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望去,眼前的景象一片模糊,空气中弥漫着灼热的气息,感觉就像是置身于极度高温的恒星边缘区域中,不过,我觉得,这里应该是传说中的地狱吧!周围能听到无数让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这样的声音,我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过了,准确来说,能听到才奇怪呢!

只有传说中的冷兵器时代,士兵们需要近身战的时候,才会有这种声音发出,到了热兵器时代,这种声音还是能时常听到的。在我的那个时代,就很少有机会,甚至不可能听到这种惨叫声了,那种刀剑切进肉里,骨骼断裂的声音,基本不会有机会发出来。

脑袋还有晕沉沉的感觉,准确来说,我现在全身都是一阵难以言喻的剧痛,感觉像是散架了一样,如果不是以前经过无数次超高强度特训的话,我都怀疑自己有没有能力走路了。之前从高空中坠落时,我都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了,幸好只是听到一阵堪比原子爆炸一般的超级爆炸声,巨大爆炸声之后人没有事。

视野还是一片模糊,眼眶里大概是充血了,看东西自带一片血雾,这些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最要命的是,我感觉这幅身体不像是自己,最明显的感觉,在于行动时根本不是双脚走路的,而是用其他方式在地上快速移动,我甚至感觉不到自己有双腿。在移动的时候,我能听到,身边一直回荡着一阵刺耳的特别声音,就好像是金属在地面摩擦时发出那样。

对于曾经发生了什么,我的脑海中还有部分记忆,之前效力的太阳联邦第二十三舰队在第二百三十三号殖民星进行星际巡逻的时候,遭遇了敌对势力,诺玛人舰队的偷袭。虽然失去了先手优势,舰队数量也没有对方多,但是,凭借科技优势,在搭载的机甲配合下,太阳联邦第五十六舰队逐渐逆转战局,把诺玛人的舰队给打得几乎崩溃。

没记错的话,就在诺玛人的舰队即将全军覆没,败退逃亡最近的虫洞准备进行跳跃逃跑时,太阳联邦的第二十三舰队尾随而至,打算在虫洞附近全歼诺玛人的舰队。那时侯,一颗巨大的诡异陨石,从虫洞里钻出来,在那之后,我的记忆就中断了,那颗巨大陨石,似乎被交战双方全给吞噬了,用无可辩驳的“真理”劝说双方放弃争端,走向和平。

我应该也是被那颗诡异的陨石给吞噬了,整个身体似乎被某种神秘金属液体给溶解了,之后再进行重塑,那神秘金属液体连我的座机,第九代机甲“银链蟒蛇”号都能毫不客气的溶解吞噬,要把人给吃掉,想必不是什么难事。我没有感到恐惧,作为一个作战记录超过百万次,驾驶机甲从第三代开始,到第十代为止,太阳联邦星际舰队仅有的几位SSS级机甲驾驶员,我早就没有基本的感情了,可以说是麻木了,毕竟见证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以及各种恒星和行星被超级武器毁灭的瞬间,我已经看淡了生死。

唯一的遗憾,大概是我之前的那台机甲“银链蟒蛇”,是太阳联邦目前为止最强,最新,也是唯一一台第十代机甲,据说是使用了来自未知星空的神秘材料来自作的,本身潜力无限,联邦上下议会的那些老怪物们,知道消息后估计要哭死了,“银链蟒蛇”号在第一次出发试航,执行星际巡逻任务时就遇到了这个意想不到到的突**况,绝对赔死了。我都没有操作“银链蟒蛇”号参加几次实战过,驾驶室的座位都没有坐热就凉了。

这也不怪我,毕竟有些时候,命运这种东西是不好说的,完全捉摸不透,当时太阳联邦第五十六舰队毁灭时,仅有的九台第九代机甲,和六艘试航状态的最新第九代超级星际战舰,三艘试航状态的最新第九代星际母舰(宇宙航母)也在,看样子也跟“银链蟒蛇”号一样被神秘陨石给吞噬了。太阳联邦机甲部队和战舰部队,算是受了重创了,损失了绝大部分最新型武器装备和战斗人员。

命运是公平的,当时偷袭太阳联邦第二十三舰队的诺玛人舰队,作为人类最大的星际争霸对手,它们似乎是收到了人类这边内鬼提供的特殊情报,预先把全部主力都集中在二百三十三号殖民星附近,通过袭击开拓城市的办法,把太阳联邦的第二十三舰队吸引过去,这次被神秘陨石给吞噬了,大家极限一换一,诺玛人是血亏的,全部主力都赔上了,太阳联邦只是损失了王牌部队,基础部队还在,接下来应该顺势发动进攻,进攻对方生活的行星,彻底灭掉诺玛人的政权。

不过,这一切都跟我没有关系了,我现在不知道流落到哪个行星上了,想要参战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跳跃回去的虫洞,这想法也不太现实,我的机甲都没有了,没准那边太阳联邦已经帮我开追悼会,追认为联邦英雄了,就这么平安无事的回去,大家见面后都会感到很尴尬的。那样的话,还是别再扯上什么瓜葛了,这对大家都好,我也不缺那枚太阳联邦英雄奖章,根本不稀罕,之前获得荣誉勋章,多得堆满了房间,都不知道怎么处理了,没地方放置,丢掉和卖掉会被通报批评的,实属难处理的棘手问题。

“救命,谁来救救...啊!”

