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魔罗树达到成熟期还有:55:26:55】

魔罗树的扩张范围已经覆盖方圆二十里,并以更加夸张的速度向外扩张。

黑木林有四成土壤被吸干,黑木树植被覆盖范围锐减五成。

包括雷狼族群在内,黑木林间的妖兽皆已丧失栖息地,目前处于流离失所的状态。

另一方面。

陆不平挖坑工作已经进行到接近尾声。

目前在黑木林间挖出的坑洞已有五千余个。

其实这活原本陈安宁是打算交给晚饭去的。

毕竟是犬科,刨坑自带天赋加成。

可这小狐狸腿断了一根,到现在还没痊愈,所以只能拜托陆不平当工具人了。

事实证明陆不平也在不断地提升自己的效率,挖坑这事他一开始还真不怎么习惯,但时间久了,对他而言就像是练剑一样。

在挖坑的同时还能锻炼自己的御剑能力,陆不平便是从最开始的不情愿变成了现在一提到挖坑就满脸兴奋——那模样简直就像是挖入迷了似的。

陈安宁甚至在考虑以后挖矿的时候要不要带上他,反正他自己也挺乐在其中的。

而城主府所招收的器工也开始不断发力,在段间雪与卢伟二人的监督下,新式飞盘手雷的数量已然飞速增长到了四千九百余个,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攀升。

与此同时。

那经由数位六阶阵术师构建的阵法也初具雏形。

蔚蓝色绝美的真气弧线围绕黑木林外侧整整一周,如同包围般将黑木林笼罩。

与此同时,大量极其复杂的真气丝线也开始构筑成一面又一面互相缠绕连接的网,这些真气网又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逐渐完善,最终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宛若城墙般高大的真气壁垒。

每一座真气壁垒都有数十米之高,宽度更是尤为惊人,四面真气墙壁互相呈九十度垂直贴合,慢慢地凝衍成一道真气构成的方体密闭空间,将黑木林围在中央。

现在的阵术师们正在攻克最后的难关。

那就是顶端的“封盖”。

由于陈安宁的要求是【封闭的限制空间】,因此只是四方区域笼罩根本不足以构建成封闭区域,毕竟正方体共有六面,除去自带的地面之外,上方还需要一个封盖来将整个空间隔绝封闭。

这一步是最难的。

由于流动的真气很容易引起这方天地内真气的震荡,而每一块真气墙壁都是由大量真气与阵法的法决构筑而成,因此在拼接之时,往往需要付出大量精力来避免出现真气紊乱现象。

四方真气墙壁互相贴合,每一面真气墙壁都需要和另外两块墙壁接触。

而封盖不一样。

它需要与四个墙壁同时接触。

换而言之,阵术师们要在完成封盖的基础上,不让真气墙壁崩塌紊乱,要同时处理四个接触面的真气,这对于阵术师们而言,是一场莫大的考验。

……

……

【距离魔罗树达到成熟期还有:12:05:27】

最后六个时辰。

时间来到最后六个时辰。

近万的坑洞已然在黑木林内显现。

自上而下俯瞰,便像是千疮百孔一般。

魔罗树的藤蔓覆盖面积已经达到黑木林的七成,黑木林间几乎所有土壤都被吸干。

视线望去,便是一片荒芜。

此时。

是夜晚。

陈安宁顶着寒风,裹着衣服,已然来到了百花城外。

视线前方是早已伫立而起的庞大真气墙壁,陈安宁仔细地审视了一眼。

那墙壁虽然高大且宽,但是由于只是六阶阵法,因此厚度十分堪忧。

不过陈安宁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些,只要能够短时间维持住形状就没问题。

“可算来了。”

身披铠甲,立在月色下的罗青峰如同沙场战神般展现出不凡的气场。

他上前轻轻拍拍陈安宁肩膀,脸上带着几分沉重:“已经开始了。”

陈安宁微惊:“这么快?不再等等?”

