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娶!!”

“你今天不娶也得娶!”

------

"我不嫁!!"

“你今天不嫁也得嫁!”

同样的对话在两座撑天的山峰上发生着。

张晓和汐萝

天道门首席大师兄和尧华圣地第一圣女兼咏圣仙人亲传。

作为天骄级别的年轻人,此刻正面临着最大的难题

天道门掌门和咏圣仙人是要好的兄弟,他们曾经定下誓约,两家的孩子要么成亲,要么成为兄弟姐妹,但是万万没想到,数万年的时光两人也没有一个有了后代,所以逐渐也就淡忘了这个誓约

而作为天道门掌门的首席大弟子和圣耀仙人的亲传,张晓和汐萝的出现完全让这两个老头子的记性变好了起来,竟然要让他们成亲。

按理说,两个人也算是门当户对,他们成亲以后对天道门和尧华圣地也是一等一的大好事

但是张晓和汐萝都清楚。

   对面那个人脑子有病!

“我才不要娶那个疯婆子,她可是北境第一女仙,曾经可是为了一把剑一个人突袭了魔道领土三千里,我要是娶了她,以后还怎么出去浪?!”

------

“我才不要嫁给那个渣男!为了救十二个仙女,竟然一个人刺杀了魔道领袖,害的那些家伙都不敢出来和我打架,而且那个家伙和十二个女人待在一艘船上那么长时间!我才不要嫁给他!!”

同样的对话再次上演,天道掌门和咏圣仙人头疼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少女,他们的确说的是实话。

张晓,作为天道门大师兄,虽然是个色鬼,但他还是冥河双剑元屠阿鼻的主人,北境第一天才少年,小小年纪,就已成仙,剑力甚至和天道掌门人有一拼。

汐萝,尧华圣地的圣女,北境第一美人,对于她感兴趣的东西,她一定会得到手,小小年纪就完美掌握了诛仙四剑里面的戮仙剑,就连咏圣仙人这个原本的主人都没办法使用,曾经一人追杀魔道第十三天王进入魔道领地三千里,只为抢回一把剑。

看着这两人反抗情绪如此严重,天道掌门和咏圣仙人黑着个脸碰面了。

“咋办啊老兄,我家那个臭小子一点也不听话,我现在也是说不得骂不得,这家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逃跑了,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不该教它那么多五行遁术了。”

“唉,我家那个也一样...唉...要不,再等等?唉...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啊..唉...”

两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老年人在虚空当中互相诉苦,对于这两个孩子,作为北境最强的二人,他们是操碎了心。

如今想要让他们收收心,结个婚,然后安心修行,最后继承自家产业,好让他们哥俩出去浪一浪都不行。。

而他们都没有发现的是,自家的徒弟半天没了声音,如果仔细去看得话,只能看到两具人偶待在那里。

“想要我娶那个疯婆子,做梦!”

“想让我嫁给那个渣男,做梦!”

坐在云端之上,一位蒙着眼睛的白发少年掐指一算,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有趣有趣,看样子魔界又要遭殃了,不能算了,要被那两个小天才发现了呢。”

人间界

这里不同于天道门所在的仙山,灵气稀薄,但相对的更加适合凡人生活。

张晓走在街道上,盘算着自己这次要藏在那里,他可是下定决心了,在那个老头改变主意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不行,不能去那几个小丫头家里了,每次离家出走都去她们家,几天就被抓回来了,这次我可是下定决心,找个没人的地方,对了,魔界挺不错。”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就在也安耐不住,张晓十分佩服自己的脑洞,躲在魔界,那两个老头可不会亲自过来,就算亲自过来,也是开战的信号,自己可就更加没时间和那个疯婆子成亲了。

说干就干,距离魔界的路,他太熟悉不过了。

  当代的魔界领袖乃是上一任魔界领袖的叔叔,而上一任魔界领袖是个想要毁灭人间界的疯子,作为疯子的叔叔,他也是一个疯子,而且是有外挂的疯子。

“我的教徒啊!今天是我那伟大侄儿被杀五周年纪念日,他的死亡不是没有价值的,天道门的那位天才,被人恐惧的邪恶存在,如今我们已经找到击败他的方法了!看!就是这,被称为系统的存在!!”

他高高抬起手,那里什么都没有,但是下方穿着黑衣黑裤的信徒们却是狂热起来。

  魔道领袖放下手,看着面前那只有自己能够看见的漆黑面板,不禁咧嘴大笑起来。

【史上最强恶人养成系统】

这是在他侄子死的那天传进他身体里的,他也通过那个知道自家侄子竟然是一个外界人,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得到了这个,只要安稳发育,不去惹祸,等到他成为最强大的恶人以后,再去找那个张晓算账,到时候,哼哼,所有的仙女都要被他抓来玩的够!

