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我妈一整年!

清竹看着眼前的凶兽蹲伏在女孩身前好似小猫小狗一样恭敬地任由她抚摸,竖瞳中凶光已然消失殆尽。

那避水金睛兽甚至还亲近地探着脑袋在女孩身上蹭蹭,然后竖瞳余光转向她,分明流露出某种嫌弃的意味。

她一口老血几乎喷涌而出。

这到底什么情况?

聚气境的凶兽自生灵智,又通通桀骜难驯,除非用绝对的实力压制不然难以驯服,可眼前的这小女孩随口的一句“坐下”就能让避水金睛兽这样的洪荒异种变成舔狗?

难道……

听老祖说过,出门在外碰到两种修道者无论如何绝对不能招惹。

一种是满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天命傻缺,一种是看上去小孩子其实修为早就臻至化境还故意固化外表的心理老变态。

前者是打不死的小强,可多少能讲讲道理;后者性格完全阴晴不定,谁来都没用。

所以老娘人品就这么差?

清竹在心里哀叹一声,看向女孩的眼神微凛,又握紧了手中长剑。

她现在的状态可不怎么样。

动用老祖传下的秘术并非没有代价,相反,这种力量本身就是在强行榨取自身潜能,所以清竹现在只感觉四肢酸软,更不要说刚刚强行收力而带来的剑意反噬了。

仿佛身体被掏空。

所以她沉默,竭力不让自己露出疲态,远远朝女孩拱手道:

“多谢阁下相救,不知怎么称呼?”

“……”

没有回答。

女孩只是平静地转过头来看着她,沉默,然后拍了拍身旁避水金睛兽的长须。

猛兽再度从舔狗化身猛男,在女孩身旁盘绕着蹲伏而下,脊骨如大龙夭矫,一双金睛中透着威严的光。

而女孩轻轻拍了拍它的脊背,转过身,径直向清竹走来。

要来了。

清竹心想。

她竭力调动体内残存不多的力量,但表面不动声色,只是看着女孩一路来到面前。

清脆的脚步声接近。

清竹的视线不由自主向下看去,下意识皱起了眉——女孩竟是赤脚一路前来!

心理老变态竟然恐怖如斯?

不对!

远远看去不清楚,但是接近了看,女孩着实不像是什么多智近妖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

简陋甚至称得上褴褛的破兽皮衣,小臂乃至大腿裸露的白皙肌肤上都有或多或少的不明显伤痕,瘦骨嶙峋,一头黑发乱糟糟又枯黄,像秋日路边已然衰死的野草……只有那双眸子纯净无暇,通透得像琉璃一般。

倒像是个风餐露宿的野人?

清竹想着。

可依然不能放松……偌大的琳琅天地,无数的修道之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所以就算是出现一两个封闭了记忆红尘炼心的大能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她再度拱手道:

“不知是何方前辈在此修行,在下凌霄宗弟子清竹,本无意惊扰,若有失礼之处还望前辈海涵!”

可仍然没有回应。

女孩只是一路走来,在清竹胆战心惊之间终于在她面前停下脚步,然后抬起头。

那双琉璃般的通透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

吾命休矣!

清竹在心里哀叹。

没想到老娘还未抱得美人归就要香消玉殒了,真是可惜,琳琅天下如此之多的萝莉御姐少女人妻都还见识过疼爱过……真是天妒英才红颜薄命!

如此想着,她再度划开拇指肌肤,殷红的血液渗出,正待将之涂抹在剑格上激活秘术,殊死一搏拼出个鱼死网破之时,女孩却终于开口了。

“白栀。”

她说。

“……诶?”

清竹不明所以。

女孩便歪了歪头,再度重复道:

“白栀,黑白的白,栀子花的栀。”

上一世白大剑仙原名白止,如今重生了,那就干脆给自己取个多少差不多的新名字得了。

便是白栀。

清竹呆萌地眨了眨眼,又呆愣了片刻,好像终于听懂了眼前女孩的意思,不由咽了口唾沫,试探着问:

“前辈的名字是白栀?”

女孩便点点头。

绝了!

并没有否认前辈的称呼,说明确实是活了千年的老妖怪,可这老妖怪性情十足古怪,还以为她凑近了要对她如何如何,结果却只是为了告诉她自己的名字?

但不得不说,刚刚这老妖怪歪头告诉她名字的那一瞬间……

很可爱。

可是不行!

绝对不能对这种老妖怪心动,就算清竹她是发誓要征服琳琅天地中所有萌妹子的女人,也绝对不能对这种已经过了保质期的老妖怪生出什么非分之想!

所以她按捺住沸腾的心绪,收剑入鞘,恭敬道:

“凌霄宗弟子清竹见过前辈……此前不知前辈在此修行,多有得罪,还请前辈见谅。”

“无碍。”

看来还蛮好说话的?

原来以为是老祖说过的心理老变态,结果是一好相与的前辈,说话也客客气气又能讲道理。

清竹下意识松了口气,道:

“那多谢前辈……若无事的话在下便先行告辞了,毕竟家里还有衣服晾着没收,晚辈要及早赶回去收衣服才行。”

说完她相当紧张地看向面前的女孩。

相当扯淡的借口,可一路观察来发现眼前的前辈似乎懵懵懂懂,对大部分事情都漠不关心——说直白点就是天然呆和蠢萌,所以突发奇想用这样作死的理由尝试一下。

毕竟作死一时爽,一直作一直爽。

而果然。

自称白栀的女孩平静地点了点头,道:

“自无不可,请便。”

“嘿嘿嘿,多谢前辈。”

“不客气。”

女儿曾教过白栀听人道谢后要说声不客气,虽然莫得感情的剑人并不明白白瞳为何要执着于此,但终究是乖女儿要求的,所以便从善如流,养成了如此的习惯。

只是清竹怔住。

她印象中修为通天的前辈们都是高高在上的模样,视万物为草芥,吩咐人来仿佛理所当然,也自然不会说什么“不客气”,可现在眼前这老妖怪居然如此礼貌……

有种诡异的反差萌。

可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了。

终于能够从老妖怪手中逃出,她便喜不自胜,捏了个剑诀便准备御剑返回宗门。

可好死不死,耳边突然又响起白栀老妖怪阴魂不散的声音。

“等等。”

[未完待续]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