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米拉贵族学院位于帝都境内,乃是卡米拉帝国最大的学院,能够进入卡米拉贵族学院就读的子女,无一不是天赋异禀的天才,或是地位尊崇之人,譬如像莱洋这种身份的,大多数下任领主继承人都是卡米拉贵族学院的门生。

卡米拉贵族学院背靠卡米拉帝国,拥有数不尽的庞大资源,他们在为卡米拉帝国提供新鲜血液的同时,也在巩固皇室的地位,但凡进入了卡米拉贵族学院的子女,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被教育要对帝国效忠,长年累月形成潜移默化的影响,令这种想法在众人的脑海中根深蒂固。

不过莱洋想去卡米拉贵族学院,并非看中它的势力背景,而是因为它的所在之处,乃是帝都的中心!

要知道帝都可是整个卡米拉帝国最为繁华的城池,其中往来的商贩络绎不绝,还有冒险者公会啥的,比起尼彼斯领土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好上千万倍,等到了帝都,莱洋就可以真正开始自己的逆袭之路了。

真就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先定个小目标,赚他个一千枚小雅拉币!

三姐和三姐夫的这份人情,他暂且记下了,来日必当加倍奉还!

距离前往帝都‘卡米拉城’还有七天的准备时间,此后莱洋更是勤奋地往魔物森林跑,每天都弄到很晚才返回领土,尼彼斯夫妇真就担心他会不会跑着跑着就没了,可是又看不住,哎~心累啊。

莱洋自然不是跑到魔物森林去玩的,而是去收集素材了,七天后前往卡米拉城,他得给自己准备好第一桶金的材料,由于前世未雨绸缪的习惯,他总是喜欢做好最坏的打算,俗话说有钱好办事,至少钱币不会背叛他。

噗呲~!

利刃刺入血肉的声音响起。

莱洋强行压住一条米长的魔物蟒蛇,手中的银刃匕首毫不留情地扎入了对方的头颅当中,眼中闪烁着冷漠且坚定的神色,顿时蟒蛇的血溅了他一身,剧烈地挣扎着求生,随后银刃匕首在蟒蛇的颅内扭动了几下,不一会儿终于将之彻底杀死。

“呼~这家伙力气真大,差点就稳不住了,二阶的毒牙和蛇皮应该能卖不少钱吧。”

莱洋摸了摸额头的汗水,手法无比娴熟地剥了蛇皮,拔下蛇嘴里最有价值的两颗毒牙,其余的他也没办法带走,只能丢在森林里了,反正很快就会被其他魔物吃得一干二净。

“身上好重的血腥味,得赶紧去清洗一下,不然引来其他的魔物就麻烦了。”

莱洋皱了皱鼻子,稚嫩的小脸流露出一丝嫌弃的表情,紧接着将蛇皮、毒牙和其他材料全部包了起来,小脚一蹬迅速离开了此地。

不一会儿,周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便是魔物的咆哮声响起,为了争夺食物而激烈打斗了起来。

距离莱洋不远的地方便有条清澈溪流,莱洋放下手中的材料包,毅然跃入水中,将身上的蛇血都冲走,然后就穿着一条小内裤,等着衣服在太阳下晒干。

白花花的小屁股暴露在空气当中,殊不知暗中已然被一双猩红的眼眸给盯上了。

莱洋查看了一下自己今天的收获,满意地笑了笑,各种各样的材料,纵然是二阶的魔物他也宰了两头,加上前几天的收藏,应该能换到不少大多洛币了吧,说不定总值抵得上好几枚小雅拉币了。

除了尼彼斯领土和魔物森林,莱洋也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因此也不太明白各地方的材料价值如何,不过据说一头一阶的魔物也至少要三四个普通成年人联手才能杀死,猎取魔物材料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其价值肯定不会低到哪里去。

突然,一阵劲风袭来,窥视已久的魔物终于等来了猎物露出破绽的时候,当即毫不犹豫地扑向了不远处那白嫩嫩的美食,张开恐怖的血盆大口便欲咬断他的脑袋,大快朵颐。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莱洋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好似根本没有察觉到降临的危机一样,但是下一刻那柄寒光凛冽的银刃匕首从他的手中抛射了出去,毫无意外地刺入了那头魔物的嘴里,威力竟是生生洞穿了它的脑袋。

魔物呜咽了几声,眼中的生机逐渐涣散,最终不甘地化作了一具尸体。

本以为是顿难得的美味,却不曾想因此送了自己的性命。

“又多了一具一阶魔物的材料,这么多东西也够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莱洋捡回自己的白银匕首,然后重新穿上了衣服,扛着包裹离开了魔物森林。

莱洋将材料全部埋藏在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地方,隐蔽措施也做好了,就等出发回来取就行了。

回到尼彼斯领土,只见领地内来了好几辆马车,莱洋不禁感到困惑,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竟然也有马车路过吗?莫非是商旅什么的?

然而很快他却发现,那些马车竟然是来接领地内那些老人妇女的,而他的父亲,尼彼斯领土的领主——‘尼彼斯·莱特’正在跟一位衣装华贵的人说话,而那名衣装华贵的男子的身边依偎着一名年轻端庄的女子,可不正是莱洋的三姐——‘尼彼斯·吉娜儿’嘛?!

见此情形,衣装华贵的男子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拉波洛卡的领主——‘林德伯格·金芬’子爵!

“爸爸,妈妈。”

莱洋下意识地喊了一声。

“小四回来了,快过来见过你三姐夫,林德伯格·金芬姐夫。”

伯纳尔·梅达朝莱洋招了招手,面带微笑地启齿道。

“林德伯格姐夫好。”

莱洋点了点头,声音清脆地喊了一声。

“嗯,你叫尼彼斯·莱洋吧,一看就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姐夫来的太仓促,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个小玩意儿就送你了。”

林德伯格领主伸手摸了摸莱洋的头,随即神情和蔼地拿出了一块翠绿色的玉佩放到了他的手中,语气温和地说道。

“这太贵重了吧?”

见此情形,伯纳尔·梅达不由得开口说道。

“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贵重不贵重的,收下就是。”

林德伯格领主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

“是啊小弟,这是你姐夫的一片心意,你就安心收下吧。”

一旁的尼彼斯·吉娜儿也笑着劝道。

莱洋微微点头,将玉佩好好收起,脆声喊道:

“谢谢姐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