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白糖视角]

和俞晓下车,抬头远望。

看到了呐,那个女孩。

名字叫做俞梨青,是俞晓名义上的妹妹,同时也是对他抱有非同一般感情的“女性”,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认定为我的敌人也是没错。

但也许还是从未认真将她当过什么彻头彻尾的情敌来看。

无他——大概是潜意识让我认为现实中真的不会有女孩子喜欢上自己的哥哥吧。

所谓兄控妹控以及绝大部分的所谓“萌点”所谓“二次元元素”都只不过是动漫小说作品中特意构建出来讨好读者观众的。

现实生活从来都不是尽如人意的,所以有各种各样的缺憾也是正常的事情,而受够了现实沉重碾压和负重的人总是需要找一些东西为自己紧绷的神经放松放松,而至于这些安慰品的存在形式是什么样的倒是各家有各家的说法。

可以是聚会,可以是言情电视剧,可以是钓鱼这样修身养性的悠闲活动,也同样可以是小说动漫以及游戏——不一而足,但却都拥有同样的内核。

即“为了舒缓被现实生活所压迫的神经和自我”这个初衷。

可不管如何,在如此放松心情放松自己的过程中,娱乐不管如何始终都只是娱乐而已——娱乐只是娱乐而已,就算一款游戏做得有多逼真,一本小说写得有多精彩,一部动漫发展得有多引人入胜,绝对多数人都只会把它当成是一种娱乐手段而已。

现实有现实生活的精彩,虚拟世界有虚拟世界的乐趣,我们可以一边喊着“国家欠我一个可爱的妹妹”也可以一边嫌弃讨厌现实中与我们争夺父母宠爱的兄弟姐妹,因为在绝大多数人眼中这都只是两个世界而已。

更何况,俞晓的家境从来都不错。

没有了解就没有发言权,而调查过后就发现原来平时衣着从来都平凡普通的他竟然也算是个家里有矿的——虽然不是真正的矿,但也足以他坐吃山空什么都不干也能挥霍个几辈子。

所以,这样家庭环境下培养出的孩子相比于同龄人更应该对现实和虚拟有更清楚的认知。

因为家庭条件决定教育环境,教育环境决定综合素质,而综合素质几乎就是衡量一个人“好”与“坏”的绝对标准。

所以便会有一个很有趣的结论——似乎绝大部分家庭条件优渥现实生活充实的人都不太会对动漫小说这样的快餐化娱乐品产生太高的兴致,更不会对扮演其中的角色,把其中某些不符合现实的桥段代入到现实之中。

因为他们自己平时过的生活就已经足够幸福美好了,又哪里需要去羡慕别人的生活。

所以,俞梨青为何会对俞晓抱有那种禁忌的感情……始终是让我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的事情。

大概只是寻常妹妹对哥哥谈恋爱理所当然的恐慌和芥蒂吧?

我理所应当如此想着,又忍不住生出淡淡的忧伤——说起来谈恋爱什么的,也不知道为何,总之俞晓始终就卡在了最后的确认环节死活不肯开口同意,也让迫不及待的我实在难受。

不上不下,吊得人心里发慌。

可我也只能如此感叹着。

因为我从来都不是喜欢强迫他人的人,从小养成的性格如此,而逼迫俞晓到现在这种地步已经是我能够做到的全部了,至少……至少我想要听到他真正同意,而不是不情不愿的宣言。

所以,努力吧!

我为自己轻声加油,又忍不住苦笑起来。

话说我还真是卑劣啊。

一边说着不想要逼迫俞晓一边还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心口不一……平时说他傲娇,可最后说起来我自己还不是跟他一样?

我们都一样,而已。

如此想着是想着,心情复杂是复杂,可一切情绪都依然无法阻挡我继续现在所做的一切。

“哥!”远远的就能听到来自俞梨青那几乎突破天际的喊声,“你在干什么啊哥!”

这时候俞晓是不是应该直接爬下来伸出食指来一句“不要停下来啊”?

心情微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看着怀中俞晓的挣扎,我还是斜睨了他一眼把他松开了。

他也终于露出大罪得赦的神情深深松了口气,又埋怨般转头瞪了我一眼,但没说什么。

因为他现在大脑所有的思考能力估计都用在如何应对即将可能到来的鲜血の终末?

