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个是又穿越了吗?”

幸右手紧握太刀,在这片森林中戒备着,双目烔烔有神的四处扫射。

吾名为王幸,曾为泱泱华夏之中。一位区区二次元爱好者,在一次事故之中,吾王幸穿越了,成为千千万万穿越客中的一员。在这方世界中,幸运是吾拥有万中无一的天赋,风情万种的未婚妻,以及身世显赫的家世!这让吾曾以为自己便是天地间唯一的主角,但是,奈何~,吾错了,天地间从来没有拥有过真正的主角,而吾王幸也只是芸芸众生中一只挣扎的蝼蚁,仅此而已!蝼蚁罢了!

吾,少时多无知,甚是嚣张跋扈,人称为京城四大狂少之首,实则为四大祸害之首而已,吾不知悔过甚至沾沾以自喜!

三十而立之年,吾猛然间惊醒,回首往事则不堪入目,吾每日自省、自过、自罚、自恨,岁月终究不因此而停留片刻!

年四十而不惑,吾终知此界秘密:仙人!可笑,可悲、可恨、可哀,吾王幸世间行四十却如井底之蛙,不知天高而地厚!

终五十而知天命,吾王幸终入仙门,问道而求仙,然仙途茫茫,吾王幸,自踏入仙途起,那便是在逆天而行。

仙门无甲子,世上已千年。岁月转瞬即逝,吾王幸已在世间活千年,虽欲问道而求长生,现今方觉不可得!

浮华人生千年逝,一朝梦醒红颜老。回首吾王幸往生,少时猖狂无知,中时自罚自省,老时却为求仙而拋妻弃子。且断然为世间是所不可忍,现虽成就元婴之体,但却元尽灯枯,即孤独终老!真是可悲、可叹!吾——不!我辈不甘呐!!!

———————

幸手中紧紧握住太刀,感受这具弱小却活力四射的身体,不由得喜上心头:“年轻就是好!”

忽王幸瞳孔一瞪,陡然间猛声低喝:“畜牲放肆!!”

并伴随着王幸一记撩刀重击横砍,一只猫型怪物在幽暗的树林中被拦腰截成两段,猩红色血液为大地提供养料。

而王幸并没有放松警惕,反而还展开虚弱的神识感知四周,伴随着神识的展开,他能感到这个树丛对现在他的身体来说,是相当的危机四伏,虽然他不知为何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会来到这种危险的地方,但王幸作为元婴老祖,哪怕再次穿越成凡人,也不将这些畜牲放在眼里。

随着时间的流逝,夜渐深,王幸在一处山洞之中落脚,而洞中原主为一头牛首类人型怪物,当时是山脚之下的王幸,发现了这天然的庇护所,而牛头怪同时也发现了王幸,本着有缘者居之,王幸与牛头怪进行厮杀并成功将其斩杀于刀下。

一顿晚餐过后,王幸盘坐于山洞之中,抬头仰望星空,伴随着身上《阴神练气决》不断运转,由于环境的原因,王幸选择了这个从当初他初次入遗迹所得到的一个特别的练气决,但此练气决只能在阴气众多的环境之下方可运功修炼,阴气越盛,修炼越快,此处山脉阴气强盛,正适合《阴神练气决》。

有些优良的环境,元婴的经历,以及最重要的有着这一副活力年轻身体,经过一夜修炼的王幸不可思议的进入了练气一层,但仔细一想反而是在意料之外,同时也在情理之中。

现如今此刻练气一层的王幸,自然比刚开始接手这个身体拥有着更强的战斗力,以及能够动用更多的底牌。

“是时候见识一下那些畜牲的本领了!”清晨烈日初升,山顶之上王幸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昨日黄昏被自己视为蝼蚁的畜牲赶出了密林,我王幸从来还没有如此之丢人!

握着太刀的王幸再次来到了回到幽暗的密林之中,午时的太阳并没有给这片密林带来任何可见度提升,反而大部分光芒被密密麻麻的林丛所吞噬。

“该死!畜牲!”踏入密林后一个破空声响起,王幸摇身一转迅速的躲开了暗器袭来,并寻找暗中伤人的怪物。

“在那里!”印入眼前的是一群矮个子类人型怪物所组成的部落,攻击王幸的正是部落中的警卫。

“哼!放肆!”王幸冷哼一声,运行体内的真气,加持自身,脚底猛然一踏,冲向部落之中!

“乌拉拉啦!”部落中警报响起,黑泱泱的怪物向王幸发起了攻势!

