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珀尔监督的目光下,将那瓶幼年恢复药水屯了几口,珀尔见我喝下,还高兴地鼓起了掌。

见珀尔纯真懵懂的和善眼神,我心里隐隐觉得……一直惯着她的纯真下去,说不定也是种坑“娘”行为。

就像现在,我在珀尔的要求下喝这极其不稳定的药水,属实一种坑娘的做法。

不过……说实话,这瓶年幼恢复药水的味道,比起那瓶御姐药水,稍微那么好喝一点点,非要形容的,倒是有点像某碳酸饮料的感觉。

快乐水赛高!

但为了身体安全,我也是没敢多喝。

除了药水味道外,便是年幼恢复药水的某些效果发作得很迅速……比如现在吧,我才刚喝一点,身体便晕乎乎的想要睡觉。

“珀尔,妈妈有点困了想要睡觉,你……一个人在客厅里要乖乖的哦。”

我无奈跟珀尔交代一番,随后转身回房,喝完药困得我走路都不稳了,我开始会怀疑里面是不是有安眠药的成分。

谁知,我刚迈出几步,衣角便被珀尔小手拉住了。

“妈妈回房间,珀尔,也回房间,不打扰,妈妈睡眠。”

珀尔话语断续讲道,听得我有些发愣,这孩子的词汇成长速度属实让我惊叹。不过只要她心境在我控制范围内,那么她恐怖的能力潜力都是安全的。

我摸了摸她的头,珀尔便舒适地眯上眼,很是享受的样子……

哈——

真的有点困了……我打了个哈欠,希望这诡异的药水能别再给我带来“惊喜”了……

回房间后,我倒头便睡,珀尔也乖乖地趴我边上,只要她不嚷嚷“吃奶”什么的,其实都还是挺乖巧安分的,对我的话也是言听计从。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

房间格局恢复成原先的大小,视野也没再御姐状态下那么宽了。

然鹅——

我醒来的第一件事,心里便浮现一种委屈,想要招人陪伴的感觉。

就是很希望有大人陪,有大人抱抱……

我……我也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掀开被子,发现小珀尔正在呼呼熟睡……哼哼,你麻麻我都醒来了,你居然还睡懒觉,你这只小懒猪。

不知道是不是我记忆差错,我突然觉得珀尔身体比原先大了好多——虽然没我那么大就是了,我可是她妈。

我不怀好意地揉了揉她雪嫩的脸颊,弄得她皱皱眉头醒来,然后我才呵呵笑起来:“笨珀尔,起床床啦!”

我……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用ABB形式来说话,但莫名,觉得很可**哦?

“妈妈?”珀尔醒来后揉着眼睛,在看到我后,小脸突然惊讶,拿手指戳着我,疑惑问道:“妈妈怎么……怎么那么小呀?”

小……?哼唧,娇小才是可爱的象征嘛。

噢噢噢,对了,人家突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那么可爱……噗,是身体那么小的原因了——我喝了妹妹给我的年幼药水了呢!

年幼……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自己萌萌哒。

“嘿嘿嘿~妈妈是不是很年轻可爱了呢?”我抓着珀尔的小手,期待问道。

“妈妈……没胸了。”珀尔表情突然很失落。

“哼,你这小家伙。”我不屑地哼唧一声,然后床上爬下来,突然觉得这床好大鸭,比我印象中都大了好几倍倍呢。

我拖着宽松甚至拖在地上的衣服,哼着小曲蹦蹦跳跳到客厅,因为那里有大镜子哦。

“妈妈,等等我。”珀尔也从床上爬下来,屁颠屁颠地跟着我……

我牵着珀尔走到镜子前,看到真正景象的那一刻,顿时愣住了。

年幼药水……年幼确实是年幼了,可是,这效果是不是比御姐药水还要奏效呀?

我看着镜子里快要赶到我身高的珀尔,心里突然很是不服气和憋屈,她还只是个出生几天的小小吸血鬼呀!凭什么……凭什么快要跟人家一样高呀?

我莫名憋气嘴,让珀尔一脸蒙圈地歪着头。

好像……好像使用了年幼药水的同时,也让我的心思也变得年幼起来。

所以……我突然间,突然间就好像找一个叫“妈妈”的人。

可是,我又十分清楚,妈妈和爸爸是科学院的重要研究人物,一年下来,都不来看我和妹妹……

想着想着,我憋屈歪了歪嘴,忍着眼睛里的泪水,珀尔见了,细心地拿着肉乎乎小手帮我擦擦。

“妈妈……不哭不哭。”

“呜哇哇哇!”人家……人家居然被自己的女儿给安慰了!

此时此刻,我不想再当什么职业英雄,也不想再恢复什么正常身体了,牵着珀尔的小肉手,抽噎道:“小珀尔,想见奶奶吗?”

我现在……只想找身边的大人,雪娜姐姐,虽然平时里凶巴巴的,可是我此刻十分希望她能出声安慰陪陪我,或者抱抱我。

听到奶奶两个字,小珀尔眼睛一亮,兴奋点点头,道:“好呀,妈妈和奶奶,珀尔都喜欢!”

随后,我换了身老妹小时候七八岁留下的衣服,牵着仅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小珀尔,两个人相互依偎地找长辈去了。

因为……我在家里好怕怕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