几乎偷笑出声,但还是忍住了,我正襟危坐在车上,又在俞梨青遥遥看过来的时候露出一副无辜的茫然神情——我的演技一向很好,之前还被俞晓说过“你这演技不去拍电影真是奥斯卡的遗憾”之类的话。

而现在奥斯卡影帝已经开始了表演。

“没事啊,”我微笑着说,“就是送你哥哥回来而已。”

可她完全就没有理我,只是自顾自转头看向了俞晓,皱眉,握紧拳,青筋迸出。

“回家,”她抓住俞晓的手,“跟我回家!”

不容置疑的语气,严肃至极的表情,我甚至看到俞晓在如此的态度下全身微微一颤,然后转头给了我个模糊的无奈眼神。

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也是自然,被我坑到这种程度,就算不火冒三丈也肯定无奈至极,甚至可以说俞晓现在准备把我吊起来打一顿出气我都信——可想来竟然有些小兴奋呢。

嘿嘿。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我不被偏爱,但依旧有些在被吊起来打的边缘疯狂试探。

而俞晓已经转过头去。

“别闹,”他用宠溺般的口吻说,“其实没什么的……”

可还未说完就已经被眼前的女孩打断了。

“没什么?你都已经躺在这个女人的腿上了还没什么?膝枕呐——那可是膝枕呐!哥哥你居然还有勇气对我说没什么?”

……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副发现了丈夫出轨的问罪口吻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成为了破坏他人感情的第三者,是我的错觉么?

眼前女孩所说每个字中透露出的情绪都让我心生不解和迷惑……但也仅限于此而已。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可以让步,是因为那些东西本身的价值对于我来说只是鸡肋而已;但同样的,有些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步不能后退——就像眼前如此。

于是我伸手握住了俞晓的手。

空气一瞬死寂下来。

俞晓低头,俞梨青低头,两个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锁定在我的手上,只是其中包含的情绪和想法各有不同。

俞晓是释然,是“果然终于还是来了”的松了口气。

俞梨青是僵硬,是瞳孔中突然燃烧起大团火焰的愤怒。

“松手,”她的声音好像结着冰凝着寒霜,“给我松手!”

那破坏死光般的视线锁死在我的手上,我甚至觉得下一刻她就要一步走上来把我的手剁了。

但终究没有如此做。

因为俞晓转过头来意味复杂地看了我一眼,又轻轻挣脱了我的手。

嗯?

心头骤然涌起莫名的失望,我也重新抬头看向他,咬紧了嘴唇——虽然是已经做好过心理准备,可我这个外人在他和俞梨青之间多年的兄妹之情面前……还是没那么重要?

心微微沉下去,好像上面坠了块石头。

可头顶却突兀覆上了层炙热的厚重。

我惊喜地抬头看,却发现俞晓正伸出手来轻轻揉着我的头发。

“乖,”他略带着无奈说,“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他如此说着,可那不加掩饰的偏袒和宠溺神情已经让我的心满足充实起来。

“好,”我轻快地回应道,“那我就先走咯?”

“嗯。”他也点了点头,“路上小心。”

“放心啦,有常叔的,虽然没有你的身手,可也是吊打闲杂人等的——话说这么关心我的安全啊?”

我脸上也挂起戏谑的笑容来。

可俞晓只是眼神闪躲着,撇了撇嘴,终于回答说:

“……没有,你想多了,只是朋友之间正常的临别寒暄而已。”

“是嘛?”

“嗯……就是这样。”

忍不住生出了想要调戏调戏俞晓的欲望,但看着他身后已经越来越被怒火吞没甚至背后生出阴沉黑雾的俞梨青——我觉得还是先溜为妙。

“那我先走啦,”我轻声说,“明天学校见!”

“好,学校见。”

我也终于上车,按下车窗对俞晓挥了挥手,对前排驾驶位的常叔喊:

“走吧常叔,回家。”

“知道了小姐。”

常叔也给出了一如既往的肯定回答,只是语句中包含着什么莫名的情绪。

看来是刚刚也被那副几乎可以说是“二女争夫”这样荒谬的场面震惊到了吧?

更何况其中的一位女主角还是我。

可我只能苦笑,在一片寂静中等着车开远,一直到俞晓从车窗外的视野中彻底消失远去才终于开头:

“今天的事情……先不要对我爸爸说,常叔。”

而驾驶位的常叔沉默了片刻,终于苦笑出声:

“所以今天我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对吧?”

而我也只是哭笑不得,轻轻摇了摇头,伸手在车窗上划过,想象着俞晓吃瘪时的无奈表情,轻笑着说:

“不……只是想要之后给我爸爸一个惊喜而已,所以先暂时瞒着啦。”

“……明白了,小姐。”

[未完待续]

月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