其实上一任魔道领袖抓捕那些个仙女就是为了这家伙抓来的,原本他根本对那些仙女不感兴趣,但是耐不住这家伙总是在他旁边唠叨,所以就随便劫持了一艘仙船,没想到上面竟然有十二位仙女,虽然有系统傍身勉强打赢,但是却被张晓一剑杀死。

属实是...被坑死的。

  这些张晓自然是不知道,此刻的他正站在新家面前满意的笑着。

“不愧是我,这么快就搞定了。”

这个房子是刚刚买下来的,这一条街都是住户,距离商户很远,很符合他想当隐藏高手的想法。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手续那么简单,而且还没和他去登记身份,甚至还比别的房子便宜那么多就是了。

“唉?你是新搬进来的吗?”

街对面的住户看到张晓有些诧异,他指了指那间屋子

“你住哪里?”

“嗯,多多指教咯。”

邻居笑了笑,走到他身边伸出手

“我叫刘已然,你这间房,闹鬼的。”

“???”

张晓满脸问号

刘已然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劝你还是尽快搬走的好,那间房子里据说有只鬼,以前有好多鬼修大老爷过来都没能找到,久而久之就彻底荒废了,估计那个家伙看你是外来人,想要坑你,所以才把这个房子卖给你了。”

张晓回头看着自己的房子,脸上的笑容浓郁起来

“闹鬼,那太好了。”

“???”

这次轮到刘已然满脸问号了,他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是看这人兴奋地样子,看来是没听错

“额...那..你加油。”

“嗯,谢咯,我叫张晓,有事找我。”

刘已然的额头留下了一滴冷汗,他差点逃走了,张晓这个名字这几年在魔道的领地里已经被彻底恶鬼化了,不过看他人畜无害的样子,应该只是重名而已吧。

走进房子里面,张晓打了个响指,身上的衣服换成了一身简单的常服,躺在摇椅上,血红色的光芒从右手中窜出,充满了杀气的仙剑落在了他的手中。

“元屠,去找找那只鬼,哦对,别杀了它。”

元屠剑人性化的点了点头,红芒一闪,一声尖叫在房间中响起,张晓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看着被剑刃提溜着过来的一只女鬼,有些无聊

“不是吧,我还以为是多厉害的鬼呢,竟然这么简单就抓到了,没劲。”

女鬼浑身瑟瑟发抖,低着头,不敢去看张晓

“抬头,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我记得在瀛洲岛那个妖怪管理的地方,有个叫裂口女的家伙,我还没见过呢。”

一边说着话,他一边抓起了女鬼的头发向上一提,一幅柔弱的面孔映入了张晓的眼中。

她眼中含泪,委屈的像是一个孩子。

“哦吼?还蛮漂亮,说吧,为什么在这,不说宰了你。”

“说..我说...”

女鬼害怕极了,从来都是她吓别人,还是第一次有人吓到她。

“我..我叫顾菲菲,是这个房子的...地缚灵...”

“怎么死的?”

“饿死的...”

“没钱买吃的?”

“没..是...是...是自己忘记吃东西...饿死了..”

张晓的脸有些抽搐,自己忘记吃东西饿死的,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蠢的人?

但是顾菲菲不敢骗他,如果真的欺骗了他,挂着他的元屠剑会一瞬间抹掉她的存在。

“头一次听说有人自己饿死自己的,你也算是稀有的了,元屠,放开她。”

顾菲菲从新落在地上,作为一只鬼,她头一次这么渴望地面。

“你是怎么躲开那些鬼修的?我可听说来了好几个呢。”

顾菲菲低着头,两只手指互相戳着彼此。

“他们...他们从来不看地下的...我...我都是藏在地面以下,所以一直没被发现来着...”

张晓拍了下自己的额头,他还以为这家伙有什么特殊能力呢,没想到,只是那些鬼修单纯的蠢而已。

“我..我可以走了吗?”

“走?走哪去?地缚灵是离不开自己被束缚的地方,你,只能呆在这里。”

张晓看着顾菲菲那让人很想欺负的脸 ,露出了迷之笑容。

顾菲菲浑身颤抖,害怕极了

“决定了,做我的小女仆”

“唉?”

顾菲菲愣住了

“怎么,不愿意?”

张晓似笑非笑的晃了晃手指,元屠剑也威胁似的指着顾菲菲的后脖颈,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她抹掉一样。

“愿...愿意..”

“嗯,别害怕嘛,我又不是坏人,我还会把你的束缚解开,你要做的事情很少,买菜,洗衣,做饭,还有端茶倒水,是不是很简单?”

顾菲菲看着张晓,内心有点绝望,若她是一个勤快到能照顾别人生活的人,那她自己还会被自己饿死吗?

但是没办法,鬼在屋檐下,不得不干活,自己优哉游哉的日子,算是到头了。

与此同时,这条街的另一个角落

汐萝看着自己刚刚买下的房子,满意的踢开了脚下颤抖的男人。

“不愧是我,这么快就搞定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