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叶燃,我现在慌的一批。

今年的女徒弟怎么那么多?

我他莱莱的有恐女症啊!

这还是以前当宅男留下来的生理反应。

就是没法和女性.交流,越是漂亮的越没法交流。

我只能期盼着,别有女徒弟凑过来,不然老纸可就要丢脸了。

来个男徒弟吧,来个男徒弟吧……

我在心中不断地祈祷着。

此时,我正身处于热闹非凡的徒弟市场中。

没错,这是属于修仙者的徒弟挑选市场。

想要修仙的人也可以来这里碰碰运气。

能有资格在此摆上一张桌子收徒的,最起码也得是辟府以上的修仙者。

一般来说,实力越强,能摆开的位置就越大,而拥有着大量强者的大门派,更是可以拥有一个独立的院落用来招收弟子。

抬起头,就能看到一条大大的横幅——

「精挑细选,货比三家,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师父。」

是的,我现在就是来……收徒弟的。

只不过我既不属于什么大宗门,又没有通过高等阶的认证,目前仍旧是个辟府期的中下等级的修士。

这不怪我,那个测验者让我使劲地往水晶球里输入灵力,结果没想到那玩意儿出现了错误,最后竟然定格在了辟府期,好几次都是这样。

唉,现在的修仙界可真是喜欢搞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以前哪有这种如此官方的等阶证书什么的玩意儿啊。

还是一百年前我当死宅的那会儿好。

而且我在注册宗门名称的时候,竟然好几次都注册失败了。

他莱莱的,啥好名字都被注册了,气的我最后随便写了个‘大前门’!

嘿!竟然给过了。

于是,我就成为了大前门的开派祖师。

我们大前门,没的山门,没的灵石,也没的徒弟。

在这徒弟市场中,下到刚会走的,上到快没法走了的,那真是各个年龄段的都有啊!

大前门这三个字实在过于寒酸,而我微薄的灵识只能让我租得起这么一个小摊位——简单来说就是一张桌子,上面挂着横幅,用来吸引多方的弟子。

比如我左手边那个家伙,也是辟府期的,就因为长得帅所以吸引到了不少女徒弟,这个我倒是一点也不羡慕。

但在我右手边的那个家伙怎么回事,长得帅却吸引了一大堆男徒弟?

这年头修仙的人都怎么了?

他喵的这叫修仙吗!

这简直就是追星,啊呸,追仙啊!

还有那边的,长得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老少通杀太过分了吧!

我抬头看着我摊位上的广告语,思衬着到底是不是标语没写好。

嗯,一定不是因为我长得寒酸。

于是我撕下了头顶的广告纸,从抽屉里又拿出了一张红纸条,挥洒墨意,在纸上写下几个潇洒的大字。

「宇宙洪荒任我驰骋,天地玄黄尽在脚下。」

横批:「天下第二」。

这横幅一挂出来,顿时就有人靠过来了。

毕竟在这片区域里,像我这么嚣张的那可是一个都没有。

嗯……虽然我觉得他们看我的眼神更像是在看傻子。

“哈哈,写得也太嚣张了吧?区区一个辟府期的杂鱼,也敢写这种横幅?”一个摇着扇子的公子哥走上前来,如我所料地对我嘲讽道。

不过我并不担心别人来砸招牌,毕竟我可不是像认证中显示的那么弱嘛!

“怎么,我是说我在辟府期里排行第二,有什么问题吗?”我斜睨了他一眼,我绝对不承认我刚才在认怂。

“呵?正好,小爷我就是辟府期,要不咱们上那擂台比划比划?”

“慢,你说比就比,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我冷眼笑道,“好歹要有个彩头吧?”

“有趣,那你说,你想要什么彩头?”这公子哥也不动怒,并不像大多数的仙二代那样飞扬跋扈嘛。

所谓仙二代,就是说父母是修仙的,而且必须得是修到比较高的境界的人的子女,才能算是仙二代。

要是辟府期的子女……那顶多算修二代吧。

“我们就赌点灵石吧!”

“想不到你如此俗气。”

“我要求也不高,就赌个十万下品灵石吧!”

“哟,有点志气,但你输了,付得起吗?”

“当然付得起!”我打肿脸充胖子,实际上我现在半块灵石碎渣都没有了。

“那万一你输了却拿不出灵石来怎么办呢?”

“那你大可和我签订协议嘛!”

“好,如若违约,就做我家奴百年!”

“没问题!”我也大声地回应道。

一群人都凑过来看起了热闹。

修士那也是人,看热闹是天性。

这片区域的擂台上空无一人,这会儿正好成了我们俩对战的场地。

“使用擂台一次50枚下品灵石!”看守擂台的中年修士大喊道。

我靠,抢钱啊!

50枚都够我用一个月了!

但那位公子哥却是相当的轻松,随手就丢出了一袋灵石,里面正好是一百枚。

那是连我的也一并付了。

于是,我们俩站在了擂台上。

身边的围观者们议论纷纷。

“那个好像是白家的公子啊!”

