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嗒……”

高跟鞋那清脆的声音在破旧的大楼中回荡,而四周宁静的可怕,仿佛那阴影中藏着噬人的凶兽。

委嵬手握镰刀走在楼梯上全身戒备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袭击。或许是因为融合了丽塔的战斗技巧,高跟鞋对她来说并不难适应,毕竟丽塔可是穿着高跟鞋战斗的。

这是一座濒临倒塌的楼房,四周的墙壁几近风化,偶尔可见已经干涸的黑血更是加大了这层楼的恐怖。

“奇怪,怎么一个活物都没有?话说虚灵到底是什么?”委嵬停在楼梯上郁闷道。

“注 虚灵为虚空污染的生物 ”系统再一次的重复,令她感到无趣。

“生物?那虚空这个概念具体是什么?”委嵬撩动这眼前的银发,将其自然的放于耳后,自从她变成这个样子以来,视线总会被几缕银丝遮挡。唉,回头绑起来好了。她心中如是想到。

“权限不足 无法解答 虚灵为被感染者 特征为全身具有暗紫色的花纹极具破坏性,核心不毁便无法死亡。”

“无法解读……算了现在不谈这个。如果特征是这样的话,那很像丧尸。”

话音刚落,委嵬冰蓝色的右瞳突然就盯住了右边的墙壁,手中镰刀轻挥,镰刀如切豆腐一般轻松切穿水泥墙,几道流光闪过,墙壁被委嵬切出了一道“门”。

走进去,是一个破旧的房间,厚重的灰尘,老旧的陈设,没有任何人。奇怪?我明明有听见声响。委嵬心中疑惑,他小心的走了进去。

察觉不到任何危险的气息,有的只是空气中那浓浓的尘土味。这间屋子的摆设像是卧室。委嵬的视线在房中游荡,并没有发现任何出奇的事物,只是她的目光在一个地方停留了片刻。那是摆放在床头已经枯黄的照片,照片上有着一家三口,和睦的笑容挂在他们的脸上。

“唉。”

叹了口气,她离开了这间屋子。

与此同时,在距离这栋楼房不远处的楼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如果有外人在,一定会感慨人影的靓丽。

约摸十七八岁的外形,一身黑色的装饰,黑色的高跟鞋黑色的连裤丝袜黑色的长风衣黑色的及腰长发,更加衬托出了少女那雪白的肌肤。少女手上拿中一柄长剑,剑身通银,在几乎黑夜的光亮中泛着银光,她的眼瞳是红色的,犹如红宝石。她望向天空,目光停顿了一下,便缓缓向着身后走去,下楼的方向。

这座城市是死寂的,紫色的“海洋”并不喧闹,虚灵对比丧尸显得无比的安静,他们身上淡紫色的纹路中隐隐流动着犹如岩浆般的能量,他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紫色的“海洋”却始终弥漫着一股恐怖的毁灭感,令人头皮发麻 。

而此刻,距离委嵬和黑色魅影有近千米之远的一顶大楼正发生着诡异的剧变。

这座高楼已经看不出楼房的影子,它被深紫色的巨大诡异黑块所围住,拥有着诡异触手的黑块包裹这两百层高的楼房犹如活物般蠕动着,暗紫色的能量粒子在楼层四周弥漫如同紫色的雾,一股惊人的力量正不断在黑块中聚集……

而另一边,委嵬来到了第二层。

“怎么回事?居然没有一个虚灵,都快到底楼了。”委嵬有些无语,她本打算在楼房中先练练手再依托地形将楼下的虚灵引进来一个个收拾掉,但她居然都没有练手的机会。

洁白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种淡淡的失落感,但很快就消失了。这种感觉!前面有什么东西而且数量不多。

一种突如其来的兴奋感在她的全身涌现,不知是对战斗的渴望还是因为第一次战斗的紧张。“呼。”深吸了几口气,她右手握紧了镰刀,朝着楼下走去,明亮的眼中满是坚定。

快了!委嵬一步一步走向楼梯处的拐角,嘴角略微上扬,尽管是第一次战斗,但她的自信仿佛与生俱来那般,她有信心拿下这场战斗。

跨过拐角,终于看见了她的第一只猎物,一只正在戒备的双刀虚灵,这名虚灵是一个精壮的汉子,比委嵬高上不少,身上那诡异的紫色花纹有着异样的美感,可能是因为被感染的缘故,他那血红色的瞳孔中充斥着暴虐。

精英虚灵 11级 !

