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处不知名的空间,空间很大,几乎没有边界,但却有着仿若星光的光芒,空间的“幕布”是黑暗的,但却萤光点点,显得古老而沧桑,幽远的光芒显得很淡,但却似乎有那么一股力量让人无法忽视。

“你真的要去做吗?”一个声音从空间中传来,声音空灵而又清冽,莫名给人的印象便是主人是一位少女,但不能确定。此刻,那声音带有一丝恳求的意味。她在恳求些什么?

“嗯,我必须这样做。”另一个声音自星光而伴,缓缓传来,是一种温柔却又无奈的声音。“不去做的话,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能迎来终结。”

“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这个声音隐隐有了一丝哭腔,令人心疼。“我们或许可以去找其他的办法?”无法令人忽略,这一句话中除去那一丝挽留更多的是一种不舍的无奈。

“只有这个办法,只有你才能做到。”简单而温柔的话语,但其中诀别的意味无法隐藏。周围的光芒也因为这一句话语由原本的洁白转变成了一种暗紫。

“我不接受 ! 你想都别想 !”这话语中带有一种疯狂,也许就连声音的主人也没有意识她的话语中已经带上了特殊的情感。

不知名的空气中弥漫上了难以言喻的沉默。

紧接着,这片古老的空间染上了极度危险的气息,任谁都能理解,那是一种异常绝望的危险,犹如身后悬崖万丈的亡命者。

轰然的巨响在空间中回荡,四周的光芒同时转变成了冰霜的苍蓝与火焰的殷红,久久不能平静。

让我们将目光投向一颗蔚蓝色的星球,离开那片不知名的空间。

漫天的繁星挂在黑夜的天空中,装缀着美丽的天幕,洁白的月光温柔的洒向人间,映衬出了一个繁华的都市,在那都市的一个角落,一个除去月光就没有其他任何灯光的角落 ,一条小巷子。一名年轻的男子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背影渐行渐远,显得有些孤单。

男子名叫委嵬,二十一岁,长相勉强算的上清秀,但年纪轻轻便已是一家国际知名企业的程序员,当然刚刚工作没多久,又因为性格关系住不惯公司免费提供的公寓,现下正住在自己刚租下来的一家公寓里,这公寓地处偏僻,价格却也因此便宜,委嵬也就租了下来,他喜欢清静的环境。

“阿秋!”怎么突然打了个喷嚏,谁在想我?“嘶,算了算了,这小巷子里怪阴森的,早点回家吧。”委嵬自顾自的说着,加快了回家的速度。

如果没有意外,他的人生应该会在平淡中度过一生,但一切的一切都在今晚改变!

委嵬回到家并没有马上进入梦乡,躺在床上的他熟练的打开他最喜爱的一款游戏,崩坏学园三(又名三蹦子)

“诶呦,希儿终于出来啦!惊喜。!哇,这个新人偶好强啊。”心动的委嵬看了一下自己的水晶储备,嗯,一万三虽然抽不了一百发,但是一向相信自己欧气的他认为自己绝对不需要到一百发才出。

“求保佑,我抽!”蓝天白云(没有好货)

“第一次十连没出可以接受,我再来!”依旧没出。

“这会一定出了吧!?”

“期待。”

“我抽!”……

委嵬看了看只剩最后一发十连的水晶,咽了口唾沫,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右手颤抖着点向了抽卡。

一定要中啊!求神保佑。

“啊!这什么概率啊 xxxx ”。

最后的水晶都没有出货的委嵬不甘心的叹了口气,面如死灰的放下手机,进入了睡眠,企图在睡梦中寻求安慰。希望能做个好梦。他擦去眼角一滴眼泪,进入了梦乡。

他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一处朦胧的空间,俩个淡淡的人影,仿佛虚无缥缈却又感觉真实存在,他们之间进行着一些对话,但听不清。委嵬还梦到了一团团的数据代码。但很快,这个梦便消失了。

他的房间中隐隐约约有着这样的声音传来。

数据………确认,绑定……开始

绑定完成度 0%……20% ……100%

绑定成功

开始改造

改造完成度 改造完成

第二天清晨,温暖的晨曦划过天际,唤醒着睡梦中的委嵬。

委嵬迷迷糊糊的起了床,打了声哈欠,迷迷糊糊的下了床。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不,现在或许应该称她比较合适。

奇怪,身体怎么感觉轻了不少?衣服也宽大了不少。算了,不管……了,好困……啊。

刚睡醒神智不清的委嵬走向记忆中熟悉的洗漱台,期间走过卧室,穿过百叶窗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照射出了一位身姿轻盈的少女。

