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是以这样的姿态下山。

十年拜师学艺,十年兢兢业业。

只因为那一件事你就把我赶下山,坐在山下台阶上的苏御不由的笑了一声。

看着眼前的五岳峰,好一个仙气缭绕,好一个不食烟火,好一个道貌岸然,呵!

时间倒回到昨天。

天晴,云淡。

五岳峰,练功台。

苏御带着自己的小师妹锦儿练习御剑。

“锦儿,看明白了吗?”

苏御收剑转身,却看见锦瑟抱着膝盖呆呆的看着自己。

“...”

“啊!明白了,明白了!”

锦儿朝着苏御吐了吐舌头,师兄认真教我的样子好迷人啊!一不留神就入迷了,师兄不会怪我吧!

苏御无奈的坐了下来,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既然你明白了,那你来演示一遍吧!”

“啊?”

锦儿眼睛一转,突然捂着肚子。

“呀!师兄,今天我来那个了,肚子疼!”

说着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有点婴儿肥的小脸变了形状。

啪!

“师兄,你干嘛打人家!人家都那样了!”

锦儿嘟着嘴,一脸的不满。

苏御十分无语又非常害怕,你说万一有一天,自己不再师妹身边了,自己这个傻师妹会不会被人用一颗糖给直接拐走。

“你能不能找个正常的借口,你现在已经是修仙者了,早就没有那事了好吗?”

“啊?没有了吗?”

锦儿惊讶的捂着小嘴,眼睛睁的大大的 看着苏御眨了眨,然后一眯。

“哇,师兄好厉害,什么事情都知道。锦儿就知道骗不了师兄,嘻嘻。”

“拍马屁没有用,现在去罚你去把这一周的柴都劈了!”

苏御脸色一沉,他已经对自己师妹的撒娇免疫了。

“不要嘛,师兄,人家可是一个女孩子,一个弱女子哦!

那种粗活,人家,人家,做不来的!”

锦儿委屈的摇着苏御的衣袖,眼里竟然还挤出了几滴泪。

乍一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苏御怎么锦儿了呢!

苏御嘴角一抽,虽说他免疫了自己师妹的撒娇,但师妹这几年出落的越发标致了,身材也凹凸有致起来,这心里不由的难免动了一下。

咳咳!

苏御赶紧咳嗽了两声,压下心中的悸动,唉,造孽啊!

小的时候还没显出来,近几年来,尤其是最近外出了一趟,这一回来,怎么说呢?

每天他们峰门下都聚集着一帮慕名而来的年轻小伙,咋咋呼呼的要见锦儿,比麻雀叫的都响。

说什么,此峰有佳人绝世而独立。还有什么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这都什么跟什么?小师妹不就长的好看了那么一点点吗?

最后怎么办吗?

还不是苦了他这个师兄,只能男扮女装,含泪出峰,这才镇住了那群臭小子。

从此各峰之间流传了这么一句话,此峰不可去,那女当真鬼斧神工,百年难寻!

此事过后,苏御决定,锦儿以后要是再出门,自己一定要让她带上面纱,一定!

“师兄,原谅我好不好嘛?人家错了!”

师妹嗲嗲的声音,把苏御拉回现实。

苏御严肃的看着锦儿,正色道。

“苏锦儿,长兄如父,面对你师兄我,你不准用这么嗲嗲的声音说话,听到没有!”

“啊?师兄,你不爱听吗?”

苏锦儿眨了眨眼,食指抵着下巴。

哼,小玉果然骗人,亏我还把你当成好姐妹。说什么男人都喜欢女人嗲嗲的说话,师兄就不是这样的!

锦儿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小心的问道。

“师兄,你是男人吧!”

苏御:“???”

“苏锦儿!”

苏御突然一声大喝!

苏锦儿一看情况不对,立马手放在身体两侧,后背挺直,挺胸抬头。

“在!”

咕噜!

苏御看着自己师妹由于突然立正而上下不断起伏的饱满,咽了一口唾沫。

我说锦儿怎么一天天的吃那么多,可是到头来身材却还是那么好,一点都不胖。

原来肉都长在那里了啊!

苏御是今天才发现,自己原本那个贫乳小师妹,现在竟然变的这么大了,都不能叫小师妹了,应该叫大师妹!

苏御被自己突然蹦出来的想法整了个脸红,原本的气势一时间消了一大半,剩下小半全凭一口气撑着。

“因为你目无兄长,再罚你半个月,可有异议!”

