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这样的回答,华霜微微一笑。

“这十根我先替你收着,回去再吃。”话音落下,丽娜眼神中闪过一丝喜悦,不为旁人所知,但不包括华霜。也许就连丽娜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对华霜的称呼变得更加亲密了。

伴随着点点红芒,烤火羊消失在了华霜的手指之间,被她收入了系统,她发现,保存在系统中的物品会一直保持在放入时的样子,但是不能保存活物。

……

享受完这家店的串烧,华霜带着丽娜又逛了一圈美食街,期间品味到了不少的异界美食,当美味多汁,香滑可口的食物“侵入”嘴唇,她顿时觉得这就是她的人生巅峰了,太好吃了!当然,品味之余不忘替丽娜准备一份。

在吃饱喝足后,华霜带着丽娜逛离了美食街。

……

“华霜姐,那边那个是猜灯谜吧?”

“那个?噢……是猜灯谜,猜对有奖。”华霜戴回了面具,绯红如樱的眼瞳中倒映着瑰丽的色彩,那是红色灯笼的色彩,“不过一般都比较难猜哦。”

“这样啊……”丽娜显得有些失落。

“但对于我来说,非常简单哦!”

“真哒?!”丽娜猛向上仰,带着期待的目光。

“真的,小安娜你喜欢猜灯谜吗?”轻声问出这一句,华霜便带着丽娜往灯谜区走去,绮红色的灯光照耀在二人的身上,伴着一层红色的朦胧。

“姐姐以前经常带我去的……”(小声)丽娜眼中划过一抹悲伤,但很快就消失了。

三十分钟后。

华霜带着丽娜离开了,走的时候开灯谜的老板泪流满面,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悲伤,华霜还以为是老板热情好客舍不得他们。

“客人您走好!还有,小店的奖品太少,不值得您花费时间的!”泪汪汪的女老板抓着华霜的手显得悲痛欲绝又欢喜交加。

“嗯……”华霜只得应下,没办法谁让她快把奖品收空了呢。她心中正纳闷,以前怎么没觉得灯谜这么好猜?!

“华霜姐,你好厉害啊。”

“嗯,小时候经常猜,这些灯谜都挺容易的……”等等!?这些灯谜的内容居然跟我的世界一致,可却是用这个世界的文字写成的,是巧合么?

华霜仔细回忆着刚才的经历,她惊人的发现,这些所谓的灯谜是来自她的世界,因为就所猜成语谜的答案来说,完完全全是根据汉字成语的意思翻译过来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华霜姐?”丽娜见华霜停下脚步,过了几分钟,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没事,想起一些事情。安娜,你知不知道灯谜的来历?”华霜想了半天,依旧想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她怀疑人为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华霜姐居然不知道?!”丽娜有些惊讶,在她的脑海中这已经是常识了,整片大陆的人没有不知道的,惊讶过后丽娜带着笑意说起了灯谜的来历。

“华霜姐,先说明一下哈,我这可是在讲基础知识~所以我们应该先找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

“嗯……好的。”华霜突然有种被鄙视的感觉,就像心上扎了一刀。华霜带着丽娜走进了一家茶馆,她们选了一个包厢。

选好了安静的环境,二人摘下面具后丽娜开始了讲述,而丽娜这种“常识性问题你居然不知道”的样子令华霜再次觉得心被刀子扎了一下。

“在落阳历6500年前,我们的世界只有一片大陆,那片大陆的面积是今天三块大陆面积总和的俩倍,它被称为古法大陆。在那个时代,有种许许多多强大的种族,古法大陆时期,魔物肆虐,恶龙腾飞,天灾不断,诸神互相征战……”

说到这里,丽娜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金色,但时间极短,就连华霜也没能察觉,“弱小的人类自诞生起,就只能缩在一处小小的,没有其他任何生灵感兴趣的荒野之地,以求生存。”

“然后呢?”华霜眼中带着少有的期待。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对于神话传说涉猎颇多的她,可以说是非常热爱这种类型的故事,每一次研究新的神话,她总会乐在其中,不知疲倦。

听着丽娜的的讲述,一个魔幻的宏伟时代浮现在华霜的眼前。苍天的魔龙纵身飞舞,扬起了滔天飓风,无数狰狞的魔物仰天咆哮,吼声震天,而那遥远的天穹闪耀着众神的光辉,令人肃然起敬。

华霜端正神色,挺直腰身,这,是对那古老传说的敬畏。

“就是在6500年前的时代,为了争夺一件天外至宝,众神与诸族大打出手,那一战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恐怖的一场战争……”华霜听的很认真,她并没有注意到随着故事的讲述,丽娜眼中的金色愈演愈烈,嘴角甚至带上了一丝笑意。

“那时的龙族拥有强大的奥义魔法,神灵拥有至高的天赋权柄,而诸族也都有着各自的底牌,就是在那一场战役里,古法大陆被炸毁了一半,另一半炸成了今天的三块大陆……”丽娜讲到这的时候,双眼望向天花板,像是在回忆。“在那场旷日持久的大战中,人类的聚集地仅是被余波波及,就彻底消失了。

所以人类自那之后便如同尘埃一般飘荡,几近灭绝。直到一位幻想种的出现,那位强大的幻想种被人类所感化……”丽娜说到这的时候嗤笑了一声。

“怎么啦?安娜。”华霜不禁疑惑,怎么突然笑了起来?

