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记住就最好。我先给你念一遍,你能记多少就记多少,记不住就问。可千万别记差。”

苏迹说着,先在心内复习了一遍总纲的心法口诀,刚要说给楚玲花听。

楚玲花打断了问道,

“你不能亲自教锦云么?”

苏迹一愣,便苦笑起来。

“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时间。”他解释道。

他得去京城,有些事情的“真相”还没有搞清楚,有个很重要的人还没有见到。

“喵。”

楚玲花轻微的点了点头,她似乎露出了惋惜的眼神。

“怎么?才认识这么点时间,你就舍不得我啦?”

苏迹地笑变的很流氓。

“哼喵。”

正如苏迹所说,楚玲花的哼唧能代表许多种意思,如今就是不屑的哼唧。她说道,“没有的事,只是怕我学艺不精,教岔了就不好了喵。而且——”

在结尾,楚玲花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句,“你对我挺好的喵。”

不管是不计较自己的偷窃行为,还是为了救锦云愿意把九阳神功这种绝世武功交出来。

刚刚认识就要分别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最后这句话的声音很轻,轻到说出口就飘散在了空气中。

苏迹依仗着自己因深厚内功而获得的极佳听力才听了个大概意思,他继续苦笑起来。

这是没有的事。

若是你能知晓当年“飞影门”事件的始末,恐怕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毕竟。

苏迹没有把这话说出口,“毕竟”之后的事也没有再想下去。

他重新振作了一下心情。

“这玩意,只要练过武基本上都能学得会。”苏迹说。

就是学的快或学得慢的事情了。

苏迹学会九阳总纲花了不到十天,想来锦云就算没那么快,多个三倍时间也能学个大概。

“有这么好练喵?”楚玲花似乎在嘀咕着什么,接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惊喜的问道,“这么说来,我也能学九阳神功了吗?”

苏迹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哇喵!”

楚玲花轻功很强,但内劲却差的可以。如果能学会神功九阳就能弥补自己最大的缺点,到时候自己行走江湖岂不是无往不利?

嘻嘻,到时候岂不是能够比肩盗圣?

西有白盗圣,东有楚飘香?

哦,顺便说一下“夜飘香”是楚玲花给自己取得外号。文雅而且响亮,直接对应当年的盗帅楚留香。

可惜本事不够,一直没能打响名声。

但如今九阳神功一学,那就是直接起飞的节奏了喵。

楚玲花捂住嘴巴,偷笑着发出了细碎的声音。

还未学会神功,她却已经做起了春秋美梦。

苏迹倒是猜中了楚玲花心中所想,直接两个白眼甩给她。

“是了,之前跑一百里你能差老白五十里,学会后就只差四十里了。”

一听此话,楚玲花便泄了气,用幽怨的眼神看着苏迹。

苏迹却是一叹气,一耸肩说道,

“大侠不是这么好当滴,你啊,还是图样图森破。”

再说,当年他离开关中的时候把总纲交给过一个姓祝的姑娘,而那个姑娘正好是老白的师妹。

说不准人盗圣现在也会点九阳皮毛。

那你就还是差五十里了。

(我记得无双是会九阳神功的!!我要补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