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你说的那头避水金睛兽真的就在此处?”

衣袍飘扬的少女一脸好奇问。

而她身旁同行的女子便微微得意地点头:

“自然,上次与老祖途径此处,正好见到那孽畜在潭边饮水,只是老祖觉得它修为太低,虽是上古洪荒异种却也不配充作坐骑这才放过,可这点对师妹你来说倒是好处,毕竟它不到聚气境的实力也翻不出什么水花,用来当坐骑正好。”

“那可真是太好啦,谢谢清竹师姐!”

少女一脸开心地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精致的容颜便透出一股子的率真和明朗来。

真可爱啊。

清竹这么想着,便决定待会可一定要在小师妹面前好好表现表现,就算不能抱得美人归也要多少赢得些好感,毕竟凌霄宗全宗上下基本都是男弟子,少有的几朵娇花也早都有主,只剩下眼前这仅存的硕果。

和尚庙里僧多粥少,生活实在是艰苦异常,偏偏万绿丛中的那点红还摇摆不定若即若离,所以一群气血方刚的年轻男弟子便只能苦逼地相依为gay,这样的生活慢慢持续下去,也不免有部分兄弟诞生了些奇妙的想法,觉醒了有趣的念头。

可剑修直男还是挺多。

清竹一边回想着前些天大师兄看她的炽热眼神还有一脸害羞表情跑过来献殷勤不怀好意的师弟就一阵头疼。

男人何必为难女人,一群和尚报团取暖相依为gay不好吗,要知道同性才是真爱异性只是为了繁衍后代!

总之,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和性取向,清竹绝对要全力以赴。

“咱们下去吧,”她建议,“先在湖边布下阵法,以防那头孽畜逃脱了去。”

“好,都听师姐的。”

小师妹仍然一副笑眯眯的可爱模样。

这也忒可爱了,洒家愿意为小师妹你做牛做马啊!

清竹在心里咆哮,再想想宗门里一群对她心怀不轨的师兄弟,差点当场老泪纵横哇一声哭出来。

但毕竟是大宗门弟子,所以她还是很好地掩饰住了自己的内心波动,风轻云淡地捏了个剑诀驱使飞剑载着她落下。

密林中的幽潭颜色深沉,又平静得如同镜面,可密林中分明有微风拂过,所以潭水自然不可能如此平静。

事出反常必有妖。

清竹面色微凛,捏起剑诀,背后的长剑便自动出了鞘。

“伏水阵,起!”

一声轻叱。

长剑倏忽之间便来到幽潭顶,剑身铭刻的铭文闪烁,光华大放,无形的阵法便瞬间笼罩了整座幽潭。

清竹这才微微抚了抚额头沁出的冷汗,抖了抖水袖,不无得意地转头看向小师妹:

“完成了,老祖亲自传下的伏水阵乃是克制此等水族的天敌,现在整片潭水都被笼罩,谅那避水金睛兽就算是插了翅膀也飞不出去。”

“师姐好厉害!”

“嘿嘿,过奖过奖,只不过是老祖布下的课业而已。”

虽然嘴上这么推让,可清竹心里自然是得意的。

修仙新时代,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就算主业是剑修可依然要发展其他副职业,毕竟能够适应修仙新时代的只有博百家之长的复合型人才——话是这么说,可就算是在天才辈出的凌霄宗中,同辈能够像她一样在聚气境把阵法也兼修到三品的人才也就一位。

能够大胆涎着脸跑过来舔凌霄宗上下唯一一无主朵娇花,她自然也不可能是什么泛泛之辈,倒不如说肯定也有两把刷子才对。

不过还是正事要紧。

嘴上吹得再厉害也不如手底下见真章,她比其他人都清楚这点。

所以手上剑诀再动,伏水阵便覆压而下,誓要把那避水金睛兽拿下。

等到把这头威风凛凛的避水金睛兽捉到送予小师妹做坐骑,那好感度肯定咔咔得往上涨,到时候再故意制造些意外刷刷好感度,最后抱得美人归岂不是美滋滋?

清竹表面风平浪静其实心里都快把他和小师妹的孩子起好名字了,分心二用倒是乐在其中,所以一时间忽略了周围环境的变化。

所以在小师妹拍拍她肩膀用颤抖的嗓音叫她的时候她还一副如梦初醒的模样,下意识安抚道:

“这么急嘛,没关系的,师姐的伏水阵已经快包到潭底了,就快把那头避水金睛兽给小师妹捉到了。”

然后继续埋头操控阵法。

可小师妹并未回话,只是肩膀又被人拍了拍。

她这才终于转过头,有些无奈地用宠溺的口吻安慰:

“快了快了,别急啊师妹,这种事情可不是只要心急就能够完成的,切勿操之过……哎呦卧槽!”