由于双方处于对持的阶段,这个感叹号被选择性忽略了,虽然相差10级但委嵬并没有退宿。

虚灵的身后是不远处的大门,二人对峙的地方遍布着破碎的玻璃,上面染着森森黑血,角落里还有几棵已经枯萎的植物。

双刀虚灵赤红色的暴虐双眼紧紧盯着委嵬,但这在普通人看来十分骇人的目光在委嵬看来仅是垂死的挣扎罢了。

虚灵前身微倾,一个箭步就已逼近委嵬,双刀呼啸而至。呵。嘴角微扬,这种速度在融有丽塔战斗经验的委嵬面前来说,犹如慢放的体操队员,她往后轻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双刀几乎是擦着冰蓝色的衣角而过,躲过攻击后委嵬又往后退了半步同时右手镰刀挥动,一缕蓝光闪过,带着冰霜。

虚灵不慌不忙,右手抬起用刀柄拦住镰刀刀身,左手长刀向前砍出。

“叮……”(金属相撞的声音)

好大的力气,镰刀竟无法前进一毫。委嵬心中一惊,到底是11级的虚灵不能硬来。不过还好,对她来说,太慢了。委嵬右腿蓝光暗蕴向前一踹,虚灵左手的刀刃还未砍中就被踹飞了出去。

“吼!”虚灵在空中嘶吼一声,但还不待他落地,敌人便已逼近,一道蓝色魅影快速掠向虚灵犹如流星。

虚灵那暴虐的双瞳也开始了收缩,眼前这个敌人比他想的恐怖的多,紧接着他的敌人突然消失了?!

委嵬冰蓝般的右瞳紧紧盯着空中尚未落地双刀护于身前的虚灵,她瞬间跑到了虚灵落地点的后方,双手握镰,向前斩出,直指虚灵脖颈。

光影刹那间虚灵就已变成了无头骑士,但却并未停止运动,在委嵬惊愕的目光中,无头虚灵落地的瞬间长刀便向她砍来。

“Duang”伴随着清脆的撞击声,委嵬用刀柄挡住刀刃。她只感觉一股巨力从刀柄传来,身形缓慢向后退去。

远处虚灵的头终于落到了地上,委嵬在身形往后退却的同时镰刀一松,一个轻松的转身躲过刀刃的袭击,一脚又将虚灵踹飞了出去。刀光剑影之间,二人已经对持了数招, 委嵬稍占上风。

不待虚灵反应,委嵬握住镰刀,一阵蓝光闪过,虚灵被直接腰斩。切开虚灵的感觉像切中了某种较为坚硬的物体。委嵬略感诧异,但动作未停。

而随着她身形的停顿,断成俩截的虚灵应声落地,全身淡紫色的花纹逐渐黯淡直至消散。

“初战完成 评价s 任务结束时发放额外奖励。”

委嵬拨开眼前的银发,走向虚灵的头颅,随着虚灵的死亡,那曾经暴虐而又凶狠的目光现在只剩下了空洞死寂。“唉。”一声轻叹。她帮虚灵闭上了双眼,越了过去。

清脆的高跟鞋声再次响起,委嵬小心翼翼的走向大门。

大意了,虚灵到底不是丧尸,弱点不是大脑脊柱一类的东西,而是位于腹部附近的核心。这只虚灵应该是领主一类的存在,这座大楼是它的领地只有它一个,而现在领主已死,她得小心点了。

委嵬的眼中满是凝重,毕竟从楼顶看到的数量估计,外面的虚灵最少也是十万,虽然刚刚凭借着几乎融入她灵魂中的战斗本能较为轻松的解决了首战,但要从十万起步的虚灵中斩杀一千之多,她得细心计划一下。

不过这系统到底是怎么来的,有什么目的呢?委嵬思绪到这便也停了下来,这个系统的来历很神秘,没有任何预示,到底是怎么来的?

过了许久,她还是没有答案。

“唉,算了,现在想也没用,还是先完成这次任务再去想好了。”最终毫无思绪的委嵬放弃了思考,继续走向大门。随着大门的距离逐渐缩短,她看清了外面的景物,密密麻麻的虚灵宛如一具具的行尸,直挺挺的站在外面,没有任何动作。

大门几乎只剩下了门框,上面的玻璃早已碎了一地,还有一侧翻的卡车撞进了旁边的墙壁,委嵬就躲在卡车边上观察。

此时,在距离委嵬千米远的那栋有着诡异黑块大楼正发生着惊人的变化,大楼四周的紫雾消失不见,或是全部融入了黑块,黑块全身的花纹泛着暗紫的光芒,有着一定的规律,其中的能量正逐渐汇聚,最终在达到某个峰值后陡然膨胀!

原本就已经是上百米大小的黑块膨胀到了原来的俩倍,黑块四周的诡异触手缓缓伸向高空,在某个高度紧紧缩成了一块。最终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从黑块中传出,这声音几乎响彻全云霄,听到这声音的虚灵全部犹如朝圣般向着黑块前进。

黑块全身的黑色部分逐渐化为了灰尘消散开来,漏出了刚才的紫色花纹,那是一朵花,一朵巨大的由暗紫色的晶体所组成的花朵,上百米大小,刚才的留下了一朵没有开放的淡紫色花苞,而现在紫色花朵的晶体部分中所流动着的能量正逐渐传向花苞,不止如此。

从这座城市的边际开始,一股股的浓郁到足以称为河流的紫色能量缓缓向着花朵的方向流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