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待在零姐就职的男X风俗店居住这些天,我愈发觉得依靠她打听消息没头,因为,在罪魔之都这块利益至上的土地,已经完美激发了零姐视财如命的性格了。

她现在忙着拉客,调教“下人”不亦乐乎,嗯,这里所指的下人,指的也是那些被抓过来奴役打工的可怜各类种族男性。

零,似乎觉醒了某种不得了的属性……真希望回到现世的她,不要别这种奇怪的观念所以影响认知了,毕竟罪魔之都与现世的差别,还是挺大的。

这些天,我有空便出去,没办法,待在这间暧昧色气满满的地方,我实在静不下心去思考计划,便总在外面打听有关“楠星”的消息。

很可惜,每当我问的一个路人,他们似乎都不知道这个人,而罪魔之都也没类似警局机构的地方,想在众多人口找到一个人实在有些困难……

所以,今天又是毫无收获的一天,我气馁的回到风俗店住宅里,打开门,却发现换上宽敞衣袍的零姐早已坐在这等候我。

她这件宽大衣袍,将身上大多雪白肌肤暴露在外……不过,见她这跟我一样毫无特色的身材,这么穿丝毫没有成熟风韵,只是让我觉得是没钱凑合穿着妈妈或姐姐剩下不合身的衣服。

据她说,这是工作服……嗯,风俗店的话,我也算是能理解。

“终于来了,今天你得帮我个忙,完事后,绝对给你笔报酬,”零见到我,便凑上来,原本娇小可爱的脸庞露出狡猾笑容:“谁让咱俩是任务搭档呢,放心,价格什么的,绝对让你满意。”

我默默与零姐拉开几步距离,无奈捂额,吐槽道:“零,你现在这样子放到现世,妥妥的变态德行,别再露出这么反派的表情行不行,我可是想做个正人君子呀。”

“哼,小孩就是小孩,”零没搭理我的反驳,插着腰,她这动作让肩上宽大披布滑到手臂处,肩头白皙一览无余,倒别说,她这动作倒隐隐带着几分魅惑味道,随后她道:“你帮我监管新进来的一名精灵奴役一晚,两个罪金币,怎么样?要是换成不认识的人,我给她十个铜币都算慷慨的了。”

其实,我完全可以帮零姐这个忙,不过,见她一副恍然变了人的势力姐模样,我心里一阵怅然,回复她:“零,咱们任务的时候,都假装被人逮捕囚禁过,为什么,你对还能进行这样反人类的工作呢?”

零突然沉默了,她缓缓坐下身,抿了口茶几上的水,道:“你是从小有父母照料的人,当然不懂金钱的重要性。”

“你父母不都是血鬼猎人吗,击杀悬赏的吸血鬼,应该能到英雄公会领赏金啊。”我不解问,其实想与零姐争论我的那对薄情父母,说是亲生骨肉,可实际上,在我变身投入英雄公会这段时间,都未曾主动电话关心过我。

“是呀,不过他们在我出生没多久,便被血族杀了,但这个可不仅仅是死亡便了结一切恩怨的行业,血鬼猎人的后代会被记仇的血族盯着,他们不想我被牵连,便注销了全部信息……包括,任何可用资金。”零继续喝着水,表情显得镇静。

原来,这就是零姐如此重视财富的原因……想必她一个小女生,最终成为手持枪械的雇佣兵,肯定收到了不少困难吧?

“对,对不起。”我低头道歉。

“好啦,没事的,”零无所谓地摆摆手,道:“我到这第一步便是积攒钱财,其实是想购买黑市消息打听‘楠星’这个人,可光是进入黑市,便需要100罪金币做低保。”

零讲出了她目的,不禁让我心里感动,不过……我还是很排斥条件男精灵这么鬼畜的事情啊。

“那……你就不能给我来分简单的工作吗?这么琴瑟的东西,我真的不想接手。”我老实说道。

主要是,我的灵魂还属于叶阳民,认知与人生观念都是十五岁的男性视角,叫我突然男上加男……内心实在很抵触呀。

“我们这都是合法的工作,琴瑟是有一点,但也不至于过界的啊……”零姐尝试劝说我,继续道:“而且我交给你的,只是陪他聊聊天说说话,那家伙被关押过来就一直不吃不喝,店里也没多余人手去照管他,正好你挺有空……再说了,我们也只是接到卖身契被迫行事,和现实那种真正意义上洗脑监禁的罪行截然不同啊!”

我摩挲着下巴听着,都不知道零姐劝说人的口才,什么时候那么有理有据了。

不过既然赚钱是为了买黑市消息……我也只能被迫营业了,毕竟这些天白吃白喝零姐的,我也有些不好意思。

若真做出什么鬼畜的事情,我绝对第一个撒手,并找零姐理论!

见我点头,零姐兴奋地拍了拍手,随后从裙子口袋里取出一根黑皮鞭和眼罩、**塞到我怀里。

我盯着这些漫画本子上常见的R18器具,面色不禁一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