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茨杰拉德领地的危机还在继续,前领主雷兰德已经身亡的消息,暂时被封锁了。奥斯塔在领主府邸那里发现了真相,也成功从酒窖里,把大小姐蕾娜以及她手下的十几名雷鸣骑士团成员,美少女骑士们给救走了。但是,奥斯塔也选择了继续隐瞒事实的真相,这是现阶段唯一的最佳选择了。

杰拉尔城并不安全,这座失去领主的城镇,在日渐逼近的丧尸包围下,势必会成为下一个无序之地。格鲁斯莫尔帝国方面能派来的运输船有限,不可能把全部人都带走的,大部分居民,最终结局,都会是困守杰拉尔城镇等死。而且,万一获知领主雷兰德伯爵已经死去的消息后,格鲁斯莫尔帝国有很大概率会选择放弃这片领地,海上运输成本巨大。

奥斯塔救走蕾娜后,马不停蹄的撤出了杰拉尔城镇,要不是需要征求一下蕾娜大小姐的个人意见,奥斯塔都想直接把人带回自己的领地,布洛姆菲尔德地区去安置了。那里绝对安全,只是不征求一件就把人带走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变成奴隶贩子了,虽然现在也差不多。

“附近能找到安全隐秘的地方么,最好靠海边,遇到什么突**况的话,我们还可以找船。”

“奥斯塔大人,地图上标注有一处渔村,就在不远处,应该符合您的要求。只是,渔村里的村民们好像都逃走了,安全方面不敢保证。”

“这个不用担心,就选那个渔村了。克莉丝,有你们在的话,问题不大的,先检查一下环境就行了。”

合适的地方并不难找,杰拉尔小镇周边区域,目前都算是暂时安全的,丧尸的注意力,都被人流吸引了,朝着杰拉尔小镇的方向赶去,很少有漏网之鱼躲在附近村落城镇里徘徊。奥斯塔按照手中地图的指引,很快就找到了位于靠海位置的小渔村撒克里。

撒克里村位于菲茨杰拉德领地海岸线一带,距离首府杰拉尔小镇不远,说是小渔村,实际上,也是一座有着上百户人家的村落,说小算是谦虚了。奥斯塔到达这个村落的时候,村庄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地上杂物很随意的散落一地,看上去显得十分狼藉。

撒克里村的村民们早就逃亡了,只留下一个人去楼空的渔村,村子靠海的简易码头上也是一片空荡荡的景象,原本停泊在码头上的渔船,都成为渔民们逃亡时的工具被带走了。这些渔夫本身是有一定优势的,不需要像大部分难民那样拥挤到杰拉尔城镇那里,苦苦等待格鲁斯莫尔帝国官方派来的救援船队,渔民们可以自救,主动权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奥斯塔对这个临时落脚点还是很满意的,没人的话,也方便他行动,蕾娜小姐以及她手下雷鸣骑士团成员,那些美少女骑士,她们现在这幅糟糕而诱人犯罪的姿态,不太好让外人看到。奥斯塔很快就找到了撒克里村里面村长的房子,把那里选为自己的临时据点。

村长的房子十分好辨认,一般来说,全村最好的房子就是了,撒克里村的村长之家,修建在村落里最靠海的位置,风景不错,能看到美丽的海景,而且,这房子是两层楼的构造,明显比一般村民的房子高了很多,大老远就看到了。

奥斯塔把马车停靠在村长的房子边,在克莉丝她们的协助下,逐一把马车上装着麦芽酒的特殊木质酒桶给卸下来,搬运进了房子里安置。奥斯塔详细安排了分工,索菲娅留在房子里帮忙照顾蕾娜她们,感染源的压制,需要索菲娅的神圣能量辅助。克莉丝去海边生火,点起特别的狼烟,给在海上的海盗女王贝露丝和莉安娜提供指引,让她们在阻击任务完成后,能根据特殊狼烟的指引,派船队来接应自己,奥斯塔不确定陆上通道的安全性,感觉走海上航路明显更安全稳健。

