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曼雏收起长剑,半跪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幻雪享受了一把膝枕,淡金色的光芒通过文曼雏的手传给幻雪,后者苍白的脸颊渐渐恢复了红润,灵霜则坐在边上闭目养神。

“多谢前辈相助。”文曼雏向着莉莉丝感激道,“接下来的时日还请前辈多多关照。”

她从刚才的几招分析,能够如此轻松的秒杀狼人虚灵,眼前这位前辈的实力最少也是属于A级的异能者,是这个试炼场中近乎无敌的存在。

“不用谢,我叫莉莉丝,你的名字叫什么?”莉莉丝装作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双手置于身后,居高临下的望着文曼雏,神色自若。只是莉莉丝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演技显得特别“年轻”。

“前辈您,是在装高深么?”文曼雏眼角划过一丝狡黠,忍着笑意缓缓回道,一旁的灵霜闻言也捥嘴轻笑。

“……”被发现了?!早知道就不装了!这妮子这么聪明的么?!

“咳咳,听说这样好跟后辈相处,特意学了学,学艺不精,学艺不精。”莉莉丝先是咳了几声,又神情尴尬的解释了几句,随后气场就软了下来,她缓缓跪坐在地上。

“前辈,您是第一次同后辈相处吧?虽然语气到位了,不过您的眼神出卖了您。”文曼雏望着眼前的莉莉丝,心里第一次觉得强大的异能者好相处。

在文曼雏的经历中,无论是她的师傅还是家族的长辈总是带有生人勿近,熟人绕道的气场,令人望而生畏,而与之对比莉莉丝就像是温柔的邻家大姐姐。

“我叫文曼雏,她们是我的同伴。”文曼雏继续输送着异能,笑着介绍起了同伴。“这位是灵霜,这位是幻雪。”灵霜朝着莉莉丝微微一笑,随后起身去收集虚石。而在文曼雏介绍幻雪的时候,后者紧闭的眼帘微微动了一下。

灵霜每捡到一颗虚石,她都会放在腰带上的一颗红石前,淡红色的光晕过后,虚石消失了。红石是她们专门用来存储物品的空间石,一般有十米的储物空间。

“这样啊……”莉莉丝把玩着一缕银丝,她实在是不擅长跟女孩子说话,尤其是智商,情商都高的女孩。

唉。心中暗叹,莉莉丝不禁回忆起了华霜,那家伙就很擅长跟女孩子说话,要是她在就好了,不知道她的任务进程怎么样了。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世界的华霜正穿着黑袍在一个森林中行走,动作极轻,生怕发出一点声响。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华霜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巨大的原始森林中,打开系统地图,她的任务触发点还在森林的西边,于是她朝着西边走去,期间却遇见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三层楼高的蜘蛛,五米宽的巨蟒,会飞的狼,吐火的猴子之类的。

虽然这些都成了她的经验包,但连续不断的战斗还是让华霜感到了疲倦。终于,在干爆一只四层楼高的老鼠后,华霜顾不上身上的不知名液体和碎肉沫,重新打开系统地图,然后她的脸色变得相当苦涩,在她的前路上有着数以千计的红点。

“这特么的刷怪区么?!”华霜不禁吐槽着。明明她第一次看的时候还没有的 !这破系统,不行,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

华霜可不想累死在触发任务的路上,最终她用一颗虚灵石兑换了一件可以遮盖气息的黑袍,来减少不必要的战斗。

“啊啾~”谁在想我啊 ?是莉莉丝么,不知道她的任务怎么样了,应该搭上线了吧。

……

“前辈您是在担忧什么吗?”文曼雏细声说道。她从莉莉丝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担忧。

“没什么,你们小队的目标是什么?”

“拿下第一!”躺在文曼雏身上原本应该是昏迷的幻雪突然睁开双眼大声说道。

灵霜见状先是松了口气,紧接着正色道:“还不起来?都躺这么久了。”

“OK OK。”幻雪少有的没有怼灵霜,在后者一副难以置信的眼神中缓缓起身。但很快灵霜就知道了理由。

幻雪红色的眼眸转向莉莉丝,嘴角挂上了神秘的微笑,紧接着她直接就抱住了莉莉丝!如同“痴汉”一样喘着粗气,嘿嘿的笑着,肆无忌惮的蹭着莉莉丝的脸颊。

“前辈~我们要拿第一!嘿嘿嘿嘿嘿嘿……哎呦。”文曼雏直接就给了幻雪一手刀。

“别给前辈造成困扰知道吗?”文曼雏冷冷说道,一旁的灵霜见状熄灭了手中的火焰,“和善”的盯着幻雪。幻雪捂住脑袋眼角带泪,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其实莉莉丝还是蛮喜欢被一个美少女抱在怀里的感觉的,不过既然幻雪被同伴制止了,她也不好强求。

“前辈您见笑了,幻雪她经常会抽一些疯,还请前辈不要放在心上。”灵霜和善的盯着幻雪,缓缓说道。后者不自然的流下了几滴冷汗。

莉莉丝心中不禁感慨,古语云 三个女人一台戏。诚不欺我也! 她算是看出来了,眼前的三人关系不是一般的“好”,灵霜对幻雪甚至还带有“特殊”的感情。

“那你们拿第一需要多少虚石?”