少女约莫17岁,拥有一头的银色秀发,长发及腰,在阳光的照耀下有着柔丽的光泽,皮肤白皙滑嫰,吹弹可破。她的眼睛左黑右蓝,左眼闪动着黑曜石那般的光泽,右眼则是海洋般的深邃。

走进洗漱台,一把冷水润湿脸颊,在冷水的刺激下她也终于清醒了过来,就当她抬头的那一刹那,她呆住了。

镜子里站着一位佳人,一位“他”见所未见的佳人。

好美啊…… 等等!这是镜子对吧!?委嵬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抬手,她也抬手,“他”笑,她也笑(明亮动人),“他”仿佛接受事实般的狠狠捏了一把自己的手。一股真实的疼痛从右手传来,打破了“他”最后的幻想。

几分钟后

面如死灰的“他”从洗漱间走了出来,失魂落魄般的坐在了沙发上,“他”刚刚确认了一下,他已经完全变成她了,何其悲凉啊。

我叫委嵬,单身二十一年,我一直想有个女朋友,但是很遗憾,我已经做不到了,因为我……变成了女孩子了!!!什么鬼啊!为什么小说里的情节会发生在我身上啊!还是变性。接下来是不是还会有个系统什么的?!委嵬异常悲愤的想到。

然,仿佛是映衬她的想法似的,一个听不出任何感情波动的机械师在她脑海中响起。

崩坏系统为您服务 请宿主自行适应身份

伴随着声响,一个网游般的面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当然,在外人看来,什么都没有。

委嵬嘴角微抽,她叹了口气,认命似的看向了面板。

人物名 委嵬 (注 待修改)

等级 1

性别 女

力量 10( 注 普通人为一 )

HP 1000(普通人为100)

固有技能 镰刀专精 女仆精通 外语精通

天赋 无

看完基础信息,委嵬还发现了不少有趣的事物,这凭空出现的系统面板颇像她熟悉的一些网游,只不过有很多没有,整个面板都是暗红色的基调,背景是星空,只有三个板块,任务,装备,抽奖,个人信息是右上角的头像,嗯,变身后的头像。而且没有任何关于她如何变回来的信息。

唉,我怎么会遇上这种事?委嵬心中如此自问道。抬起右手,不再是往常那熟悉的宽厚有力的样子,而是洁白如玉到可以称作完美的样子,往下望去,除去胸前的变化便是那柔滑的银发。委嵬很清楚,自己现在这个模样绝对会造成很大的影响,自己的生活也会乱糟糟的,所幸他是一个人住,父母亲人都不在身边,可她又能瞒多久?

但是,还不待她多想几分,系统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发布任务,猎杀一千虚灵,传送世界:AW48600,传送倒计时 10,9,8……”等等!?什么情况,这么快就开始任务了!?委嵬心中震惊,但面不改色。假的。慌乱的神情展露无疑,“我还穿着睡衣啊,况且我还是个新手啊喂?!”

“5 4 3 2 1 传送开始 ”

“what f……”话音未落,一道白光闪过,沙发上的人影消失了。

无比厚沉的黑云压抑着天空,不见光亮,远方的天空偶尔可见狰狞的身形,太古的荒雷在空中肆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与硝烟。这是委嵬的第一感觉,望四周望去,目光所及几乎都是残破不堪濒临倒塌的高楼或者已经倒塌只留下一半或者不到一半的楼层,只有那目光的尽头是遥远的群山。

少女就站在一座已经开始风化的高楼上,高楼的四角甚至已经坍塌了不少,高楼有俩百层,而这样的高楼四周基本都是,少女原本的睡衣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冰蓝色的衣饰,精致而又优雅,勾勒出了少女玲珑的身姿,同时少女左手拿着一柄巨大的镰刀,刀身通蓝,而且她还莫名的熟悉,硬要说的话,像极了她记忆中崩三里那位女武神的武器。

“注 宿主已融合女武神丽塔的战斗经验及技巧。”

“看起来,这系统还不算太坏 。”委嵬随意挥舞了几下镰刀,狭长的刀形在其手中肆意舞动,就像是她身体的延伸,灵活自如。镰刀如同切豆腐一般划过丽塔身前的楼顶,留下几道数十厘米的口子。

她走向楼顶边缘,往下望去,却发现了惊人的一幕,楼下挤着密密麻麻的“蚂蚁”,“蚂蚁”泛着淡紫色的光芒,从楼顶看去,就是一片淡紫色的海洋。

这是什么?!

“注 虚灵为遭受虚空污染的生物,您的目标即在下方。完成任务后,方可回家。”

得,系统帮她解释了。

唉,我那安稳的人生啊。出于无奈接受现实的委嵬朝身后下楼的路走去,无法完成任务便无法回家,也就是说她如果不想留在这个世界必须完成任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