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市内的的一座私人医院内,妇产科手术室外面的走廊上坐着几身着西装或者军装的男人,另一边坐着的是两个女人和一个老太太。

所有人的脸上,都表示神色无比的慌张。

“老头子,都说了不要让你那么着急了,你看看你,你要这么老板着脸,过会儿孩子出来了你非得把孩子吓着了不可!”

身着华贵的老太太朝着附近那个老头说着,老头依旧是一言不发,身着军装正襟危坐着,紧紧的盯着手术室。

瞧着老头子不理会自己,老太太又把头转向了身边的儿子。

“怎么还不出来,不都说了不是胎盘不稳的吗?我都说了应该多补补才行,你看你媳妇都那么瘦弱了,这生孩子不还是她自己遭罪吗!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听话!”

在她身边的那个青年轻轻点了点头,轻轻抚摸着母亲的后背,希望给她顺顺气什么的,脸上也露出了紧张的神情。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灯灭了,一直紧闭着的大门打开,走出了一个怀抱婴儿的护士长,门外正等着焦急的一群人默契的呼啦一下子就冲了上来。

“恭喜首长,喜得贵子,母子平安!”

在听到这是个男孩子的时候,老爷子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轻轻的把婴儿接了过来,护士长微笑着把婴儿递了过去,嘴角露出了一抹放心的微笑。

老爷子轻轻地把包裹着婴儿的毯子悄悄的揭开来了一点,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真的是太漂亮了,小婴儿还不会睁眼,但是双手轻轻的挥舞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爷子越笑越大声,小婴儿的眼睛缓缓睁了开来,跟老爷子对视着,两眼无比的清澈,一点也不像是新生儿那样睁不开眼的样子。

“是个大胖小子!大胖小子!哈哈哈哈!!!”

老爷子眉飞色舞的,一直不断的絮絮叨叨着,手中捧着这个孩子止不住的大笑着。

爷爷……真的是爷爷……

皓天的眼角出现了泪水,不过因为自己的小手有些迟钝,来不及抹去,还是被爷爷看到了。

“哦哟哟,我的大孙子,你怎么哭啦?”

“还不是你这么激动,把孩子吓着了,快给我,毛手毛脚的,抱孩子的姿势都不对,一定是把孩子难受到了。”

老妇人一下子把孩子从老爷子的手中抱了过来,轻轻的拍着自己的后背,皓天的眼中再次看到了那个让自己日思夜想的身影,爷爷奶奶,他们是在自己的疏忽大意之下,才离世的,因为自己的过于善良,让敌人对于自己的家庭有了可乘之机。

皓天索性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让自己看到爷爷奶奶的脸,但是嘴角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眼角,还挂着两滴的泪水。

没错,是幸福的泪水。

“哎呀呀,小宝宝是不是累了啊,好好,我们去睡觉觉咯~”

在老太太的一句话之下,原本吵吵闹闹的走廊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就连走路都是静悄悄的,没发出一点声音,生怕吵到怀里的小宝宝睡觉一样。

不过看着一大群的家属蹑手蹑脚的在走廊上走路,还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啊。

“先放一下,咱们出去说话。”

老太太有些舍不得的将皓天放在了育儿室里,然后转过身命令众人出去,走到了外面,不过幸好这里的隔音效果不算太好,皓天还是能听清楚外面再商量什么的。

“哎,之前听弟妹怀孕的时候,怎么看怎么像女孩子,所以取了不少的女孩子的名字呢,这会儿的话,估计的重新想一个名字了。”

“是啊是啊,这孩子估计天生不凡,现在已经是午夜正好十二点,名字尾部加一个夜字。”

“对对对,那,姓的话,就姓臻吧,至秦——臻,代表着他以后会坚贞不渝,至高的意思,怎么样。”

“好好好,臻夜,这个名字好啊!”