“大约五百虚石就够了,你说对不对啊,幻雪~”灵霜十分“和善”的将浑身发抖的幻雪抱在怀里,双目无神,浑身冒着黑气,一种危险的气息在其四周浮现。

莉莉丝隐隐约约中仿佛看见了某位病娇始祖的影子。

幻雪冒着冷汗,颤抖着说道:“对对对,灵霜说什么都对 !”求生欲极强。

“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先找地方休息吧。”文曼雏见灵霜的状态不对,忙支开话题。“灵霜。”

“嗯,好的!”随着文曼雏一声呼喊,灵霜像没发生过什么似的放开幻雪,脸上挂着微笑。但其如晨曦般的笑容在莉莉丝的眼中却仿若魔鬼。

果然是病娇! 莉莉丝心中打定注意,一定要跟灵霜幻雪保持距离。

“啧,灵霜啊,我觉得你这性格得改,知道么?”幻雪刚才灵霜怀里“逃脱”就开始说教。

这么不怕死的么!?莉莉丝心中一惊,哪有病娇刚恢复正常就又作死的!?

“改?我性格怎么啦?”灵霜像是失忆了一样,脸上满是疑惑。“幻雪,你怎么突然说起我性格来了?”

还有人格分裂! !?莉莉丝潜意识里又将灵霜的危险系数往上提一个档次。

“我担心,你,以后嫁不出去。”幻雪拍着灵霜儿肩膀,神色凝重,意味深长的说着。

灵霜危险的笑着,这次是不同于刚才的危险,“皮痒了是吧?”一缕火光在其眼中涌现。

“没事 !你嫁不出去的话,我要了!”幻雪极限刹车,是真正的不到残血不会玩,只是这刹车的方式在莉莉丝的世界绝对是一股清流。

啊?莉莉丝不禁一阵无语,这种回答真的没问题吗?

“谁要跟你过了!你个大笨蛋!”只见灵霜脸色微红,她迅速的起身往前走去。幻雪紧随其后,“所以说这性格还是要改,你看啊,我……”

这?!傲娇?

“前辈,我们也跟上去吧。”

“嗯……好的。”

……

天色渐晚,四人并排走在巨松林中,莉莉丝在边上,右手边是文曼雏,文曼雏的右边则是幻雪和灵霜,她们有说有笑的走着,靠近后才能听清她们的谈话。

“我跟你说啊,前辈可厉害了。当时那狼人眼看着就要逃走,前辈就是那么轻轻一指,你猜怎么着?”灵霜正在跟幻雪夸夸其谈,谈话的内容令莉莉丝有些不自然,“那狼人就直接炸了!然后……”幻雪正听的津津有味。

虽然大部分没有出入,但加上了戏说的部分,像架着七彩祥云而来,厉声呵斥群狼皆散什么的。

文曼雏见状也只是浅笑,“前辈不要在意,她们就是这样的性格。”

“嗯,没关系。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活泼的后辈。”莉莉丝望着前方无奈道。

“前辈您,是喜欢传统作风的对吧?”文曼雏突如其来的问题令莉莉丝心脏猛的一跳。传统作风?什么是传统作风啊!?万一答错了会不会露馅啊?答错了会不会影响任务啊……

尽管心中惊愕,但莉莉丝依旧神色镇定,眼神也避免了与文曼雏对视。

“传统作风挺好的啊。”

“果然,一看就知道前辈是个传统的人,对这种‘革新’风会感到不适也很正常。”文曼雏将目光停留在身旁的友人,眼神中带着一丝无奈。

“灵霜是‘革新’作风,幻雪则是典型的传统派,而且幻雪大大咧咧的,经常会忘记这些东西……对不起,我失言了,请前辈不要在意。”

文曼雏像是想起了什么无奈的叹了口气,“前辈可否知道附近有适合休息的地方?”风雪逐渐加大,为了避免在雪中过夜,她们必须尽快找到合适的休息点。

“那边有一个山洞。”莉莉丝回忆了一下来时过程,在这片巨松的东边有一处天然形成的山洞,很适合用来休息。

“嗯,好的。幻雪,灵霜,我们走这边。”

“好。”x2

……

莉莉丝走在路上,不断思考者文曼雏所说的传统与新风到底是什么,但非常可惜,她想不出来。一旁的文曼雏见状,还以为莉莉丝是在沉思某种境界的突破。

在这个世界,新世代之后,人类的恋爱观便分为了“传统”派与“革新”派。

“革新”派不受性别的制约,因为异能的关系,哪怕是相同的性别,通过某种特殊的方式来释放双方的异能也能够拥有孩子,这便是“革新”派。

灵霜的“父母”就是俩位强大的女性异能者,而幻雪则从小生活在“传统”派之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