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当他出门以后,住在对面的刘已然看到面无晦色的张晓,不禁有些诧异。

“你怎么没事?”

“我难道应该有事?”

“额...我不是这个意思,你那个房子里的鬼?”

刘已然小心翼翼的看向张晓身后的门,意思已经很明显

“那有什么鬼,都是骗人的,如果真有鬼,也是一只胆小鬼”

张晓笑眯眯的说道,而悄悄跟在他身后的顾菲菲浑身颤抖的看着张晓的背影,心中愤愤的想到

【可恶的家伙,我才不是胆小鬼呢,只是刚好打不过那把破剑而已】

刚刚想到这里,她就感觉自己背后一凉,颤抖的转过头去,只见元屠剑正安静的待在她的身后,明明是一把剑,但是顾菲菲却好像看到了一个人正笑眯眯的对她招着手。

【QAQ元屠姐姐,我错了!】

张晓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禁有些想笑,但是在刘已然的眼中,张晓这个笑更像是嘲笑他的胆小,他只好尴尬地挠了挠头。

“那就好那就好,实不相瞒,我最怕那些鬼神之物了,若不是囊中羞涩,也不会住在这里,既然张兄说没有的话,那我就放心了,那个,你是刚到这座城没多久吧,既然如此,我带张兄在这城里四处转转怎么样?”

“好啊,我听说魔道领地这里的小姐姐都是很热情来着。”

刘已然有点后悔,他只是客气一下,没想到张晓还真的答应了,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只能自认倒霉。

“还不出发吗?”

张晓看着满脸郁闷的刘已然感觉有点想笑,他自然是知道刘已然只是和他客气一下,可谁让这家伙以为自己有事,那张晓当然不能让他没事了。

“额,哦,好”

亿石城,魔道的一座大城市,据说建造这座城耗费的钱财高达一亿灵石,所以取了这个名字。

“张兄,你确定要去这里吗?”

刘已然咽了咽口水,看着面前这座巨大的花楼

“当然了,既然要玩,自然去最好玩的地方了”

“可是这里是...”

“花楼,怎么了?这里难道还吃人不成?”

刘已然低着头,偷偷地看了看自己的钱袋

“那...那个,这座花楼是万一楼,是这座亿石城最贵的消费场所了...”

“我请客”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里面请”

【这家伙还蛮有趣】张晓如此想到。

万一楼,这是魔界这里最大的连锁花楼了,里面饱含你能想到,世间有的所有正经娱乐项目。

这里的姑娘长得各个如花似玉,但若有什么非分之想,很抱歉,你想多了。

花楼只卖艺,不卖身。

正常人想近距离见到万一楼里的姑娘都难,只能远远地看着舞台上的他们。

这些都是刘已然告诉他的,对于这种张晓并不意外,青楼什么的对于修行者而言根本没有吸引力,久而久之,青楼已经逐渐没落,取而代之的则是这种花楼。

更何况这种地方还能吸引很多来看艺的女人,从小到大,人们并不排斥这里,想要撩妹,这是个好去处。

张晓花了大价钱在二楼买了一个靠前的桌位,这里能很清楚的看清那些艺姬的样子。

若是没什么意外,这一天他也就打算在这里吃吃喝喝了

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

“真是感谢你了张兄,我已经许久没这么靠近舞台了。”

“啊..哦..额...那个..我先出去一下,你先玩”

“嗯?张兄你怎么了?”

刘已然看着神色有些不好看的张晓,有些迷糊,难道说这位之前都是装的?其实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紧张了?

他自以为明白了一切,很贴心的说道:

“唉,张兄别紧张嘛,是人都有第一次,花楼这种地方大家都愿意来,没什么的。”

“没,你先玩,我先撤了,钱我付完了。”

“哎哎哎,别走嘛,张兄你”

“张晓??”

还没等刘已然拉住张晓,一个少女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闻声望去,一个满脸难以置信的少女正坐在二楼的另一侧看着他们。

刘已然看了看少女,又看了看张晓,拳头敲了下手掌

“哦,是好朋友吧,怪不得张兄要走呢”

张晓生无可恋的刘已然,心中盘算着要不要把这个家伙剥光了喂鱼,但是想想他好像也没做什么,还是算了。

刘已然不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还在兴致勃勃的为舞台上的艺姬叫着好。

而对面那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汐萝。

“怎么那都躲不过这个冤家。”

张晓无奈的对汐萝挥了挥手,示意她出来。

花楼外的一处饺子摊里,张晓与汐萝阴沉着脸看着彼此。

“说,你为什么跟着我?”×2

“哈?你配让我跟你走吗?”×2

“别学我说话!”×2

饺子摊的老板看着默契十足的二人,不禁感叹

“就算是吵架也这么默契,还真是要好的情侣啊。”

张晓深吸一口气,忍住拆了这里的冲动,抓起汐萝的手腕就往外走。

来到一处偏僻无人的小巷,张晓阴沉着脸质问道:

“我说,就算你这么缠着我,我也不会娶你的,何必呢?”

“哈?你也太自恋了吧,我才不会嫁给你这个下流的渣男的。”

“我下流?我怎么下流了?你个疯婆子!”

“你!”

“咳咳,两位小情侣先暂停一下,能否听叔叔说一言呢?”

一个猥琐的声音让他们的争吵戛然而止,一个长相猥琐的黑袍男人向小巷里走来,他的双手不断扭动,好像一只八爪鱼一样。

张晓站在汐萝身前,面色不爽的说道:

“什么事”

猥琐男露出了恶心的笑容

“我们伟大的魔道领袖现在急需一百名少年少女作为药引,两位作为我们魔道的子民,是不是应该自我牺牲一下呢?”

张晓的脸色不变,冷冷的说道

“滚”

“你竟然敢骂我?原本还想带个完整地回去,没想到你这么不识抬举,那我就带一根人棍回去好了!而且那个小姑娘,嘿嘿嘿嘿,长得那么水灵,比花楼里那些碰不到的人娃娃都好看,叔叔可要好好玩玩....”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剧痛传来,低头一看,自己下半张脸竟然不翼而飞了。

他倒在地上痛苦的咿呀叫唤,黑色的气息催动着那里的血肉成长。

张晓走到他的面前,蹲下去抓着他的头发

“你刚刚最后说什么?”

猥琐男的脸上布满了恐惧,血肉的成长丝毫没有给他带来一丝的安全感。

“哦,你现在说不了话,那我就不问了,去地下见你们的前领袖吧,对了,我叫张晓。”

这个名字一出,猥琐男的眼睛睁大到了极限,他认出来了,这个在魔界被妖魔化的男人。

他疯也似的想要逃离这里,就连自己的头发也被舍弃

张晓没有阻拦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而当他即将走出小巷的那一刻

一张不可视的墙壁挡在了那里。

“喂,我说,你刚想说要和本圣女好好玩玩?”

猥琐男绝望的转过头,张晓身后的少女走了上来,他又认出来了。

汐萝,在魔界领土驰骋三千里的圣女。

现在猥琐男已经不奢求逃跑了,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只有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