尤莉雅到村口附近警戒巡逻去了,提防有零星的丧尸,会到这个村子里搞事,到目前为止,奥斯塔他们一路上遇到的丧尸,基本上都是行动力缓慢的战五渣,纯粹靠数量优势碾压对手的,单体平均战斗力不行,因此,奥斯塔表现得不是很紧张,感觉自己还能应付,目前的人手暂时足够了。

“蕾娜小姐,你没事吧!稍微等一下,我让克莉丝去海边顺便找食材了,应该能找到一些海产的。”

“奥斯塔殿下,谢谢你的帮助。”

等一切安置完毕后,奥斯塔取下了蕾娜脸上的黑色眼罩,以及限制其说话的邪恶**,身上的束缚道具暂时没有松开,这位大小姐还是感染源携带者,不能随便松开的。蕾娜脸色娇羞,一脸绯红的害羞表情,那对幽蓝色的眸子,都有些不敢跟奥斯塔直视了。幽蓝色的美瞳不知所措的看向四周,就是不敢看面前的男人。

蕾娜原本的性格,是比较强势的,作为雷霆骑士,跟帝国军人差不多,就好像奥斯塔身边的领地军事顾问,女准将玫兰那种性格。不过,在特殊情况下,蕾娜没办法保持原来的镇定从容,刚才奥斯塔让索菲娅帮忙,给蕾娜为首的雷霆骑士团美少女骑士们,稍微放松了一下。被软禁后没办法上厕所,能忍了几天,就算是修炼过的,也撑不住的。

蕾娜害羞的重要原因就是这里了,她不确定刚才的特殊画面,奥斯塔有没有看到,对方看到的话,那她可就无地自容了。奥斯塔当然不会提起这些事情,他很绅士的在一边嘘寒问暖,像是照顾重感冒病人一样,感染问题不用担心,蕾娜她们身上的感染源,被索菲娅用神圣力量暂时压制了,至少不会感染外人。

“蕾娜小姐,能告诉我领主府邸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嘛?说不定我能帮上忙的。”

“这个...奥斯塔殿下,我已经变感染了,活不了多久的,还是别问了,就让我...”

“别说这种丧气的话,我有办法帮你的,请相信我!”

蕾娜一开始的时候有些抗拒和抵触,想要隐瞒什么真相,不过,架不住奥斯塔那绅士一般的温柔,说到底,她现在是毫无反抗之力的状态,根本没有拒绝奥斯塔的可能。对方如果霸王硬上弓的话,成功率接近百分百。

“奥斯塔殿下,请恕我唐突,您要帮我的话,希望得到什么报酬,我不太相信免费的善意,”

“报酬的话,放心,肯定是你能支付得起的,可以先说下领主府邸的事情了吧?”

“奥斯塔殿下,您该不会是想要...”

蕾娜脸色红得发烫,好像是熟透的红苹果一样,奥斯塔语气明显有些暖昧的意味,在提起报酬的时候,他用手轻抚蕾娜那滑腻的脸蛋,眼神意味深长的在蕾娜身上扫了几圈。蕾娜很快就猜到对方想要什么了,不过,这好像确实是自己能付出的报酬了,毕竟领主府邸的财产,都被哥哥雷蒙特男爵该卷走了,那位哥哥丧病到连妹妹的武器装备都卷走了,导致蕾娜现在身无分文。

“蕾娜小姐,我们还是谈正事吧!你再不透露领主府邸的事情,那我只能先考虑做一些有趣的私事了。”

“别,奥斯塔殿下,我...我说就是了,请您先别这样。”

面对奥斯塔的暖昧寻问,蕾娜根本招架不住,差点就在那温柔的环境氛围影响下,点头同意了对方的进一步侵犯行为。幸好蕾娜及时回过神,制止了奥斯塔继续下去的可能。奥斯塔看到目的达成,也就暂时收手了,反正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迟早都是他的所有。

“奥斯塔殿下,唉,我的父亲和哥哥,都是无可救药的罪人,我当初没办法说他们,才酿成了今天这一切严重的恶果。”