在众人的欢声笑语中,皓天的名字,被换成了,臻夜,而他这一生不平凡的故事,才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此时躺在床上的臻夜,也终于真真实实的体会到了,这个不是梦,这个是现实,他由衷的感谢老天爷听到了他最后的祈愿,能够让他有再来一次的机会,那么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臻夜和妈妈再医院待到了满月的前一天才回到家,并不是身体不好,娘俩的身体好的不能再好了,只是家里的老爷子和老奶奶有些不放心孩子。

估计是之前提前睁眼的时候把他们俩给吓着了,害怕孩子提前睁眼会不会留下什么奇怪的病根所以要留在医院里,这不,这会儿出来了,老爷子亲自带人驾车到了医院门口接他们娘俩去了么。

这会儿是冬天,老太太这会儿害怕臻夜被冻着什么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吧自己包了起来,跟裹粽子似的,这会儿还把脸给蒙上了,原本还想先看看自家的大院子是什么样的,这一蒙上,估计得靠自己以后摸索了。

老太太也不觉得累,抱着臻夜的那个步伐甚至都快飞起来了一样,把当军的老爷子远远的甩在后面,这老爷子有时候就琢磨着,到底谁才是当过兵的。

一进家门,脸上被包裹着的东西一下子就被掀开了,这会儿老太太还在不停的东摸摸西摸摸的,还害怕自己走路太快把小宝宝的脸给冻着了还是咋地。

跟在后面的几个保姆也连忙把收力的东西给收了起来,转身快速的将一些母婴的用品拿了出来。

老太太一直抱着臻夜不肯松手,越看越喜欢,老爷子只能可怜巴巴的跟在后面,希望着她啥时候包累了可以让给自己抱抱,自己还想看看自己的这个大孙子呢。

而多亏了这些家人的照顾,在上一世有些怕生内向的臻夜此刻已经基本上对于周围的人很熟络了,而且也学会了一些婴儿的正常动作和该有的做法,至少看起来不会像一个怪胎吧,但是之后就不一定了。

所以现在臻夜还是努力的笑了笑,是为了告诉奶奶自己还是很舒服的,免得被扒光了检查,毕竟现在在这个里面除了尿不湿以外什么都没有,原本自己想着要自己爬取卫生间上厕所的,结果每次都被抓回来换上尿不湿,以至于被扒光了换尿不湿的时候都恨不得羞耻的昏过去算了。

看到自己的大孙子朝着自己笑了笑,老太太自然也就转移了开包检查大孙子里面有没有不舒服的东西的注意力,开心的跟周围的人炫耀自己家的大胖小子有多好。

不过臻夜也算是很幸运的,周围坐着不少的孕妇,可以证明臻夜是第一个出生的,也象征着以后他会有不少的兄弟姐妹了。

臻夜看着奶奶转移了注意力的时候才松了口气,幸好没有学上一世看到的那些重生小说,刚出生就会说话,而且也根本学不了啊,这小婴儿刚出生连做个基本的动作都很难好不好,还想说话?

算了,还是不多说什么了,只感觉现在心很累——

大人们忙忙碌碌的准备开饭收拾东西,而臻夜也是闲得无事干只能观察起周围的家具摆设,和前世的自己家里基本上没什么差别,看着还挺宽敞,差不多和以前家里照片里的摆设差不多,大概在过个几年就会重新摆放一遍的吧。

虽然他不能开口说话,但是每次看到爷爷带过来的人,还有身上的那些肩章什么的自己都很清楚,也能分得清哪些大小官衔,哪些是和爷爷走得比较近的人。

和那些人不一样的是,爷爷每次看自己的时候都在不断打量着自己,似乎在想些什么,不过估计爷爷是带兵打仗的军人,估计是在想自己是不是一个当兵的料吧。

对于男孩子,一般家里面人都会这么想才对,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上一世的自己可是被家里面如逼惨了,一到了成年的日子就像让他去当兵——

然后不断地在耳边催,想想就头大。

爷爷趁着奶奶把自己放在了摇篮里的时候,悄**的溜了过来,不顾场合的在自己的脸上啄了一口,然后一溜烟跑回了厨房,臻夜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都有些摸不透爷爷到底在想什么了。

爷爷臻国是军区的一把手,也可以算是首长,军营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那种,爸爸就不一样,爸爸臻生是一个商人,不过他做生意很成功,时常受到家里人的夸赞,而且也很有商业头脑,什么事情都能被他说成是一笔交易。

会不会以后卖儿子?

算了应该不可能。

妈妈是个钢琴家,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她就经常的坐在病房内消过毒的钢琴上轻轻的给自己演奏钢琴曲,是不是想以后自己传承她的钢琴艺术?

不排除这种可能啊……

不过,大家都没有变,原本自己上一世的错误就是从家里面的生意开始的,也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不够拥有足够的力量,太过善良的原因,所以这一世,他不会再留给敌人任何的可乘之机了……

他要亲手,保护他的这个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