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能量的流动,被黑云压抑的天空被染成了深紫,越靠近紫色花苞的地方紫色越浓,天空中涌动的黑云带着巨大的风压如海浪般起伏,强劲的紫色风暴席卷着天地,无数细小的沙石在随风翻滚,万道惊雷在空中肆虐,比之刚才犹有过之而无不及,仿若末日降临。

城市中的“紫色”海洋以花苞为中心开始了有节制的律动,虚灵身上的紫色魔能正逐渐飘离它们自身,加入那壮观的“河流”,每加入一份,能量便凝实一份。

花苞正缓缓开放,它的花瓣包裹住的是一块巨大的六菱形晶体,晶体中流动的如同紫色岩浆般的“液体”,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从中传出,摄人心魄。

而此时,在距离花苞万米之远的街上一颗蓝色流星正疾驰而去,是委嵬。

委嵬用尽全身的气力狂奔,速度极快甚至撞飞路上那些陷入朝圣状态无视她的虚灵。但饶是如此,她心中也没任何丝毫的安全感,心脏在狂跳,冷汗直流,她全身都示警,她必须离开这!越远越好。

一辆巨大的卡车被风暴卷起砸向了委嵬,她险之又险的避开卡车,继续往前狂奔,眼神凝重,呼吸急促却有力。

“咔。”一种破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回头望去,委嵬看见了另她终身难忘的一幕。

远方那片天空中紫色最深的区域,一颗巨大的能量球体缓缓膨胀,已经吞噬了她目光中的好几座楼层,仿佛吞噬一切的巨凶兽,爆炸的前兆?

瞳孔止不住的收缩,但奔跑的速度却更甚一筹。委嵬几乎疯狂,她压榨着全身的气力向前奔去。

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

眼角带上了晶莹的泪花,眼神坚决但深处却又透露着深深的绝望。

此刻在距委嵬仅有数十米远的街区,一俩仿佛来自未来的小型穿梭艇正朝着委嵬急速驰来。小艇凌空而浮,夙银色的颜色,流线型的外貌,尽管只有汽车般大小,但足以容纳进俩人。

委嵬不要命的狂奔着,双腿上的疼痛被其直接无视,但一种绝望感浓浓的抓住了她的心,紧咬的嘴唇渗出了鲜血。

该死的老天!为什么我偏要经历这些?!为什么会是我?!

那种东西一旦爆炸开来,这附近一带绝对会瞬间蒸发,单靠人力绝无生还希望,而在这样的城市里又有谁能救她呢?几乎没有,也就是说,她死定了

伴随身后传来的一声巨大的声响,紫色能量球终于炸开了。

一股股恐怖的能量冲击以之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碰到的一切瞬间消失,无论是虚灵还是楼层,就连天空那厚沉的黑云也被驱散。

感受着身后那“恐怖”的袭来,委嵬仿佛放弃了挣扎,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尽管仍在奔跑但似乎命运已定,只等尘埃落地。

真不甘啊,要死了吗?不知道爸妈现在在做什么,应还在睡觉吧?恍惚间,她仿佛看见了父母的微笑。

“委嵬!把手伸出来!快!”但这急促而紧迫的呼喊将其拉回了现实,睁开双瞳,时间仿佛刹那间静止。一俩飞驰而来的飞艇,飞艇的舱门打开,一位美丽的身影伸出右手拉住了她的左手。

她只感觉一股拉力从左手传来,她在那一刹那被人拉进了一俩穿梭艇。在登上飞艇的瞬间,飞艇的速度径直提升,居然比那恐怖的“巨凶兽”还快上一分。借由这样的速度,飞艇快速驰向了远方的天空。二人正在逐渐远离这片即将消失的城市……

在二人离去后,整座城市都化为了飞灰,不久后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委嵬终于坐稳了身形,平稳了一下呼吸,望向右方,差点令其痴迷。那是一位足以比肩她镜子中的自己甚至更甚的人影,一袭黑衣却搭配出了主人那仿佛超脱尘世的气质。

人影正双目直视前方,红色的瞳孔中满是凝重。

“那个,谢谢你救我。”随手擦去一滴冷汗,委嵬已经逐渐没有刚才的感觉,二人可以说是逃出生天。虽然那恐怖冲击波却仍死死咬住二人不放,但已经开始了削弱

结局已经明了。她们暂时安全了。

“没事,不要谢,其实我也吓得够呛。”她的声音清冽而悦耳,沁人心脾。

委嵬这才注意到人影的发梢已经沾满了水滴,不过也对,毕竟死里逃生这么刺激的事情不是谁都能安然面对的。

“话说你就不在意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

闻言,委嵬终于回想起少女初见自己时叫的是自己的名字,而自己绝对没见过这样漂亮的女孩。

“……”我的救命恩人为何会知道我的名字?委嵬心中自问。但还不待她多想,人影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记不记得我说过一句话,谁变成了女孩子要先给兄弟们爽爽?”人影嘴角上扬,红色的眼瞳中带上了一丝戏谑。