到了最后已经变成突兀爆出的粗口。

因为搭在她肩头的根本就不是印象中小师妹修长纤细又白皙的玉手,而是一只满是鬃毛指甲尖锐如刀的大爪子。

哦豁完蛋。

清竹心里一凉,又下意识抬起头看去,便正好与肩后那对灯笼大的金色瞳孔对视。

是那头本应该待在幽潭之下的避水金睛兽。

如今它正好好地站在清竹背后,粗壮且肌肉虬结的一条腿搭在她的肩上,指甲从脚掌中弹出,在清竹脸颊旁不足一寸长短的地方闪着寒光。

“……我要说这是个误会你会相信么?”

清竹哭丧着脸道。

她相信眼前这头避水金睛兽能听得懂她的话。

妖类本身不需修行,更何况是有上古洪荒异种血脉的避水金睛兽,它们进阶的方式只是在力量积蓄完毕之后接受劫难,每渡过一次劫难为一个境界,而青竹上次与老祖见到这头避水金睛兽时已经确认了它是度过一次劫难的筑基境,必定诞生了灵智。

所以肉眼可见的,眼前这头孽畜的脸上露出人性化的残忍笑容来,一双熔金似明晃晃亮着的眸子里也隐隐透出凶戾的光。

正是这表情让清竹得知今天这档子事绝对不能善了了。

那就动手!

她隐藏在宽大袖袍之下的左手捏了个剑诀,眼中精光一勺,澎湃的剑光便从身上轰然爆发。

护身咒!

虽是烂大街的不入流剑术,可用以抵御避水金睛兽的功力也已然足矣!

如此想着,她缩肩,整个人身形跌下去,默念轻身咒又抓了身旁小师妹的手,脚一蹬,两个人身形瞬间鸿飞冥冥,再出现时便已经来到了三丈以外。

可依然免不了被避水金睛兽近在咫尺的利爪挠了一记。

火花迸溅,那利爪坚逾钢铁,虽然只是随意一抓而已就已经轻易击破了护身咒。

所以清竹的脸色愈发阴沉难看起来。

“两次劫难,聚气境界?”

她又转过头去看向小师妹:

“万万没想到这孽畜竟然已经渡过第二道天劫成就聚气境界——妖类单打独斗的能力本就强悍,起码前几个境界是如此,更何况避水金睛兽是洪荒异种,你我两人配合都不一定能降服……师妹你先走让我来断后!”

这么说着她多少感觉还不够英雄气概,正想着要不要再补上两句什么好耍耍帅,可没成想身旁已经没有了小师妹的影子。

人呢,我刚刚还搁这这么大一个小师妹呢?!

她正一脸懵逼之时,远处却遥遥传来小师妹的声音:

“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师姐你加油!我这就去宗门搬救兵,你可一定要坚持到我回来啊!”

“啊???”

清竹一脸懵逼。

她心说我刚刚只不过是走个流程而已,大姐你不应该一副十分感动的亚子然后拒绝我的提议,表示同生死共患难留下来跟我一起迎击避水金睛兽么,怎么现在直接就脚底抹油溜了?

绝了!

可耳边却已经闪过凌厉的风声,她下意识偏过脸,凌厉的水刃便斩断了她一缕发丝拂过,又余力未消,轻柔地切断两颗参天大树才堪堪停下。

清竹转头。

幽潭之水弥漫,如同大幕升起,几乎将整片密林都包裹起来。

避水金睛兽竖瞳中掠过嘲讽之色,又狰狞地张开大口。

咆哮!

水雾弥漫,然后化作漫天水刃,将清竹所有能想到的逃脱路线封锁殆尽。

所以她只能沉默,握紧手中长剑剑柄划破拇指肌肤,将殷红的血液涂抹在剑格的铭文上。

一人一兽对视,水雾和剑光升腾,天幕一分为二显出狰狞的形状。

大战一触即发!

可刚刚被水刃斩断的树丛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

沉寂的气氛被骤然打破,清竹和避水金睛兽下意识转头,就看到披着破破烂烂兽皮的少女从树丛里直挺挺地冒出头来。

诶?

一人一兽相继陷入懵逼。

可还没等清竹开始考虑这南方荒野之中怎么会突然出现个小女孩,那野人少女就已经转过头看向避水金睛兽,一对格外明亮的眸子像灵石一样闪闪亮起。

她从草丛之中走出来,手里拎着根像是在河边随便捡来的小木棍,直直往避水金睛兽那边过去。

“危险!”

清竹下意识喊。

可已经晚了。

女孩已经来到避水金睛兽面前,睁大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眸子中好奇之色闪烁。

不行!

这哪来的小孩子,这么突然冒出来……虽然清竹自认为不是什么绝对的正人君子,可也绝对无法坐视一个小女孩这样惨死在避水金睛兽爪下。

她终于不再犹豫,禁术发动,拔剑而去,剑光炽盛呼啸而起!

斩秋一一一……剑?

清竹停下步法,目瞪口呆。

因为女孩脆生生地喊了句“坐下”。

因为庞大狰狞的避水金睛兽已经一脸懵逼不由自主地像条大狗一样乖乖坐下。

因为女孩终于平静地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避水金睛兽的长须,点头。

“乖。”

她说。

[未完待续]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