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空万里,惠风和畅。

崎岖不平的山路里,牵着缰绳,带着一副有些郁闷与冷酷的面容。

苏星阑骑在白马之上,身子艰难的随着马蹄的前行而一摇一晃,朝着眼前那个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地方而去。

阳光透过树叶溢开了笑容,苏星阑的身后,是将军府上的左小、右大两个随身护卫。

两人跟在苏星阑的身后汗流浃背的步行。

两人的身后,放眼望去竟也是密密麻麻数百号人,每个人都身着盔甲,手持刀剑,俨然一副行军打仗的模样。

“嘶……这麒麟山的路是往这儿走的嘛?怎么这路这么抖啊?!”

擦了擦下巴的汗水,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烈日。

将军府护卫左小叹息一声便情不自禁的停下脚步。

“嘘——!小声点!”

左小话音刚落。

身旁,同为将军府护卫的右大脸色一变,赶紧摇了摇脑袋,紧张兮兮的瞥了瞥在众人面前的小将军苏星阑一眼。

“小将军说这是上麒麟山的正路那这就是正路!我们做手下的老老实实跟着就是了!”

“这……”迟疑一下,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

左小摆了摆手,这才继续迈步,随后陡然间又想到什么,一下看向右大。

“对了右大,那个……那个把小将军给抓起来的土匪头子,叫什么……叫什么孟楠的。此人究竟是谁啊?胆子也忒大了吧,连小将军都敢抓!”

脚步戛然而止,虎视眈眈的扫视了苏星阑的背影一眼。

右大咳嗽一声,随即才凑到左小的耳畔,小声开口。

“我对此人也不是很了解。但据说……这孟楠力大无穷,性格豪爽,手底下也有几百号的兄弟。”

“而且这家伙虽占领了整个麒麟山,但却又和其他的土匪头子不一样。此人不会滥杀无辜,而是在麒麟山搞一些建设,以此来收取费用,甚至还兼职走镖!这也是为什么这家伙一直没有被朝廷剿掉的原因。”

“还有,这麒麟山寨里,孟楠是老大,底下还有六个结拜兄弟,个个都是高手,因此他们才能够在麒麟山称霸一方!”

“不过啊……土匪终究就是土匪!”

“只是我也没想到咱们小将军带着几百号人过去剿匪。结果匪没剿成,反而被抓起来囚禁了三夜三夜才放了回来。现在搞得我们还要重新带上兄弟帮小将军找场子!”

“而且……”

说到这里,声音一时间更加的小声了许多。

右大扫视了周遭一圈,这才无奈的点了点脑袋。

“而且小将军好像真的把我们带错路了……”

二人相视一眼,霎时间看着周遭一片迷茫的绿林,不由得叹息一声。

“还是小声点吧,要是被小将军听到了,他又该发脾气了!”

无奈的感慨一句,左小默默的跟上脚步,不由得想起了自家小将军的脾气。

作为大将军的独子,小将军苏星阑生来便是天子骄子,不可一世。

苏星阑也对得起他的身份,骑马射箭,文武韬略样样精通。

在法力之上,更是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护神境,来到聚神境了。

可以说,苏星阑无论是本身的实力还是外在的俊俏容貌,都令许多人折服称赞。

毕竟小将军苏星阑在年仅三岁的时候就凭借着一篇《我的大将军父亲》获得了满堂喝彩,神童之名不胫而走。

只是再厉害的人,终究也是有缺点的。

将军府的人都知道,表面上看起来完美无缺的小将军,其实内心十分脆弱,十分倔强。

简单来说,就是爱面子爱到了一定的程度。

一个月前,为了展露身手,证明自己能够独当一面。

小将军苏星阑带着数百人特意前来麒麟山剿匪,准备把这名气响当当的麒麟山寨给端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

小将军不仅没能成功剿匪,反而被土匪头子孟楠给抓了起来。

等三天三夜后,当一身尘土,蓬头垢面的苏星阑回到了附近的大本营。

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本将军浴血奋战,土匪已死伤惨重,大获成功!左小右大,把剩下的弟兄们带上,这一次我要彻底的把整个麒麟山寨击垮!”

于是……

在苏星阑洗漱完毕之后,众人便在什么也不清楚的情况下跟着小将军再次上了麒麟山,然后就迷路了。

这一迷路……便就是整整一天一夜。

如今眼看着日上三竿了……

这小将军不会把我们带到海里去了吧?!

心中想着,却根本不敢说出来,唯恐惹怒了这骄横的小霸王。

所以回过神来,右大转了转眼眸回忆着刚才的对话,这才对着眼前的同伴摇了摇脑袋。

“左小,你这可就不对了!小将军天资聪明,乃是武学奇才!你怎么能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那孟楠再厉害,还能比得过我们小将军吗?!”

