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朝日升起,鬼谷内充盈着迷蒙雾气,晶莹的晨露悬挂在树叶上。

在阳光映照下,这里恍若一片世外仙境。

可是下一瞬!

直冲云霄的高亢惨叫转瞬响彻山涧,惊得飞鸟四动。

“你...你,魔女,你居然又偷袭我!”

摸着自己的嘴唇,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李欢歌恼怒的斥责道。

“偷袭?只是早安的问候罢了!”

表情不变,夜怜心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口胡,我警告你,绝对绝对不允许...有下一次!”

看到她那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忠贞不屈的李欢歌只感到气不打一处来。

他虽然并不讨厌和美女接吻,但...总是被强吻,这就很难受!

眉头挑起,夜怜心声音渐冷,

“要是有呢?”

不甘示弱的瞪着她,李欢歌觉得有必要树立自己的威信,

“若是再犯,信不信我将你——唔!!”

话还没说完,夜怜心一把将他拉进怀中,低头吻在了上面。

那画面,美的无法形容。

傲然抱住跟自己差不多高的李欢歌,夜怜心抬手挑起他的下巴,仿佛是个叛逆女王,

“我犯了,你又能奈我何?”

拳头捏的咔咔作响,李欢歌悲愤欲绝的低吼道,

“我...我要打人了!”

“啪嗒!”

抬手一巴掌打在他的脑后,夜怜心嘲弄说道,

“跟我打?就算我让你双手双脚,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若是再犯,可别怪我不讲情面,现在就将你脱光扔床上。”

“.....”

李欢歌登时敢怒不敢言。

你妹啊,为毛现在的妹子都这么凶残?

淑女,淑女懂不懂?

你们这如狼似虎,恨不得将我生吞的表现到底是受了哪门子刺激!

依稀记得最初的时候,自家那位腹黑老婆动不动要剁自己的小兄弟,这个倒好...直接要脱光扔床上。

简直是丧心病狂!

“不对啊,就算被扔床上,我貌似也不吃亏?”

转念一想,身为男性的李欢歌突然疑惑道。

“小欢歌儿,你想要试试吗?”

望着那双蠢蠢欲动的黑眸,夜怜心笑了,笑的好似个祸乱天下的妖姬,勾人心神。

“呃,你该不会也有什么特殊的限制吗?”

表情微滞,李欢歌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事出反常,其必有妖!

眸子一眨,夜怜心好奇道,

“比如说?”

想起家中那位已入先天的天骄老婆,李欢歌心有余悸的解释道,

“诸如我会爆体而亡,精元尽失之类的副作用。”

夜怜心摇了摇头,雪白的肌肤上悄然多上一层醉人瑰红,

“那倒没有,相反还能让你飘飘欲仙。”

“那我怕什么!”

听到这里,无所畏惧的李欢歌瞬间强硬了起来。

就差没有加上一句“来啊,造作啊”。

但随后,就听到夜怜心发问道,

“只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李欢歌不解,“什么?”

捋顺略显凌乱的发丝,夜怜心轻柔笑道,

“小欢歌儿的记性真差,这么快就忘记我曾修炼过魔门秘法了吗?”

李欢歌天真无邪的眨巴着大眼睛,

“然后呢?”

(有些时候发现自己真不适合写书,明明想写个喜欢的世界,结果写着写着就忘了本心...心慌不想写,归根结底还是自我施加压力太大,一个劲想着上架前多攒一些存稿,还剩二十多天,能存多少我就存多少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