“没……没什么,只是觉得这点应该是人类瞎编的。”丽娜吐着舌头,右手握拳置于额上,微笑着卖起了萌。

“毕竟强如幻想种,又怎么可能被区区人类所蛊……感化呢?”

“嗯,说得也是。”华霜眼中闪过一丝流光,她注意到了丽娜的不同,她所认识的丽娜乐观而纯真,明亮的眼瞳中映着天空的蓝色。而眼前的丽娜,虽然是一样的明亮,但金色的眼瞳中带有刻意压制的威压,目光下还藏着一丝狡黠。

这才是真正的你么?

华霜不能确定她眼前的丽娜是本色出演还是故意为之,最终她选择了不作为。丽娜像是没有注意到华霜那一瞬间的眼神,继续诉说着这段历史。

“自从幻想种出现后,人类就得到了庇护,有了生存的空间,那位幻想种送给了人类一些礼物,无与伦比的礼物!

她教会了人类魔法,赠予了人类七大圣器,人类从那时起,终于有了自保的力量……”丽娜讲到这的,眼中的金色又一次的消散了。

“嗯,然后呢?”华霜注意到了金色的褪去,丽娜恢复了正常,不过她并不打算深究,毕竟谁都会有秘密。

“然后……灯谜就是那位幻想种带来的。”丽娜先是呆了一下,紧接着便仔细回忆起了刚刚所说的话,最后给出了答案。

“原来是这样啊,安娜真厉害!”华霜拍手表示感谢,笑道:“那姐姐考考你啊,小安娜知道冒险者怎么分等级吗?”

幻想种带来的灯谜吗?就是不知道跟我的世界有没有关系,当然考虑到寿命的关系,说不定我知道的灯谜也来自这位幻想种。

这时,丽娜清脆的声音响起,华霜停下了思考。

“从下往上依次分为铜级,银级,金级,域级,圣级还有人类历史上只出现过一次的神级冒险者。”

丽娜浅笑,又补充说道:“能单独击杀一至三阶魔兽或魔物的为铜级,银级则对应四至五阶,金级对应六、七阶,域级对应八阶,圣级对应九阶,神阶则是拥有神明级的实力。”

还真是个有趣的异世界。心中这样想的华霜轻柔的抚摸着丽娜的秀发,带有如春风般的微笑。心中估算了一下时间,她缓缓说道:“好啦,小安娜,接下来可是落日庆典的烟花时节哦!”这是她从茶馆伙计那里得来的消息。

“烟花?”丽娜感到茫然,“华霜姐,什么是烟花啊?”

“……就是焱火。”华霜尴尬一笑,她倒是忘了这个世界的叫法与记忆里的不同,焱火其实也不能说是烟花,焱火是一种魔法的体现。释放焱火的焱盒由魔法师事先准备好魔法,再摆在一起释放,随着一道火光,焱火会在空中炸亮,形成各种美丽的图案。

二人戴上面具来到大街上,此时街上早已站满了人。他们或成双成对,或三两成群,都带有期望的神色,男女之间有相互依偎的,有挽着手的,也有靠在男友怀里小鸟依人的。

不知道为什么,华霜所处的街上年轻情侣的比例出奇的高,一看就是虐狗圣地,华霜当机立断,闪!

华霜在系统地图的帮助下牵着丽娜找到了一处较为清静的地界,静静等候焱火(烟花)的到来。

只听见几声沉闷的声音,一个个烟花带着红红的火星窜上了天空,几声脆响,夜空绽放着美丽的花朵,五颜六色的焱火在空中结伴盛开,映出了落日镇的繁华。

“小安娜,是不是很好看啊。我觉得很好看哦~”华霜给出了自己的赞美,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异世界的焱火典礼,或者说烟花,她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绚烂的光彩,一时间,那绯色的瞳孔中倒映着缤纷的焱火,显得明亮动人。

“是啊……”丽娜望着天空,不知不觉中握紧了华霜的手。绚烂的焱火,迷离的美好,这份仿佛往日的光彩已让她分不清握住她的是何人。是记忆中的故人亲友还是相识不久的“迷惘、替代”?一缕晶莹缓缓从脸颊滑过,她哭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