故意提高的音调,在一瞬间若有若无的传递到了前后的苏星阑与一众士兵的耳朵里。

只是右大这一开口,那左小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眼睛对着右大狠狠一瞪。

“你这家伙瞎说什么,你不也……”

“我是说……我是说我们小将军神勇无敌!至于那个麒麟山寨的寨主孟楠……”

“我听说此人无恶不作,经常到青楼调戏良家妇女!”

“对,此人当真是……等等!”附和的点了点脑袋,右大也跟着左小在苏星阑身后阿谀奉承,但话音未落,他便眼角抽搐,“到……到青楼调戏良家妇女???你没有搞错吧?!”

疑惑而古怪的眼神落在左小的身上,但右大眼眸一落,却又看到左小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使着眼色。

陡然间,右大恍然大悟,比了个明白的手势,蓦然间放大声音,重重的点了点头。

“没错没错!不仅如此,我听说李寡妇家的那条狗就是被他宰了吃了!”

“而且听说他不仅吃了狗肉,吃完了竟然还用狗的骨头来剔牙!”

“这个孟楠,真是恶贯满盈,无法无天!”

“何止!”说得起劲,左小立马接下,“我看这孟楠胡作非为,为……为虎作伥!怅、怅、怅……长命百……怅、苍天有眼!”

“苍天有眼?”右大一愣。

“对啊,正是因为苍天有眼,所以派下了我们一朵梨花压海棠的小将军,要把这恶贯满盈的混蛋给消灭了!”

“嗯,说得好!”明白了左小的意思,右大点头紧接着拍着马屁,“我们香蕉君何止一朵梨花压海棠!他……”

“什么香蕉君?把你的口音好好改一改!是小将军,不是香蕉君!我们小将军的名讳岂是你能够乱叫的?!”

“这……是是是!我一定改!等我回去了就罚抄三百遍,把小将军永远的留在我的心中,只属于我一个人。”

“右大,你这也太自私了!小将军这样伟大的人怎么能是属于你的?应该是属于大家……”

“你们两个够了!给我闭嘴——!!!”

突然间转过身子,终于再也忍受不住身后左小右大的“拍马屁”了。

苏星阑一个转身,猛然间一声咆哮,那左小右大才蓦地闭上嘴巴,一副委屈的安静如鸡的跟在身后。

“没用的东西,有溜须拍马的功夫,本将军早就剿匪成功了!”

恼羞成怒的再次转过脑袋,艰难的骑着马在这陡峭的山坡来回。

该死的……明明……明明自己记得就是这一条路啊?

怎么会找不到呢?

一天一夜的迷路,再加上骑在马背上的颠簸都让苏星阑的怒火烧到了一个临界点。

但路是他选的,马也是他骑的——毕竟身为将军,就应该骑着白马,威风凛凛的领于众人之前——所以苏星阑自然也拉不下脸面来询问别人,更不会打自己的脸。

只是……

只是一想到自己那三天三夜的羞辱,苏星阑恨不得赶紧插上翅膀,飞到麒麟山寨直接把那个叫孟楠的家伙给杀了!

苏星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第一次带兵剿匪,就吃了当头一棒!

而且那些土匪不是应该无恶不作,严刑拷打吗?

他们不是应该用皮鞭抽我,用蜡烛烫我,言行逼供!

然后我奄奄一息,视死如归,宁死不从,成就一段英勇的佳话吗?!!

可……

一想到自己被囚禁的三天三夜里,那个孟楠只是绑住自己,好吃好喝好招待。

甚至还告诉自己他们只是劫富济贫,不做伤害百姓之事。

呸!

本将军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土匪头子来教我做事了?!

这种说教一般的感觉让恃宠而骄的小将军感觉到十分的不爽,更觉得这是他一生最大的耻辱。

所以他一回去便立即招上左小右大还有六百精兵。目的,就是将整个麒麟山寨夷为平地!

一想到麒麟山寨,还有那个孟楠,苏星阑就恨的牙根痒痒。

只是他这火冒三丈之间。

耳畔,却在一瞬间又听到了左小右大惊呼的声音。

“小将军你看,是麒麟山寨!我们到了!”

“可是……这……怎么都……?”

耳边是左小右大的鬼喊鬼叫。

苏星阑眉头无奈的一皱,保持着风度与帅气的缓缓抬起头来,准备让这群土匪看看自己英姿勃勃的一面。

但是他抬头一眼。

眼前的麒麟山寨,却都已是断壁残垣,尸横遍野,一片狼藉。

满地都是鲜血与污渍,在阳光下交织成一片花红柳绿的诡异。

“这……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

“有人在我们之前已经把麒麟山寨的人都给杀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