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华剑派,通天峰。

甘文轩来到凌芷寒这边,看着她怀中脸色苍白身体虚弱的白逸仙。

“白逸仙你...”

“掌门师兄。”白逸仙支起一个勉强的笑容。

“干的漂亮!哈哈哈哈!”顷刻间内甘文轩大笑出声,他朝着白逸仙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入境就领悟出自己的道,白逸仙你属实是我见过的入境第一人!”

“师兄说笑了,我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能够观摩两位剑道巅峰之人的对决。”

“话虽如此,不过你刚才那一剑可真的绝了。”

“绝吗?”白逸仙苦笑一声“还是不一样是被挡住了。”

闻言,甘文轩立刻笑骂道:

“你小子心也太高了点吧?你娘子怎么说也是陆地神仙,这要是接不住你这一剑那才真的怪异。”

凌芷寒听着二人的对话一言不发,在她的眼角余光可见之处,蓝色轻衣的袖臂之上有着一道细小的口子。

“说来也该是如此。”白逸仙瞬间释怀,在这之后他抬头看向了凌芷寒的冷颜。

“抱歉...刚才对你又是出剑,又是要你扶着我。”声音中满含歉意。

凌芷寒神色不变,话也没说一句,她就仅仅的任由白逸仙躺在自己怀中。

见凌芷寒不理睬自己,白逸仙倒也没觉得奇怪,他只是没想到凌芷寒在自己倒下的时候居然真的接住了自己。

(系统,看来好感度终究还是有些参考价值啊。)

(宿主莫不是在开玩笑,这好感度可是天...)

系统话刚说到一半就没了声,这情况引起了白逸仙的注意。

(天?天什么?)

(没什么,宿主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系统你不对劲,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啊哈哈...怎么会有呢?我可是宿主你的系统呀。)

(你不想说算了,只要你别坑我才懒得去管你有什么秘密,反正咱俩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简单拌嘴之后白逸仙不再将心思放在了系统身上,此时他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那漆黑的投影之上。

“掌门师兄,为何这投影会突然变黑?”

白逸仙不知道塔外之境的战况如何,他刚才只知道这两人想要一剑分胜负,但却不知最终战况如何。

“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猜测大概率是因为这二人周围的剑势将试练塔的法阵给扰乱了,才会导致投影画面的丢失。”

“这么恐怖吗?仅仅凭剑势就能扰乱法阵?”

正当白逸仙因此感到惊愕的时候,那黑色投影渐渐恢复了画面。

此时投影之中,两人早已不再深处塔外之境,场景变回了第八层原本的模样。

看着画面中的第一眼,白逸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刻他只看到在第八层的地面上,周围墙上,天花板上,全部都爬满了裂纹,偌大的第八层已然是被打的支离破碎。

这一切要不是有阵法在维系的话,白逸仙甚至觉得这第八层都能直接被他们打崩。

第八层内,陈天纵与白衣中年男子背对而立,在他们二人手中的桃木剑早已只剩下一个剑柄,这次对决到底谁是赢家除了他们外,无人知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与这寂静之中,陈天纵的笑声突然响彻第八层内,无人知道他在笑些什么,中年男子转过身来对这陈天纵拱了拱手,随后整个人便消失在了第八层内。

“难道是剑圣前辈赢了?”塔外白逸仙愣声道,他实在看不出这两人之间到底谁胜谁负,他们身上既没有伤口,手中木剑也尽被毁去,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二人打了平手。

但如果是平手的话,陈天纵又为何会放声大笑。

白逸仙正值困惑之际,试炼塔内的陈天纵已然拿出了出塔令牌。

白光一闪,下一刻陈天纵便已然出现在了试练塔外。

凌芷寒一见到陈天纵出来便戒备的看着他,而白逸仙

“剑圣前辈。”

“白逸仙?你这是怎么了?看起来如此萎靡不振。”

“前辈见笑了,刚才托两位前辈的福,一不小心悟道把灵力给耗尽了。”

“你悟道了?”陈天纵楞了片刻,但随即便恢复了笑颜。

“不错不错,钗于奁内待时飞,你这小家伙倒是个可造之材,怎么样,有兴趣用你新悟的道和我比一场吗?”

对此白逸仙笑着摇了摇头。

“不了前辈,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他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这和陈天纵比剑不是找死吗?

“那还真是可惜了。”陈天纵没有强求,反正刚才那一句话他也只是随口提起的而已,毕竟白逸仙也不是值得他出剑之人。

当白逸仙正欲开口询问陈天纵刚才那场对决到底谁输谁赢之时,后者手中却多出一块淡黄色的纸符,在纸符上面还写着一个止字。

“白逸仙,此物是你的了。”

说话间,陈天纵将纸符丢给了白逸仙,后者见状接过纸符但表情却还是一脸懵逼。

“剑圣前辈,这东西是?”

“这叫行止符,是我当初一个仇家为了对付我的空间剑法炼制的,可以禁锢使用者十丈以内范围空间。”

“啊?那这如此厉害的宝物,剑圣前辈您就这么给我不太好吧?”白逸仙看起来有些迟疑,但他的心里早已是乐开了花。

“让你收下你就收下,我说了只要你能找到让我满意的对手,我就送你一件宝贝,而这次的对手我非常满意。”

“是...是吗...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象征性的拒绝过后白逸仙便将这行止符收入了纳戒之中。

此刻白逸仙别提有多高兴了,这陈天纵一来,自己虽然吃了点苦头,但和获得利益相比,这样的苦头他倒是愿意多吃几次。

毫无疑问的是,白逸仙是此次事件之中的最大既得利益者。

陈天纵见白逸仙收下之后再也无多言,整个人慢慢浮空,看样子是要离开了。

白逸仙见状,连忙开口问道:

“剑圣前辈是要离开了吗?”

陈天纵微微颔首。

“既然已找到交手之人,那么此地也再无让我值得停留的事物了。”

“那剑圣前辈,此去何为?”白逸仙问道。

陈天纵踏空而行,口中悠然而道:

“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

哥哥姐姐们,给张月票好不好~~⊂(˃̶͈̀ε ˂̶͈́ ⊂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