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还有何事吩咐?”

清竹胆战心惊的转过头。

都说老妖怪们都是喜怒无常的心理变态,如今她终于认清了这点。

刚刚才答应放她离开,可现在转眼之间就翻脸不认账?

该不会这老妖怪看中了她青春靓丽的躯壳准备夺舍,或者干脆要将她收在身边当个端茶倒水的暖床丫鬟吧?

妈耶。

想想居然……居然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她是颜狗。

面前的老妖怪看上去的确是够狼狈,可五官和底子都在那儿摆着,稍微养一养把身上的伤痕去了,再补充补充营养……绝对能出落来个漂漂亮亮又可爱的少女才对。

这么想想也不亏?

清竹想着,忐忑地听候老妖怪发落。

“此地是南方荒野,乃东胜神洲之中?”

“是,”清竹心有疑惑,可还是老老实实回答,“荒野本就在东胜神洲之中,如今的位置正巧在我凌霄宗山门脚下不远,大约是东胜神洲正中。”

“距中土有多远?”

“很远,中间正隔了白帝子的妖域,幅员辽阔,打横穿过也有万里之遥,更何况妖域不算太平,又都厌恶人族,一路上过去自然容易横生事端。”

白栀点了点头。

心里有过大概估算,刚醒来时也通过对周围气息和环境的感知判断出所处的位置,可现在确认之后还是不免头疼。

中间隔着白帝子那丫头啊。

孽缘!

即使是身为白大剑仙,人称莫得感情钢铁剑人的白止都曾经为那丫头头疼至极,可现在居然还要穿过她的地盘?

难办。

久违的,白栀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又突然想到什么。

“你那凌霄宗是二流宗门,应当有跨洲渡船吧?”

她问。

清竹便小鸡啄米般点头:

“是的……宗门中便有跨洲渡船,只是在老祖手中,平时不常使用。”

“为何?”

琳琅天地庞大,地域面积广袤无垠,即使是被划分为八大洲之后,各大洲之间依然难以通过寻常的交通方式连接,因此便有专精科研的修道者研发出了能于虚空中航行的虚空渡船,以此作为各大洲之间互通有无的手段。

而这些渡船造价着实昂贵,也只有各大洲掌握了绝大部分资源的一流二流宗派势力才有能力和资格建造。

白栀但是对凌霄宗这个名字多少有些印象,也清楚坐落在东胜神洲正中这片南方荒野之中的宗门自然会匮乏物资,可这样一来不正应该更加依赖虚空渡船与其他各大洲的宗门交易以获取资源么?

她想着,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女子。

而清竹的表情僵住,又带上了些尴尬的意味,小声嘀咕道:

“我宗……因为弟子人员匮乏的缘故这些年有些衰落下去……据说已经快从二流宗门的位置跌落下来,而跨洲渡船启动所需要的灵石数量又太过恐怖,所以老祖他……他已经很久没有启动过跨洲渡船了。”

着实不是什么好宣扬出去的话。

可既然是老妖怪主动问起,为了小命着想清竹也只能老老实实回答。

“嗯。”白栀点头,“那带路吧。”

“诶?”清竹傻在原地,“带路?”

“当然,”白栀一脸理所应当的自然表情,“我又不清楚凌霄宗的山门在何处。”

所以就要让老娘来当这个带路党吗?

清竹腹诽。

可她又抬起头,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问:

“所以前辈您是要前去晚辈宗门借用跨洲渡船吗?”

“自然。”

“可启动渡船所需的灵石……”

“我来提供。”

“好……”清竹几乎欢呼起来,可又把快到了嘴边的欢呼声咽下去,稍微上下打量眼前瘦骨嶙峋的女孩。

她眯起眼睛。

“前辈你……确定身上携带的灵石足够启动渡船吗?”

毕竟不管怎么样看上去就是个小屁孩而已啊!

一身破旧兽皮,弱不禁风营养不良,从头到脚最值钱的貌似就是脖颈上挂着的那串兽骨项链,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提供得起足以启动跨洲渡船的狗大户。

怕不是想要白嫖!

想到这里清竹便暗暗凛然,看向白栀的目光便愈发古怪起来。

该不会是真的吧,这种可能?

到时候钳制住她,以她为人质逼迫老祖启动渡船,然后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并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应该不太可能,毕竟已经是达到青春永驻这种境界的大能,身边无论如何也应当有不少资源和天材地宝才对吧?

这边的清竹陷入妄想和猜疑之中,另外一边的白栀倒是奇怪地看了看她。

从刚刚开始就能从眼前这女人身上感到微妙的恶意,当然不至于威胁到她,可也让人烦心。

而且刚刚她问的话……

什么叫做“足够启动渡船吗”?以她白大剑仙的身份和地位怎么可能缺灵石用,那种廉价的东西不是……

她突然愣住。

等等,自己似乎已经不是那个白大剑仙了。

换了个身体,储物用的芥子袋也自然不可能在身边,就连那柄代表了她剑仙身份的清平乐都留在了剑宗,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现在完全是穷得叮当响。

哦豁完蛋。

可还没等她开口说什么,面前的女人就已经转过头来,笑靥如花:

“我的我的,不应该怀疑前辈的,既然是前辈这种修为已经臻至化境返璞归真的大能,随手应该就能拿出足以启动渡船的灵石来才对。”

“这……”

白栀想多少解释一下。

姑娘你大概是误解了什么,其实我已经一个子儿都不剩了啊。

可清竹却完全没给她机会,直接笑意吟吟打断了她的话说道:

“好啦明白前辈您的意思了,我这就为您带路,只是之前小师妹先行回了宗门搬救兵,待会儿应该就回来了,咱们在这里等着就好。”

“不……”

“对对对不要操之过急,前辈您歇着等就行。”

“别……”

“别担心对吧,没关系,小师妹待会儿一定会回来的。”

“我……”

“您怎么了?”

女人终于发现了她的异样,于是相当热情地问。

而我们的白大剑仙犹豫了片刻,脑海中不知为何突然浮起女儿曾经在她面前莫名其妙嘀咕的两句话。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所以她诚恳地看向女人,下意识脱口而出:

“其实我想打工。”

“啊???”

[未完待续]

——

求收藏和月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