“诶?!”心中一惊,一个大胆的猜想突然出现在了委嵬的脑海中,但尚不确定,毕竟太不可能了!可是对他说过这种话的好像只有一个人。

“氪佬?”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但还是觉得这不现实,可接下来的话语狠狠地“教育”了她一顿。

“答对了可惜没奖。”人影浅笑,算是认可了委嵬的称呼

“这一定是假的吧?!我一定在做梦!”委嵬眼神迷离,仿佛接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狠狠地抽向人影的右脸。

“啪!”手掌应声而中。

“你干什么?!很疼的诶!”人影朝着委嵬的脸挥拳却被其轻松拦下,当然可能跟另一只手要驾驶飞船有关。

“信不信我把你的糗事全曝光?!照片上的,本子里的,还有你八岁那年的!”人影右手捂脸,眼角带泪,恶狠狠的说着。但却莫名有一种萌的感觉。

“抱歉抱歉,只是确认一下。”委嵬尴尬的道着歉,不停的赔笑道:“毕竟这样的事太不科学了嘛 。别这样啊,要不我给你揉揉?”

“滚……”这熟悉的语气令委嵬终于相信了她的身份。

氪佬只是一个外号,因为其玩游戏喜欢氪金增加游戏体验而被称呼为氪佬。是委嵬的死党,名叫林夜。经常在一起干一些没有节操的事情,现在看来应该是跟她一样被来路不明的系统变成了女孩子,而且还非常漂亮。

不得不说,曾经的好兄弟再次相逢竟然是这样的情景,当真是造化弄人。

“咳,林兄,想不到当日一别,如今再见林兄竟是如此的光彩夺目。”

“呵呵,你也不赖嘛。”林夜双目只视前方,依旧是恶狠狠的回答。

委嵬望着林夜那白皙的脸上印着的鲜红手印,自知理亏,只能陪笑。

“咳。。对了,你怎么在这里?是因为猎杀虚灵的任务吗?”

“这么说来,你也是咯。哦,对了现在我的名字是华霜,以后就这样叫我吧。”

“怎么突然改名了?”

“简单啊,我们完成任务回去后暂时变不回来了,总不能用着以前的身份吧?”

伴随着飞艇的前行,身后的冲击波终于消失不见。柔合的阳光洒落飞艇,照耀出银色的光芒。飞艇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你说的对。” 确实,华霜说的不无道理,现在的她们的确不能再用以前的姓名了,现代虽然有同名同姓之人,但住在同一个地方难免引人怀疑,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改个名字的好。

“那我以后就叫莉莉丝好了。”委嵬想了一下,最终决定借用一下这有名的名字,毕竟,叫莉莉丝的人也不在少数。

“夜魔女莉莉丝?品味不错嘛。”华霜眼神中带上了一丝笑意。

“叮 宿主更名成功,已保留,莉莉丝。”系统的声音很合时宜响了起来。这破系统还能自己记录啊?

“等等,我还有一个疑问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系统地图咯,就在个人信息里面的右下角。怎么?你不知道?!”华霜的话语中略微有些惊讶。

“我知道啊,只是确认一下罢了。所以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完成任务?”莉莉丝面不改色的转移了话题,掩饰着自己的窘迫,显得十分熟练。

“我看这里挺合适的……”华霜打开系统地图,或许是因为同一个系统的关系莉莉丝也可以看见地图。

“嗯,但是我觉得这里更好。”

二人开始了激烈的争论,谁也不肯退让。而就在二人争辩的同时,在这颗酷似地球的行星背面,突然裂开了一道巨大到足以容纳进这颗行星的口子,这道裂口是诡异的,没有一丝光亮。

一对巨大而狰狞的眼球在裂缝中浮现 ,眼球在裂缝中四处转动,最终盯住了这颗星球。危险的气息陡然飞升,如果说刚才的爆炸所带来的危险只是小儿科的话,那么这次便是全球危机,某种极端恐怖的东西盯上了这颗星球 。

“注 因特殊原因 任务直接完成,5秒后开始传送,传送回家。”

“嗯?!”这突如其来的惊喜令莉莉丝心中一惊,但也很快适应。

“看起来,你也要回去了啊。呼,回家后,晚上8点,老地方不见不散。”华霜缓缓说道。

“嗯,好的。”

话音刚落,一阵白光闪过,二人的身影随之消散。而失去了驾驶的飞艇直接撞向大地,在一阵爆炸声中化为了废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