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知道在梦境中过去了多长时间,什么都不知道,脑海中只有回忆,幻想,就好像自己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一样,只能感受到痛苦,但是什么都做不了。

直到那一刻,仿佛有道光照了进来,似乎是阳光,又像是希望,亦或是天堂的光芒。

少女睁开眼睛,那有些耀眼的光线让长期没有接受光芒照射的瞳孔有些难以适应,这里是哪?哦,想起来了,这里是自己最后住的疗养院。

克莱因综合症,似乎是叫这个名字吧,自己最后得的病,那是一种时代的产物,是一种不治之症。

自己应该已经昏迷很久了吧,浑身完全使不上力气,只能稍微动一动手指头。

那是谁?好熟悉的样子,少女注意到床边还坐了个女孩——不,那不就是她自己吗?

不,不是,只是一个和她长的一样的女孩而已。

“你,你是?”她尝试的动了一下嘴,已经好几年没有张开的嘴巴最终还是顺利的吐出了几个词语。

“你……你醒了?”床边的少女显然有些慌张,但是还是很快镇定下来,“抱歉,打扰你了,我……我是白井千夏,你的,克隆人。”

“谢谢,能见到你真好。”

“哈……啊?道谢什么的,我,我可是你的替代品啊。”坐在床边的千夏慌乱了起来,完全没有想到躺在床上的少女,开口会是这么一句话。

“不,从现在开始不是了。”少女动了动手指,捏住了千夏的手,“现在这个名字,属于你了。”

……

“为什么?”

……

“代替我活下去。”

……

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安静的可以听到外面的鸟鸣声。

“那个,我想问你几个问题,所才到这里叫醒你的。”千夏不安的握紧了少女的手。

“没关系,你说吧。”少女微微一笑,千夏就仿佛在看镜子里的自己一样。

只不过那张脸满是克莱因综合症带来的伤痕,没有浪漫的童话,真正的只能带来病痛和绝望的绝症。

“我想知道,你的故事,就算我脑海里有作为白井千夏的记忆,但是依然是不完整的。”

“我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她低声对少女道。

“当年吗?”躺在病床上的少女道,“我坐进了那个被称为银色死神的机甲里,我听到有个声音在对我说话。”

“说话?”

“它说,我找到你了,我在等你。大概就是这样,我有一种深深的直觉,就是那台机甲只有我能开的起来。”

“银色死神,是指的片翼天使吗?”千夏愣了一下,追问道。

“我不知道你们现在叫它什么,银色死神只是他们给它起的外号,”少女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艰难,结晶化的细胞使得肺部也愈加难以呼吸,如果不是有氧气维持着,早已缺氧而死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是只有你能开动的机甲。”

————--————--————

与此同时,时钟科技。

“真的是,明明一个大男人的,机甲还要找我借,你不是有一台吗?”神谷立子走在位于地下室的机库当中,“时钟科技可不是什么重工业公司,不生产机甲这种东西的,都是依赖从别的公司或者黑市购入,公司的机甲可不能借给你,但是我名下的机体也不算多。说好了,完事之后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的!”

在一辆拖车面前,神谷立子停了下来。拖车后面的货仓上摆放了一个巨大的箱子,一看就是装运机甲专用的铁皮箱。箱子上面还盖着厚厚的迷彩,就好像里面装了什么相当贵重的东西一样。

事实上一架b机就可以让一个普通家庭倾家荡产了,说是贵重的东西也毫不为过。

“没问题,当然,那种事情除外。”索托尔保留了相当的警惕,微笑着摊了摊手。

“过分,我只不过想试一下,最强的武者的子嗣,是否还能拥有那种超人的能力而已,作为一个科研人员,一切都要保持着严谨的态度,实事求是……所以我都决定为科研牺牲自己了,你……”

“想都别想!”

“真遗憾啊,算了,等你什么时候改变注意了再来找我,我随时都做好了准备的。”神谷立子微微勾起了嘴角,然后拉住迷彩的一角,用力一拽,将整块迷彩布拉了下来,露出了一侧开口的货箱,不出所料,里面是一架被漆成黑色,有着充满暴力美学的气息的机甲。

“光辉之影·准s重装格斗机,克莱因反应堆供能,银灰出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