“我们需要提前做好准备。”罗青峰端正了神色。

他带着陈安宁来到真气墙壁的边缘,站在那偌大的真气墙之下,陈安宁才深刻地感知到这面墙壁是何等的庞大。

透过墙壁,陈安宁可以看到大量的城主禁卫正在黑木林间穿行。

他们的身上都携带着新式飞盘手雷,并小心翼翼地,十分谨慎地将飞盘手雷一个接一个地安置在陆不平事先挖好的坑洞之中。

陈安宁只是粗略地扫了眼,确认他们没有操作失误,不小心引爆手雷过后,便是将目光垂落在了那紧挨着真气墙壁的紫黑色藤蔓。

接近成熟期的魔罗树,仅仅是一根藤蔓,便有近二十米高,宽厚程度更像是数栋并列起来的房屋,那藤蔓的表面还不断地流出疑似黑水的东西,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不祥的气息。

陈安宁问道:“手雷安置了多少了?”

“三成不到。”罗青峰回答:“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共计九千五百个飞盘手雷能在天亮之前埋完,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靠近魔罗树中心的地带很危险吧?”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罗青峰笑着点点头:“确实如此,不过我们有御剑手段,尤其是道剑山来的那两位,御剑手法都颇为不错,运输手雷的速度也相当快。”

话语至此。

天空中一道明亮闪光飞窜而出。

陈安宁抬头,只见得一抹飞剑承载着大量飞盘手雷直接飞往魔罗树重心地带。

而那体态稍显稚嫩娇小的少女则是在清风中撩起鬓角发丝,脚下乘着另外一把灵剑。

似是察觉到了陈安宁的视线,她回过头来,十分激动地对陈安宁招了招手。

“陈大夫!我好兴奋啊!”

“这是我第一次埋雷,感觉好爽!我已经等不及要看等会儿爆炸时的烟火啦!”

说这话的人自然是咱们的小天才段间雪。

陈安宁苦笑地扯了扯嘴角:“你专注点,别给我整活了。”

“放心啦,我超稳的!”

段间雪对陈安宁伸出大拇指,露出爽朗的笑容:“这可是大爆炸的绝佳机会,我不会搞砸的,毕竟搞砸了就看不到大烟火了嘛,诶嘿嘿……”

说着说着段间雪这丫头脚下就一个趔趄。

两腿岔开,她便就这么直落落地坐在了剑身上。

隔着好远陈安宁都能感受到段间雪的苦痛——如果她是男人,这下足够鸡飞蛋打了。

不过好在肉体上的疼痛并没有让段间雪操作失误,她御剑操纵的飞盘手雷依然安稳地被放入了坑洞之中。

“应该没事吧。”罗青峰也颇为无奈地瞅了眼小天才段间雪,旋即便又问陈安宁:“我听闻你娘子身体抱恙,近来可好些了?”

“姑且算是好点了。”陈安宁温和地回答,想起了前些天萧念情企图捉弄自己却被反杀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精神得很。”

“是嘛。”

罗青峰闻言,脸上浮现出几分安心之色。

他也不自觉地想到了在家的妻子,那个向来被自己称呼为母老虎的女人。

这位百花城城主深吸了口气,屏息凝神,狠厉的双眼中倒映出魔罗树的藤蔓。

“那作为丈夫,就更不能失败了。”

陈安宁深深地看了眼罗青峰。

哪怕罗青峰常常念叨自家老婆有诸多缺点,但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那些所谓的缺点也是他最喜欢的地方。

就像陈安宁同样喜欢萧念情的冷漠,喜欢萧念情的不坦率,喜欢萧念情的小脾气。

有些时候人就是这么双标,喜欢的人做坏事也可爱,讨厌的人做好事也很怪。

所谓的私心,大抵如此。

就像陈安宁的私心只为萧念情一人有,罗青峰的私心也同样只为他妻子有。

尽管身份不同,地位不同,但至少在此时此刻……

陈安宁和罗青峰一样,都是那守在家中那位女子耐心等待归来的丈夫。

“时间差不多了。”

陈安宁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开始投放粉尘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