“就是那个本地第一修仙世家的白家?”

“没错,他们家可是这片区域每年徒弟市场的举办方呢!”

“哦哦,竟然是他!据说白家公子年仅16,就已经达到辟府期,常葆青春了!”

我就说这小子看起来怎么那么小白脸,原来是还没发育成熟就辟府期了啊,恐怕他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停留在这个模样了。

真是太可怜了。

不过貌似现在修仙界就流行小白脸来着?

靠,我这个大叔就没市场了吗?

“你先出手吧!”白家公子风度翩翩地冲我笑道。

笑得和娘们似的,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用,你先来吧,老夫不喜欢先攻。”我倚老卖老地摸了摸下巴那纷乱的胡须。

才一个月没剃,怎么又他莱莱的那么长了?

“看来你喜欢受啊?”白家公子十分恶意地调侃道。

“完了,那人竟然如此托大,在同阶让白家公子先出招,必败无疑啊!”

“就是啊,看他的等阶认证,应该才是辟府初期而已啊!”

“白家公子已经辟府后期了!”

靠,这台下的人怎么那么啰嗦?

我随意地扭了扭胳膊,这白家公子也拖拖拉拉的,怎么还不攻上来?

我望向他时,就看见他正掐着剑诀,而后就见上百把飞剑冲我飞来。

好家伙,土豪打法啊?

这些可不是能力实质化的玩意儿,而是货真价实的飞剑。

虽然品阶差了点,但能一下子驾驭上百把,还是相当了得的。

“快看,是白家公子用来打败过许多对手的百剑如意!”

这什么破名字,我觉得取名叫「一掷千金」比较合适。

这一把飞剑最起码一百下品灵石,一百把就是一万……

要是全给收了,我就发财了啊!

“他竟然不躲开,是吓傻了吗?”

“还好白家公子不是恶人,不会下死手,他应该庆幸。”

“唉,竟然敢向白家公子挑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我无聊地掏了掏耳朵,这才看向面前飞来的百把飞剑。

白家公子确实比较仁慈,看得出来,这些飞剑已经有停下的势头了。

嗯……既然这样,那我就别把他的剑给破坏了吧。

“剑来!”我大喝一声,随手抓起了身边的一把飞剑化为己用,然后猛地冲了上去,其他的飞剑朝我攻来,被我‘叮叮铛铛’地全部打落在地上。

在白家公子那一脸惊骇的目光中,我轻松地冲开了飞剑的洪流,反手用剑柄用力敲在他的胸口,直接将他震得跌倒在了地上。

这是一场当之无愧的完胜。

“那……不可能……百剑如意不可能这么轻松被突破的,同阶想要突破,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难道白家公子手下留情了?”

“对,一定是!肯定是刚才看他不打算躲闪,所以留情了,却没想到那人突然出手,所以才打了个措手不及。”

“卑鄙,无耻!”

有人叫骂了起来。

“喂喂,这可是全凭实力的好不好!”我伸手将地上的白家公子拉了起来,“小子,你没事吧?”

但就在我拉起他来的那一瞬间,他头上的束发忽然脱落,一头如瀑般的漆黑长发披散在肩头。

而且脸也突然碎裂,准确的说是,脸上十分贴合肌肤的面具碎裂了……

我竟然都没发现,他刚才的脸竟然是面具?

而后,我看到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这哪里是什么公子,明明就是大小姐嘛!

“……你……女……人?”虽然心思依旧活络,但开口说话时却感觉到了困难。

我只能尽可能地沉声静气,一字一句地问道。

听起来就感觉充满了压迫般的威势。

其实我不是故意的……

但要是不使点力气说话的话,我结结巴巴的可就成口吃了,那也太丢脸了吧!

而对方显然被我吓了一跳,向后倒退了半步。

再后退几步啊!

靠,别离我那么近啊!

不然我没法说话啊!

我还有十万块钱的赌金没要呢!

我想自己后退,也做不到。

因为身体僵硬,肌肉紧绷着,根本动不了啊。

“那人……在刚才那一瞬间,竟然让我感觉有几分英武,是错觉吗?”

“他一直盯着白家公子看是做什么?”

“白家公子的身边怎么围绕着一团白雾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的表情那么可怕,难道想杀了白家公子?”

“快、快喊看擂台的上去救人啊!”

他莱莱的,下面的这帮智障,我看起来像是要杀人的样子吗!

明明是老纸被吓得没法动弹了好不好!

白家公子终于回过神来,有些生气地对我说道:“我就知道你要这么问,我是男人!”

“……”

“你不信?我真的是男人!就是因为长成这样总是被认为是女人,才戴着这个面具的!”

啊……是男人啊,那我就放心了……不过你能不能赶紧把新的面具戴上去,这副女人的模样,还是让我无法信服啊!

场面,就这样僵持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