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我和南兰准时吃到了红枫居的午餐。因为还没有正式开业,所以厨房里也没有配备正经的厨师。

做饭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姐姐,似乎是这里的店员来着。本来她们想让我和南兰单独吃一餐好的,就如同真正的客户那般。

但我摆着手拒绝了,表示我和南兰两人随便吃点就行,毕竟只是受托过来体验生活。见我拒绝,大姐姐似乎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

所以说既然厨艺不到位就不要装啊。不过毕竟这位大姐姐只是普通店员,要求别人会做大餐还是有点太严厉了一些。

最后我和南兰吃的是家常菜,倒也味道不错。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带着南兰逛了逛周边的景点,但金沙溪附近的景点我们上次来的时候都已经逛过,却也没什么新奇的——反而会因为故地重游而引起一些回忆。

我已经意识到南兰此刻的状态有点不对劲……所以还是带着她远离回忆会比较好。

于是我们乘坐景区内的中巴车离开了金沙溪局域,逛了逛稍微远一些的景点。在大概三十分钟车程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叫卧龙洞的天然溶洞。因为这是个非免费景点,即使有景区的门票,我和南兰也还是分别交了70块大洋……这一次南兰并没有为我垫付,所以我也稍微有些肉疼。

溶洞内部可谓是真正的怪石嶙峋,一根根锥形的钟乳石耸立着,在灯光的渲染下有着一种怪异的美感。洞内比想象中的还要更冷一些,微微湿润的空气凉凉地吹在脸上。

我轻轻呵了一口气,蓝绿色灯光下居然升起了一团雾气……可见洞内有多冷。

南兰不说话地跟在我身后,双手抱着丰盈的前胸,微缩着身子御寒。

南兰穿得比我更单薄一些,虽然她与我一样穿的都是衬衫,但她衬衫里面好像没有其他衣物的样子。而我则穿了两件衣服,衬衫里面还有一件小T恤。

“冷吗?”我低声问。

此刻我们跟着其他的游客一起在溶洞内走着,大部分人似乎都配备了外套,看来是早有准备。

南兰抬头看了我一眼,有些倔强地摇摇头。

“不要逞强啊。”我叹了一口气,脱下了外罩着的衬衫,递给南兰,“给,穿上吧,多多少少会好一点。”

南兰却看向了别处,小声说,“不用。”

可她单薄的身子的确在冰冷的空气中轻轻颤抖着……南兰从小就怕冷,这一点我再清楚不过了。

她是标准的寒性体质,夏天的时候完全不怕炎热,但冬天的时候却怕冷得很。一双小手仿佛一年四季都是冰凉的。

小时候我就经常在冬天的时候把衣服裹在她身上,说是要给她御寒。可事实上我自己的体质也很弱鸡……于是两个人争来争去,最后都在风中冻成狗。最后我学乖了,冬天的时候用大衣把自己裹成北极熊。

南兰因为爱美,所以冬天也不会穿很多衣服……于是这时候我就可以强硬地分一件套在她身上。也算是曲线救国了。

“别在奇怪的地方逞强。”我微微皱眉,准备将衬衫强硬地罩在南兰的身上。

可南兰完全不领情,退后了两步,“都说了我不用……”

我看着南兰的眼睛,微暗的环境下那双眸子还是那么亮,里面闪烁着某种光芒。

她就这样看着我,不露出标志性的微笑,却也不对我发火,只是看着我……像是一只永远不会认错的小猫。

“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我微愠道,“明明冷得都快要缩成一团了……你的体质我再了解不过了。”

“你已经有了女朋友了……就别对我那么温柔啊。不是你自己说你没办法忘记青绫么。”南兰低着头说,“那么你在递衣服给我之前,好好想一想青绫啊。”

“难道说,你对你之前说过的话……后悔了吗?”南兰抬起来看着我,眼里闪动着某种柔光,“难道你想表达……其实你很在意我吗?虽然这样会对不起青绫,但你还是想接近我。”

“我可以这么理解吗?”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走上前一步。

我按住了南兰的肩膀,不让她继续逃离,然后将衬衫裹在了她身上。

南兰感受着我强硬的动作,不再挣扎了。看向我的眼神也越来越温柔,脸上泛起了好看的笑意。

“所以说,如果我没有把衣服交给你,我才是对不起青绫。”我平静地解释说,“青绫拜托我要照顾你……如果让你在这里冷成了傻子,我才是对不起她。正是因为在乎她,所以我才要帮助你。”

我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南兰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轻声呢喃着什么,但我没有认真听。

“还是青绫……”

我没有转过头去看南兰,而是走在了前面,像是个带路人一样。

南兰那单薄的身影跟在我身后,缩着的身子显得特别孤单。

这样就好……我察觉到了,三年之前的那件事情,恐怕有什么误会在里面。我不敢确认……那样的可能让我感觉浑身冰冷。

如今我已经有青绫了,误会与否都不重要了。不想再了解了……如果是误会的话,就让它这样继续下去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