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徐沐顶着黑眼圈从卡萝的房间里出来,正面碰上了小脸通红好像是被揉搓了好久从杂物间出来的卡萝。

你这家伙为啥不回你屋睡觉?!

她们内心神同步地吐槽道,但明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很默契的没有提昨晚的事。

对徐沐来说,不管卡萝是为什么才去杂物间待着,反正她馋卡萝身子想偷偷吸她血的事情是绝对不能暴露的。如果暴露了,她一定会社会性死亡的!

对于卡萝来说,魔王的心思哪是自己能猜透的?没死就是好事啦!

就这样,昏昏欲睡的一天过去了,来到了傍晚。

酒馆里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萧尘?你怎么来了,你那些内鬼处理掉了?”

爱丽丝看着来人,刺了他一句。

萧尘全然不气,保持着云淡风轻的笑容,道:

“当然处理掉了……反正那些家伙对我的计划没什么帮助,我把他们都关在黑市也没什么问题吧?”

“反正,宁杀错,不放错。”

“嘁,”爱丽丝嗤笑了一声,“不就是找不出来谁是内鬼吗,还宁杀错不放错,自己菜就不要找理由好不好?”

“对没错,我确实找不到内鬼是哪一位。”

萧尘倒是颇为洒脱,“经由我的天演术推算,他们每一人都没有背叛的可能,但也许是因为**偶师订下的规则控制,并非本心所想,所以我只能把所有的巡逻者全都暴打了一顿关到黑市,至少要等我的计划完成了再说。”

哇,这家伙这么猛的吗?

徐沐对萧尘的评价又上了一分,顺便把自己能在萧尘的手下逃掉这一错误印象划去。

逃不掉的,要是这家伙突然被 操偶师控制与她为敌,她一定会被打成萝莉酱的!

“喔,”爱丽丝对他的评价也上升了些许,提起了一点兴趣,“那你来找我们,是准备行使你的那个刺杀城主的计划了么?”

“不只是城主,是操偶师——”萧尘纠正道,“我知道也许你觉的我并不靠谱,但其实我宗的天演术是真的非常靠谱,我推测出德拉克城主是操偶师绝对是靠谱的!”

一句话说了三个靠谱,就好像是怕爱丽丝和徐沐不相信她一样。

“好吧好吧,靠谱靠谱——那么你那个堪称天才一般的计划呢,想要刺杀城主德拉克,其实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吧?”

爱丽丝擦着手中的酒杯,敷衍道。

“先不说他作为操偶师有着什么保命的手段,就算只是那个扮作城主的人偶,也并不容易刺杀吧?”

“圣阶保镖、高级禁魔法阵、密道、传送卷轴——这些可是边境城主的标配,德拉克估计也不例外。你想怎么杀掉他?”

“其实杀掉他的办法有很多,但最主要的是如何简易化——并且减少我们的损失。你说过你是阴影教会的圣女,听你对边境城的守卫力量这么熟悉,你是不是刺杀过边境城主?”

“是啊,刺杀过,”爱丽丝甩了甩不知何时掏出来的折刀,虽然强行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但语气里还是能听出一些炫耀的意味,“一个边境城镇的城主,只不过是在冰原区,那边战事没有绿林区这么吃紧,也就让一些得了权力的小人有了空子可钻——不过那次是提前关闭了城主府内的禁魔法阵,靠着暗影步的能力从阴影中出现刺穿了那个城主的心脏。”

“但在这里就没办法了,这座城市在任何地方都刻下了禁魔法阵,虽然等阶不高,但我并不能在阴影世界中来去自如,甚至需要施法——如果强行进入阴影世界的话,不仅能够活动的时间很短,我还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所以就算是你能关闭城主府内的高级禁魔法阵,我也不会去尝试帮你刺杀他,那太危险了。”

“所以我的计划里你不过是一个牵制者而已。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密道和传送卷轴都是通往哪里的?”

“那能是哪里?不就是到城外的一个角落……等等,他不能出城?”

爱丽丝这才转过脑筋,如果德拉克真的就是操偶师的话,他是绝对不能离开这座城市的。这座城市的规则由他定下,自然也要由他维持……如果他离开了这座城市的话,就算他不死,这座城市的禁制也会解开才对。

“那么一说……这个城主就只能跟我们硬刚了?”

爱丽丝一想,就想出了此中的门道。

“但是还有至少四名圣阶保镖以及高级禁魔法阵……先说好,我最多牵制一名圣阶保镖,姐姐她也能牵制一名,你难道要牵制两名不成?”

“其实本来牵制那些圣阶保镖的事情应该交给其他巡逻者来办的,毕竟他们就算再菜也是近百名六阶高手,牵制四名圣阶一小会儿并不困难,但事实证明他们也许会**偶师控制,自然也就不能靠他们去牵制那四名圣阶了。”

“但让我牵制其中两名嘛……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爱丽丝的脑门上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圣阶可都是只差临门一脚就能突破到传奇的高手,你一个人就能牵制两位?你又不是传奇,怎么可能。而且你怎么就能确定自己不会**偶师控制,你也是巡逻者哦,和操偶师签过协议的那种。”

“原本我也以为是和操偶师签下了协议,但当我昨天在黑市的一个角落发现和我签订协议的人偶时,我才恍然大悟,当时派遣人偶和我们巡逻者签下契约的根本就不是操偶师,而是这座城市的规则——”

他纠正了爱丽丝的话,并且打开自己的腹腔,露出了其中木质的核心,并指着其上的小字说道:

“而为什么确定自己不会被控制——看见这行字了没?我是萧尘一号,又不是萧尘,他被控制跟我有什么关系?”

“而且还有萧尘二号……我傀儡多,任性!”

“当然,现在只能抽出两个傀儡的位置帮忙牵制两名圣阶……”

“你是只有两个傀儡吧?”

“……这玩意儿超贵的。”

“好吧,好吧,那么谁去杀掉那个除了高级禁魔法阵之外毫无防备,甚至连逃都没地方逃的德拉克?”

“当然是她,”萧尘指了指徐沐,说道:

“只有她才有着完全的把握在高级禁魔法阵里杀掉德拉克,我们都不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