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初冬,谷雨十七,正是少年意气时,他踩着倒北斗,带着小酒壶儿大破太白阵,刚准备出师门闯荡江湖,没想到刚走出三里地就被穿着一身麻衣的师弟师妹追回来,他们哭着对他说,师傅没了,临走时候让他回来做掌门。

多年后他回忆这件事的时候总会想,要是当年没回去,会是一番什么光景。

师门不大,在门内的师兄妹加上师傅也就五个人,现在就剩四了,谷雨是大师兄,在这几个人里他入门是最早的,年纪也是最大的。

也就刚走出三里地,回来的也快,还没入灵堂就看见一个金丝楠木棺材放在大厅,最小的师妹寒露一个人跪在蒲团前面低声的抽泣着,乌黑的头发披散下来,她对着师傅,大师兄从远处看不见师妹的表情,但想必也是悲伤吧。

好好一个师傅怎么就这么没了。

谷雨刚进灵堂,想到这儿就忍不住就鼻子一酸,眼睛一红,泪水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二师弟小满连忙上来给师兄递上一个手帕,擦了擦泪水反而更加止不住了。

师兄一把扔掉,流着泪大声喊道:

“谁在灵堂里面吃洋葱!”

“呜呜呜。”

这回说话的是跪在地上的小师妹,她一回头谷雨才发现这小姑娘梨花带雨,鼓着腮帮子正捧着一个紫红色的大洋葱啃着。

“师兄,我饿~”

哽咽的声音断断续续,让人好不怜惜。

看到这一幕谷雨的眼睛又红了,想起师傅在的时候可从来没饿着小师妹。

“你这丫头,饿了怎么不跟你二师兄说呢,怎么就搁这里啃着洋葱呢。”

谷雨含泪一把抓过这大洋葱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你还小,生吃对小孩子身体不好,让师兄帮你吃,正好我也饿了。”

说罢他的泪水也止不住了,如同不要钱的白开水似的往下流,味道真不错,就是辣眼睛。

小师妹没了洋葱,泪水再次涌了出来,她从地上窜了起来,扑上去一口咬住大师兄的左手。

一时间灵堂内外,一片哭声。

好不凄凉!

......

谷雨已经忘了昨天是怎么从灵堂里出来的了,昨天的一切仿佛一场梦似的,只记得小师妹那红通通的大眼睛,他抬手一看,一个清晰的牙印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师傅仙去后,自己就是太华门的掌门了,谷雨对自己说,一定要照顾好师弟师妹和护山神兽。至于闯荡江湖,就当是一场大梦吧!

今早自己起来的比较晚,可能是因为昨天太过于劳累了吧,毕竟先闯太白阵,回来又操办了整个丧事,最重要的是今早神兽没扯嗓子。

往日太阳刚露头那个家伙就急不可耐的“喔喔喔”的大叫,然后师兄妹几个都得起来练功,由大师兄谷雨监督,没来的,来晚的都要挨打,原来是打屁股,后来他们长大了之后就变成了竹节打手板。

这些都是大师兄的特权!

今早怎么不喊了?难道是神兽有灵,也知道师傅仙去了,今天早晨就管住了自己的嗓子为家师默哀?

谷雨含泪,真是只好兽。

不过还是得去看看,顺路给他喂点谷子,兽舍离谷雨的住处不远,洗漱之后他很快就来到了这里,看到里面的场景之后,他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神兽!

没了!

原本太华门下也就这么几只护山神兽,一只公鸡加上一大一小两只母鸡,可现在谷雨看到了什么?

只有一地火红的鸡毛,鸡呢?

难道遭贼了?这天煞的小贼,欺负我太华门无人吗,要是被我逮到了一定给你好看!

可怜我的护山神兽啊,谷雨悲愤不已,师傅,弟子不孝啊,您刚走一天弟子就将本门护山神兽弄丢了,这狗贼欺人太甚!

“师傅!您放心,那小贼定没有走远,我这就带着师兄弟捉拿此贼!”

想到这里,谷雨怒从心中来,恶向胆边生,对着灵堂方向大声喊道。

“师弟师妹!快快起来,本门遭贼啦!贼啦!贼啦!啦”

不要误会,不是谷雨话多,而是太华门位于大青山翠玉谷内,山谷回声重,平常说个话都要注意声响,更别提现在这样对着远处喊话了。

可是今天有点奇怪,等到回声都消失了,谷雨也没等到师弟师妹的回应,平常这时候他们都出来练功了啊,怎么现在都没人说话。

一股不详的预感出现在他心头,难道这个贼人昨晚不仅仅偷了鸡?!

谷雨发疯了似的跑回了师门。

小满,白露,寒露!你们千万不要出事啊,不然我怎么向师傅交代啊!

房子离兽舍没几步路,他刚跑到这里就看见了一脸没睡醒样子的寒露。

“师兄,你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寒露揉着红红的眼睛,打着哈欠。

“太好了,寒露你没出事就好。”

谷雨紧紧抱住了师妹,十一岁的小师妹身高只到他的胸口,她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师兄,难道师傅去了之后对他刺激太大了,所以脑子坏掉了吗?

“小满和白露呢?他们没事吧?”

“啊?师兄师姐没事啊,昨天夜里就走了。”

“什么,么,么,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