劫,那些凶兽又要入侵魔界了,你和咏圣仙人可不能搅乱秩序,不然遭殃的可是你们。”

张星河脸色一沉,没有言语。

“好了好了,既然被发现了,那我还是离开吧,不过放心,那对少年少女可是绝代的天骄,不会出事的。”

看着他离去,张星河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他是真没想到,张晓和汐萝竟然躲到了魔界,别看他们都有子啊魔界称雄逞能的威名,但那也只是他们那一代的事情,如果魔界的那些长老级人物出手,张星河还真不知道张晓能不能安然无恙。

如果是别的时间点,他宁可用北境与魔界开战的代价去把张晓与汐萝带回来,但是现在不行。

“该死,偏偏是这个时候!”

蛮荒劫,每五千年一次的大灾难。

如果说用一个圆来代表人类能够生存的世界

那么中原就是最中心,他的外面是东南西北四个超然于中原的的领地,在他们之外,就是类似魔界这样的独立领土。

而圆的外面,是人类无法踏足的黑暗之地,那里有着蛮荒凶兽,有着死者国度,有着更多可怕的存在。

在圆的北方,五千年一次,无边无际的凶兽入侵魔界

就是因为这个,魔界就算做的再过分,也要留下他们抵挡凶兽,为北境留下反应时间。

“等那个臭小子回来,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