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一滞,李欢歌只好硬着头皮提醒道,

“额...我之前说过了,我有老婆的,你纠缠我也没有意义。”

“这又有何关系?”

夜怜心不解,吐字清晰的声音中充满了强烈的骄傲,

“大丈夫三妻四妾本就正常,如若是你,哪怕是后宫佳丽三千,那又何妨!”

砸吧着嘴,李欢歌罕有的被人辩得无话可说,

“不得不说...你的话很有道理,我竟然可耻的心动了!”

现在他多么的想要指着那位腹黑老婆说——看看人家,看看你,这才是大房该有的胸襟!

当然,要真是这么说,恐怕绝对会被打死。

“既然心动,我们今夜就入洞房可好?”

一抹酡红悄然浮现两颊,拉住李欢歌的手掌,夜怜心的冷意少了三分,媚意多了三分。

悄无声息间,她恍若是那即将盛开绽放的雪莲,惹人怦然心动。

“这样...不好吧?”

吞了吞口水,李欢歌心虚的瞟了两眼。

虽说没有小九的伟岸,但是这个规模恰到好处,一只手勉强可以.....

“你在笑什么?”

发丝顺歪着的脑袋徐徐垂落,夜怜心突然好奇道。

“笑你的胸好——唔!”

话刚到嘴边,李欢歌顿时反应过来,一张老脸微微泛红。

在这一瞬间,他居然从精神上背叛了苏梦歌。

良心好痛!

“你喜欢?”

纤纤玉指轻点自己胸前的白皙,夜怜心心领神会道。

“咔嚓!”

依稀间仿佛能够看到自己被柴刀的场景,李欢歌一个激灵,

“姑娘,请你自重,我不是个随便的人。”

眼睛扑闪扑闪,微抬臻首,夜怜心丝毫不在意,

“没关系,我懂,你随便起来就不是人。”

“.....”

对于这个动不动就玩梗的妖娆少女,李欢歌只觉得手足无措。

女人耍流氓不可怕,

可怕的是这个女人天真无邪的在这里耍流氓!

沉默许久,根本就想不出可以解决当前现状的对策,李欢歌只得采用缓兵之计,

“重新介绍一次,本人李欢歌,家有良田百亩,生平无所大志,唯望安稳一生。”

伸出右手,他脸上悬挂着明媚的笑容,

“要不我们先交个朋友?”

对于那伸出来的手掌熟视无睹,夜怜心眼眸微睑,声音悠扬清雅,

“跟我玩这一套没用。”

扬起那天鹅白的光滑雪颈,脚尖踮起,她贴着李欢歌的耳畔,轻声吐气道,

“我永远都不会是你的朋友,我只会....是你的女人,爱人。”

“还有,以后跟我说话的时候,记得加上前缀....要不然,我会不高兴的~!”

“你不高兴了会怎样?”李欢歌吞了吞唾沫。

“杀人。”

眸子无悲无喜,夜怜心平淡的答道。

“杀坏人?”李欢歌自行补充道。

“要是你惹我生气的话.....那我就去杀好人。”

轻点着下颌,仿佛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夜怜心那恬淡的面庞悄然浮现出一抹笑意。

犹如是万载寒冰融化,这天真烂漫的笑容衬托着如寒梅傲雪的纯粹。

她,不是在开玩笑!

“....”

登时,李欢歌尴尬的笑了笑,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妙。

换而言之,她杀人都是因为自己惹她生气?自己才是诱发因?

如此清新脱俗的威胁,真是令他...大开眼界!

(写句话都算抄,我自己都觉得我很过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