“来的好!不过畜牲就是畜牲!”王幸踏入怪物从里,随着运转的身法,肆意的斩杀怪物。一个、二个、三个……五十个……一百个、终于这些怪物们终于知道害怕了,围攻王幸的部落成员瞬间崩溃,它们抛弃掉它们原来赖以生存的部落,朝着密林深处跑去。

“呼呼呼!爽啊!呼~不愧是正值年轻的身体,这种感觉!真的爽。”虽然能够连续斩杀了一百多头怪物的,但是此时的王幸也相当的疲惫,而紧握着刀的手也在不停的在颤抖。

稍微原地坐下,运转功法,待稍微回复体力之后,王幸再次提起太刀,走向怪物的部落深处,看着一座一座类似蒙古包的建筑,王幸拿起刀毫不犹豫的进入,如遇生灵,那便是手起刀落,屠杀着无论雌雄老幼异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遇则尽皆斩之!

一柱香时间,王幸将怪物部落清理干净之后,默默的静坐于部落中心,加快运转功法修养调整生息,默默的调理状态,以最优质的状态,迎接下一次的屠杀!

这时天色一点一点的暗淡下来,而身置于这密林之中,却也根本分不清时间。从一开始类矮人形到后面的猫型怪物,最后是昨夜中对战的牛首人身怪物,王幸已然不知在密林之中屠杀了多少生物,而异族的鲜血已然染红了他的衣裳。

“哞~”一声巨大的牛吼音响彻了整个密林。

“来了吗?”王幸毫不犹豫的握住了手中的刀准备迎战!而这时地上颤抖越来越明显,那也就说明那头怪物离王幸越来越近,终于它出来了。王幸抬头入目则是一头近十米的牛首巨兽。

“呵呵!在没有达到体型碾压之下,体型可并不算是优势!”

放心下来的王幸露出阴森森的笑容!话虽这么说,但是王幸目光之中充满了凝重,雄狮搏兔,奕用全力!这个道理早在王幸第一次战斗中所彻底领悟到了!

“哞!!”或许拥有领地意识,感受到了入侵者气息;又或许是王幸身上暗红色凝固的血液刺激到了牛头巨兽,转眼间它双目通红而仰天咆哮,随即低头弓角,快速的朝王幸冲撞过去,恐怕想以体型优势来碾压王幸。

“哼!”看见牛头巨兽的起手进攻方式,经验丰富的王幸瞬间推出了牛头巨兽的进攻路线。

“不知说你愚蠢好,还是天真比较好!”

在牛头巨兽发起攻势之时,王幸已然躲避开来,随即嗤笑一声,真气再次附加在刀刃之上,回首扭身反手一刀撩首砍向牛头巨兽咽喉。

“哞!!”鲜血从牛头巨兽咽喉中喷涌而出,而它却仰天咆哮想借此恐吓退王幸,可惜那只是在做无用的功罢了!

“哼!”王幸丝毫不惧轻踏前一步,身上的杀意再次喷涌而出,双目毫无畏惧的与牛头巨兽对视,区区蝼蚁般异族也敢直视吾!!

“哞。”牛头巨兽咆哮着想借此恐吓王幸,只是这声音底气却越来越不足,而后又看见王幸毫不犹豫的再次踏前一步,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盛,牛头巨兽瞬间失去了与之对抗的勇气,转头离去。

“呵,畜牲就是畜牲,如若与吾以命相搏,吾让你几分又如何?可但是现在?呵!畜牲而已!”

王幸静静的注视着牛头巨兽逃窜的背影冷冷笑道,杀戮之意收敛于体内,而后又放出微微的杀意,紧跟于其后!

前方的牛头巨兽感受到来自背后王幸那一股小而致命的杀意,本来稍微停下来的逃命的速度又加快了,同时也加快咽喉处的出血量。

而王幸远远的吊在牛头巨兽身后,和牛头巨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却每次在牛首巨兽稍微放慢步伐,又迅速的赶上,冰冷的杀意肆意凌虐在牛头巨兽身上。

“吼!”流逝巨量体力之后,终于自知不能够活下来的牛头巨兽停止了逃命的步伐,气喘吁吁静静的停在原地,恢复体力准备做最后一击!

“哼!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神识感知牛头巨兽停下来的王幸,摇了摇头同时加快运转身法,追至的而上!现在的牛头巨兽虽然意识到逃命无用,想拼死一搏,但是晚了!体力大幅度流逝的它,已经不再为王幸造成一点一滴的威胁!

一分钟后,王幸追赶而上,立于牛头巨兽对面而视,牛头巨兽不在咆哮,迅速低头再次朝着王幸发起了冲锋,这个已经是它最后的光芒了!

可惜的是,哪怕不在神识的帮助之下王幸还是能够轻松的躲了过去,并且再次反手一刀撩喉!一招毙命,牛头巨兽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