蕾娜在提到领主府邸曾发生过的不堪往事时,语气变得很失落,感慨颇多,奥斯塔没有插嘴和打断对方的说话,这种时候,当一位安静的旁听者,在一边默默聆听对方的倾诉和心声,才是最绅士的选择。

蕾娜大小姐作为事件亲历者和当事人,知道的内幕比较多,她没有隐瞒什么,把自己知道的全告诉奥斯塔了。反正自己现在这个羞耻的原始姿态,在对方面前几乎没什么秘密可言,也就没必要刻意掩饰什么。

原来,就在不久前,菲茨杰拉德领地的领主雷兰德伯爵,有一天听手下汇报了一个情况,说是自己领地的卡姆村那里,某个卡里姆斯特人原始部落世代供奉着一块据说能提供无限魔法能量的神秘雕像。这种东西在中大陆本地原始部落人手上,顶多是作为信奉神明时供奉的图腾而已,拿来顶礼膜拜就完事了。

但是,放在其他人眼里,那就是不折不扣的重要战略级道具了,能提供无限魔法能量的雕像,可以用在很多地方,再不济,也能倒卖给不少军事力超强的帝国换取巨额财富或者政治资人情。匹夫无罪怀璧有罪,菲茨杰拉德领地的前领主雷兰德伯爵,毕竟不是什么圣人君子,很快就动了邪恶的贪念。

后面发生的事情,就跟奥斯塔事先掌握的情报差不多了,雷兰德伯爵对外宣称派手下到卡姆村去征税,实际上,他亲自带着儿子雷蒙特男爵和女儿蕾娜大小姐,以及一大批亲卫队军团,到卡姆村去,试图让卡里姆斯特人交出那个神秘雕像。

卡里姆斯特人出于信仰,毫无悬念的拒绝了领主的无理要求,雷兰德伯爵恼羞成怒,不顾女儿蕾娜的反对,跟儿子雷蒙特男爵一起,带领手下亲卫团血洗了卡姆村,抢走了神秘雕像,卡姆村当场就血流成河,村子里尸横遍野,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卡里姆斯特人原始部落成员,尽管他们不畏强权,奋勇抵抗,但是,终究因为敌众我寡的原因而战备,最后寡不敌众,遭到血腥镇压,全村男女老少都惨遭领主手下爪牙的毒手。

诅咒从那时就开始了,那个神秘雕像,自带能把人族转化成丧尸的病毒,相当于感染源。出了卡姆村后,领主雷兰德伯爵手下军队,不断有人异变,瘟疫很快蔓延,把沿途的村落城镇都影响了。很快就一发不可收拾,等返回杰拉尔城的领主府邸后,领主雷兰德伯爵幡然醒悟,自知酿成大祸,自己跟儿子和女儿可能都成潜在瘟疫感染源携带者了,已经没救了。

在最后时刻,雷兰德伯爵快速做了善后安排,立下遗嘱,把领主继承人的爵位,传给在西大陆那边,没被感染接触过的二儿子雷诺斯爵士,之后自己用匕首自尽了,同时也留了另一把匕首,让大儿子雷蒙德男爵为了大义,跟着自我了断,以免变成丧尸后有辱家族的名誉。

瘟疫感染发作,是看被感染者的实力,蕾娜作为雷霆骑士,就算被感染,也能靠意志和实力修为强撑一段时间,托住一阵子。雷兰德伯爵和雷蒙特男爵就不行了,他们的实力比不上蕾娜,肯定会在蕾娜之前感染发作变异的。为了不让蕾娜背上弑父和弑兄的沉重包袱,他们自我了断是两全其美的方式了。

雷兰德领主自我了断前,算是良心发现,发了好几封加急文书给格鲁斯莫尔帝国,让那边安排船舶过来救援难民,能救走一个算一个。他特别安排让自己的女儿蕾娜,实力最强的雷霆骑士作为监督,留守杰拉尔小镇到最后一刻,如果蕾娜中途感染发作,她也会自我了断的。

“蕾娜,抱歉,让你提起了伤心的往事。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出意外了?”

“嗯,奥斯塔殿下,我当初心太软了,没想到我哥他和...我真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