锦儿听着自己师兄突然又软下来的话,也是松了口气。

我就说嘛!师兄是不会舍得惩罚他自己这么可爱的小师妹的!说不定,等会儿,我给师兄捏捏肩,这惩罚也就免了,嘿嘿!

苏御倒是没注意到锦儿的小心思,反而对自己这种行为进行了反思。

自己是不是单身太久了,竟然开始对自己的小师妹有了想法,要知道,小师妹可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啊!

自己这种行为,同地球上的那个鬼父有何区别。

没错,苏御也是穿越者,作为众多穿越大军中的一员。他是爬山的时候,从山顶不小心掉了下来,他本以为自己死了。

可是一醒来,却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这可让苏御好一阵子激动。

按理说自己应该还有个系统什么,再来一个金手指,顺便发一个新手大礼包。

然而,等了一年的苏御发现,屁都没有,就自己孤家寡人一个。

从此,苏御没有了,什么大的理想和抱负,打算就这么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过着吧!

去争机缘,躲仙丹什么,自己没有金手指,没有外挂,去了也是送死,谁爱去谁去!

不过现在,也就是在刚才,苏御突然有了一个理想,一个伟大而朴实的理想。

老子那句话说的好啊!

“胃不好,就要吃软饭!”

没错,苏御思考再三,他发现自己不能无视自己身体发展迅速的雄性荷尔蒙,他需要释放。

所以,他现在的理想就是找一个,肤白,貌美,长腿,修为吗?大罗金仙就够了,高了,没必要。

毕竟自己才是金仙修为!

总的概括,用地球的话来说,就是找个富婆,少奋斗几年。

苏御突然面带微笑的看向锦儿,语气温柔的说道。

“小锦儿,你想不想不用受罚啊!”

伸手,揉了揉锦儿的头,很不巧的把锦儿本来规规矩矩头发弄乱了。

锦儿倒是丝毫不在意,还一脸享受的闭上了眼睛。师兄,好久没这样了,果然我刚才想的没错!

你看,现在师兄,就要开始找个借口为自己免去惩罚了!

“想~”

拉着长音,苏锦儿甜甜的说道,闭着的眼睛舍不得睁开。

苏御一看有戏,就知道自己师妹还是吃自己这一招。以前惹师妹生气的时候,只要自己像现在这样摸摸她的头,她肯定就会乖乖听话。

生气什么的,早就被她抛到九霄云外了。

后来为什么不摸了吗?

都长大了,不会动不动就生气了,再说了,师妹都长成大姑娘了,男女之别,还是要注意的。

主要是有一次,师父看见自己和师妹这么亲近,臭骂了自己一顿,从此苏御就刻意和师妹拉开了距离。

“你有没有,那种...”

苏御贴近锦儿耳边,小声说。

他主要是怕,师父突然又从哪个犄角旮旯偷听,这种事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那一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师妹说自己晚上一个人睡的时候总感觉身后有鬼,想让自己陪她一起睡。

当时师妹那个时候身体也没发育,苏御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就想着照顾一下自己师妹。

可是等他刚答应下来,师父瞬间就传音给他,让他拒绝师妹,还让他半夜三更到思过殿等自己。

那一晚发生了什么,苏御已经不想回忆了,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哦,对了,这里说一下,自己师父是个糟老头子,各位别想歪!

“嗯,嗯,师兄,你接着说。”

锦儿紧紧的闭着眼睛直点头。

锦儿心里现在可真是天翻地覆,你说师兄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就是那种不能公之于众的特殊XP,嗯,小玉说过,男人都有一些奇怪的XP。

暂且就再相信小玉一次,师兄,不会要自己的内衣吧!

啊啊啊!小玉说过,有的男人是喜欢这个,也不知道师兄是不是!

唔,好羞人啊!自己到底该不该答应呢?

苏御注意到锦儿突然羞红的脸,有点莫名其妙,不会是感冒了吧!

“锦儿,你着凉了吗?怎么脸这么红,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和我说!”

苏御把自己的理想先放在一边,伸手摸了摸锦儿的额头。

嗯?

苏御又摸了摸自己的,不烫啊!和自己的温度一样啊!可是这脸红是怎么回事?

“呀!师兄,你就快问吧!我没事的!”

锦儿不好意思的睁开眼,伸手理了理自己飘到额前的发丝,最后小声说了句

“我,我说不定,会答应你的!”

苏御倒是没听清锦儿的后面那句话,不过听到自己师妹没事,他也算是放心了。

“就是那种大罗金仙修为的,长的漂亮的,身材好的,女性朋友!”

锦儿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起来,本来点着的头,也顿在了半空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