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声望去,张狂果然是看到一个熟人。

说是熟人,其实双方说话不超十句。

“我记得你是叫阿伟吧。”看着这个略显胆怯的男生,张狂开口道。

“是,是的!”阿伟用力点头,脸上的紧张总算舒缓一些。

接着眼角余光瞄向最新的海报,在喵到午夜魅惑版雅衣的瞬间,他整个人都酥了。

见状,张狂嘴角不由轻轻上翘,他早就料到阿伟会找上门来。

只是没想到对方会独自前来。

“我们新制作了一批卡,你要抽抽看吗?”

张狂说道。

听到这话,阿伟回过神来,点点头:“我要抽!”

店内,田静停下手中的活,透过帘子缝隙查看外面的情况。

“祝你中奖。”收到十抽的钱后,张狂淡然一笑道。

阿伟深呼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的零用钱没有彬彬多,可不能浪费。

最好十抽之内把雅衣抽出来!

然而。

他的十抽全是一星卡,运气可谓差到极点。

不过,十张有五张是白毛萝莉的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挺欧的。

遗憾的是,阿伟对白毛萝莉没有半点兴趣,他心目中只有雅衣。

非雅衣不要!

这大概就是爱。

咬咬牙,阿伟再来十抽。

这次稍好,有三张三星,一张四星,不算难看。

只是,心爱的雅衣依旧没有影子。

“再来!”

第三轮,依然没有雅衣。

第四轮,还是没有。

第五轮……

十轮过后,阿伟双眼都发红了。

此时,他已经抽中天狼x,收手止损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但一个赌红眼的人,又怎么会甘心?

(下一次,必定有雅衣!)

第十一轮,雅衣还是没出现。

(下一次,必定有雅衣!)

“再来!”

“你的账号似乎不够钱啊。”这时,张狂点指收银机,上面显示支付失败。

看着上面的信息,阿伟顿时心脏一抽。

三分钟不到,自己的零花钱居然就这样没了!

更糟糕的是,直至最后都没抽出雅衣。

不甘心,十分不甘心!

(明明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就可以抽到!)

阿伟有种强烈的预感,只要自己继续抽下去,就会抽到心仪的卡。

可他已身无分文。

“我看你手气有点差,不如今天就这样结束吧。”张狂看着双眼发红的阿伟说道。

他很清楚,对方已经抽红了眼,肯定不会就此罢休。

“可,可以借点钱给我吗,十抽的钱就行,我明天还你!”犹豫一下,阿伟紧握拳头,鼓起勇气说道。

在他看来,现在自己的气运已上升到极点,绝对可以抽出雅衣!

闻言,张狂神情淡然,心里却好笑。

果然天下间的赌徒都是一个样。

像阿伟这种平时跟鹌鹑差不多的男生,一旦赌红眼,也是会变成这样。

“阿伟,不是我不想借你,实在不合规矩啊,而且我们又没那么熟。”

假装成困扰的样子,张狂摇了摇头。

他可不想那么容易把钱借出去。

“张哥,一次,就一次那么多!”阿伟哀求道。

只差一点点便可以把雅衣带回家,他怎会就此放弃。

“阿伟,不是我不想……”

张狂话没说完就被阿伟打断:“张哥,这是我的身份信息和学校信息,有这些做保证,你能借我钱吗?”

看到他递过来的两张卡片,张狂不由心里窃喜。

很显然,事情的进展有些超出了他的估算。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我就借你吧。”

把那些信息登记好,张狂写出一张借条,让阿伟在上面签名。

门帘后面,田静眨眨眼,俏脸上爬满疑惑:

(小狂狂这是要做什么?)

签好名字,阿伟又开始抽奖。

他显得十分自信。

接着,充满期待地打开一个个卡包。

结果让人大失所望。

全是一星二星卡!

“怎么会这样……”阿伟死死盯着这些卡片,脸色苍白如纸,身体在微微颤抖。

“阿伟,今晚就到这吧。”张狂拍拍他肩膀。

“不,不行,还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张哥,再借我十抽的钱好不好?”

阿伟抬头看来,双眼布满红血丝。

“好吧,最后一次哦。”张狂说道。

说是这样说,这个最后一次明显是个坑。

“张哥,真是太谢谢你了!”

此时,抽卡抽到上头的阿伟对他是真心感激。

殊不知,张狂早就给他挖好一个大坑。

第二次借款抽奖,阿伟依旧没有抽中雅衣。

“不,不是这样的,再来一次!”

看着越来越上头的阿伟,张狂没说什么,只是把借条给他签名。

第三次借款抽奖,又是空军。

第四次。

第五次。

第六次。

第七次。

第八次。

第九次。

终于,在第十次借款抽奖中,阿伟如愿以偿地把雅衣抽出来。

此时此刻,他激动得泪流满面,差点原地跪下。

不容易啊,实在是不容易啊!

死死盯着雅衣那性感卡面的阿伟,并没有注意到张狂一闪而逝的邪魅笑容。

“阿伟,恭喜你。”

他愉快的道。

“张哥,谢谢!”阿伟抬头看来,脸上布满感激之色。

“别张哥张哥的,我大不了你多少,叫我狂少吧。”张狂说道。

“好的,狂少!”阿伟高兴道。

他觉得自己跟张狂的距离,好像一下子拉近许多。

“时间不早,我们要关店了,你快点回家吧,免得家人担心。”

张狂友好地轻拍阿伟的肩膀。

“嗯,狂少,我会尽快把钱还上的!”

说完这话,阿伟迫不及待地离开卡店。

“彬彬似乎没给我带来客人啊,这家伙难道没在学校里炫耀吗?”

看着阿伟的身影越变越小,张狂喃喃自语道。

同一片天空下,某座豪华别墅内。

“我已经一滴都没有了……”彬彬躺在床上,注视着逐渐消散的天狼x,无比虚弱的道。

“小狂狂,你刚才在做什么?”田静从工作台走出来,问道。

张狂把借条收好,看向她说道:“为未来布一个局。”

“哦,是什么局?”田静好奇道。

“是这样的……”张狂靠过来,压低声音把自己担忧的事跟对方说了一遍。

“嗯,的确要防范一下。”听完,田静神色凝重地点点头。

随即又道:“我们先收铺吧,一会有很重要的事跟你商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