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话,花念奴说得情真意切。

秦苍亦是动容,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花念奴眼眸中有泪光闪动,鼻子红红的,但是表情却分外认真。

她暗暗下了决心,就算是秦苍真有了什么不幸,她也会盘发守贞,为秦苍守寡一生。

下一刻,她感觉一双大手将她拥入怀中,满怀尽是温暖。

花念奴微微愣神,手停在了半空,有些不知所措。

秦苍是个极克己的人,纵然与花念奴已是夫妻,但是平日里也从来不会有什么逾礼之举,像是今日这般主动抱住花念奴,还是头一回。

花念奴也不是没想过与秦苍有些恩爱的举动,但是这种事,她是不敢在秦苍面前提的,更不敢主动去做的。

真发生了,她又害羞,想起屋内还有大壮呢,略作挣扎。

可秦苍的双手紧紧地拥住了她,轻轻抚了一下她的头发:“念奴……谢谢。”

声音,有些哽咽。

花念奴没看到秦苍的脸,不知道夫君现在是什么表情,她心中有些困惑,为什么夫君要谢自己呢?明明自己只不过是在尽一个妻子的职责不是么?

不过这一声谢谢,让她身子骨都软了,也不再挣扎,尽情地享受着秦苍怀中的温暖。

……

“今后,我们就住在这湖心阁吧,此地僻静,秦府终究是太闹,我不大喜欢。”

秦苍与花念奴执手出了湖心阁的大门,走在望月湖的湖旁边。

花念奴还是第一次到这望月湖来,张目四处看了看,觉得也颇为喜爱,点头道:“这地方安静,环境也好,比较适合夫君静养。”

秦苍露出了微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说:“一会大壮回来了,你先和他回秦府收拾东西,一会过来,我就不去了。”

秦壮这会不在这边,他去送秦红绫回秦府去了。

秦红绫没见着秦苍,就在一楼大堂那儿睡到落枕,歪着脑袋疼得不行,就没坚持着要见秦苍,让秦壮先送她回去看看医师开服膏药再说。

秦苍也没想见秦红绫,现在他这模样……还是不要让家里人担心的了。

“嗯。”花念奴乖巧地点了点头,百依百顺。

就在两人说话的工夫,秦壮已经驾着马车回来了。

花念奴和秦苍依依惜别一番,上了马车就先和秦壮回秦府去了。

秦苍看着马车离去,掐指算了算时间,他们两人要把应用之物都搬到这湖心阁的话,至少得来去好几趟,怎么也得两个时辰左右。

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表情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一言不发地转身进了屋。

他要重新开始天运戒传承的考核!

……

秦苍回到了湖心阁二楼自己书房的那间密室之内。

他盘膝坐在地板一块蒲团之上,左手食指与大拇指轻轻摩挲了一下右手大拇指的玉扳指,低声轻语道:“灵瑶,送我进去。”

话音刚落,一道华光自天运戒上爆发开来,瞬间将秦苍的心神摄入其中。

当秦苍意识恢复之时,他出现在天运戒内部空间的那颗荒芜星球之上。

头顶是漫无边际的星空,微弱的星光提供着光明。

在他不远处,依旧是那简陋的茅草屋。

灵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精致可爱的小脸蛋上依旧是那面无表情的模样。

秦苍恍惚了一阵,然后看向她问道:“我还有多久能活?”

“最多三年。”

灵瑶稚嫩的童音在他耳边响起。

秦苍脸色一黯,灵瑶虽然是器灵,但是跟过不少大能,为他检查过身体,大致上是不会有误的。

而秦苍自己也有慧眼,可内外通视,对自己的身体再了解不过,确实是寿命不多了。

原本他是还可以多活两年的,但是在荆州与那老黄鼠狼一战中,请道教正神消耗了大量的生命力,原本就不多的寿元就更少了。

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丹阳客开创的神体蜕变之路上,希望通过修行《大日天魔经》,参悟《十二混元神灵图》从而走上一条与传统灵力体系不大一样的修行之路。

如果,才能打破寿元桎梏,延续寿命。

可秦苍心里明白,这个希望也是极其渺茫的。

就连作为天运戒器灵的灵瑶,都不知道秦苍能不能参悟得了大日天魔石板。

人在将死之时,哪怕有任何一线生机,无论这份希望有多么的渺茫,都会像是溺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死抓着不放。

秦苍现在就是如此。

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还没有去做,还有前世那一剑斩他的那个人……那究竟是不是人,秦苍都不知道,这一世他想要揭开这个隐秘。

还有星路断绝的缘由,他想要去探知。

彼岸那头的星空,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他也想亲眼看一看。

还有花念奴……

若自己死了,她的人生轨迹是否会被重新拨乱反正,重获天运戒,再一次走上前世恨天君的路?

秦苍放心不下。

人生有这么多的遗憾,若是就这般死去,如何能让人甘心?

秦苍深吸了一口气,将这些纷杂的思绪都摒除脑外,对灵瑶说道:“开始吧。”

灵瑶点了点头:“跟我来。”

她带着秦苍朝着那茅草屋走了进去。

秦苍不是第一次进这茅草屋了,对屋内陈设大致上还记得,其实基本上也没什么东西,除了前几任主人留下的手札之外,基本上也就没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进了屋,发现屋内空间比之上次大了许多,而且房屋正中间立着一块高大的石板,上头一只异兽栩栩如生。

是那副《大日天魔石板》!

秦苍只是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心中顿时暗道一声不好,想要挪开视线,却已经是晚了。

这幅大日天魔石板似有特殊的魔力,一旦目光落在上头,心神便会全部集中在这幅石板之上,被石板异兽身上所携带的那神秘力量吸引。

秦苍也是着了道,一时间看着那大日天魔石板似是入了痴迷状态。

不过幸好,灵瑶就在他身边,一看秦苍这状态,就知道他是着了道了,正要出手干预,让秦苍的意识恢复清明。

她扬起手,看那架势像极了要给秦苍的脸上来一下响亮的。

可还没等她出手,秦苍的眼神渐渐地清明了过来,视线从大日天魔石板上挪开,看向在他面前扬手掌的灵瑶,眼神有些困惑。

“你这是……”

“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