“渺小的人类,现在很相信什么伊甸园的鬼话,神早就不在...”

“等下,那家伙是哪里来的?我们的人!这个样子没见...”

“什么东西在拉我的脚,我的天,快...快走!”

“快,快去报告魔王大人,这里有...”

“你到底是...”

耳边传来的阵阵惨叫声,逐渐把我的意识拉回到了现实里,虽然视野还是一片血红,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已经能隐约看到一些东西的轮廓了,在我前面不远处的位置,能看到不少身型高矮不一的类人型生物,正在残杀一些人型的生物,人类发出的求救声里充满了绝望,那些类人型生物的语言,跟人类的语言差距蛮大的,奇怪的是,我这次竟然可以听得懂了,两方的语言都能听懂,因为全身剧痛的原因,我现在懒得开口说话,目前这个诡异的状态,我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发出正常人的说话声音。

那些类人型生物看到我之后,连声音都变了,发出一阵颤抖的声音,讲道理,我以前好歹也是上过太阳联邦新闻社的机甲驾驶员,对于颜值方面的事情还是小有自信的,不至于那么不堪。虽然没有镜子,但是,我还能感觉到,自己有着正常的脸蛋,该不会变成什么异形怪物了吧。

类人型生物们纷纷逃命,好像是见到瘟神一样避开我,也不知道它们在怕什么,就这点胆量也敢出来杀人放火,这心是有多大,大部分类人型生物没有逃远就很诡异的倒下了,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拽倒一样,就连那些会飞的也没有逃过一劫,刚起飞一下就被神秘力量重重拉倒在地上,之后冒起一阵白烟,发出滋滋的响声,就好像是被强酸给溶解一样,我现在的视野看不清楚,面前发生的那一幕幕惨绝人寰的景象,我是看不到的,都不知道那些类人型生物是怎么死的,下意识的远远避开它们,担心这些家伙实际故意碰瓷的。

“塞西莉娅,你在伊甸园好好待着,等我们以后去找你玩不好么?也不需要太多时间,何苦那么早就出来找死,这种小城镇不要也罢!”

“这里是人族的家园,咳...咳...不容你们放肆。”

“醒醒吧,伊甸园根本没有未来可言,从一开始,你们的信仰就一文不值,只是个自欺欺人的骗局罢了。”

“闭嘴,人族的光辉是不会消逝的,哪怕我在这里陨落,希望会传承下去的。”

“执迷不悟的傻子,算了,我们也是好心相劝,既然你看不透,那就...”

我还在漫无目的行走的时候,前方突然坠落一个金色身影,那家伙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重重的摔在地上,激起一阵很大的烟尘,毕竟是高空坠落,那感觉我刚才体验过,并不好受。那金色的身影,身穿一席白衣,身后那金色六翼特别引人瞩目,那纯金色的羽翼,好像是天使的羽翼。

金色身影落地后勉强站了起来,有些站不稳的样子,应该是受了严重的内伤,只是为了尊严,她勉强站起来,不想在对手面前示弱。她的对手还在高空中,我抬头看去,只见空中悬浮着两道魅影,一个散发着紫色光芒,一个散发着黑色光芒。虽然看不清她们的样子,但是,通过听声音,我已经知道这三位都是女孩子了,现场说话的声音里就没有男孩子的声音。

对于她们三人之间的恩怨,我本来不像介入了,只是这时候,刚好走到了她们交战的地方,胸口突然一阵剧痛,感觉有巨大的力量在涌出来,好像是要自爆了。那三个魅影这时候才察觉到我的存在,还没做出什么反应之时,一阵巨大的气浪就出现了,我眼前一黑,整个人被自己的自爆给炸上天了,之后砸向了某个地方。

那三个身影也不比我好多少,被无差别攻击给波及了,直接轰飞到各种,就像之前劝退太阳联邦和诺玛人舰队“和解”的那枚陨石一样,我终究还是变成了自己曾今讨厌之人的样子,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片黑暗中,我似乎听到了耳边传来的声音,那是一阵轻柔的女孩子声音,听起来就让人感到莫名的舒适,应该是一个温柔的人。

“大小姐,这丫头看样子是活不了,您还是放弃吧!”

“怎么能这样,她还有呼吸呀!应该还有救。”

“大小姐,我们不能带上来历不明的人,魔族刚退兵,这里很不安全的。”

“我不管,这次说什么也不会放弃了,就带上她吧。”

“唉,好吧,大小姐,我来帮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