呲牙咧嘴的忍受着钻心的痛楚,少年连声求饶道,

“疼疼疼,轻点。”

眉头一挑,少女鼓起腮帮,再次恶狠狠的训斥道,

“哼,你还好意思说!”

不爽的瞪着这个越发放肆的少女,少年很是不满,

“我说你这丫头,下手没轻没重,再这样我可就要生气啦?”

早在前些年就不吃这一套的少女反手一拧,

“少来,你答应过我什么!”

少年天真无邪的眨巴着眼睛,

“什么?”

想起今早又被对方给放了鸽子,少女只觉得胸口憋了一团无名邪火,

“不是说好要努力修炼的吗?你居然又出尔反尔!”

耸耸肩,少年反到不以为然,

“男人的话,泼出去的水,当不得真。要怪就只能怪你太天真。”

“哈?!”

眼看着这不经逗的丫头就要被自己给激怒,少年只得解释道,

“嘛嘛,我刚才只不过是开个小玩笑。”

“真正原因其实是....你魔宗的功法太过简陋,不适合我修炼。”

少女显然不满意,

“这借口你都用了五年。”

嘴角一撇,少年相当无奈的叹息道,

“五年内你们都没找到合适的功法,也真是差劲。”

目光灼灼的盯住他的眼睛,少女旋即说道,

“可我现在听说,分明就是你自己天生废体,根本不能修炼!”

嗤笑一声,少年饶有兴趣道,

“呵,既然如此...你现在的境界是谁教的?”

俏脸一红,想起这些年来他手把手的贴身教导,被占了莫大便宜的少女冷哼道,

“说不定只是你凑巧,这又不能作数。”

看到这个言不由衷的傲娇小妞,少年戏谑的笑道,

“哦呵,那之后的修炼我可就要袖手旁观,某人千万不要可怜兮兮的过来求我....”

依稀记得,两人最初的教课就是源自于某个独自哭鼻子的小花猫。

杏眼一瞪,少女登时不乐意道,

“你敢?!”

娴熟的摸上她的小手,李欢歌声情并茂的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我这不是怕误人子弟吗?万一将你这稀世奇才给教偏了,我就成了千古罪人。”

感受着那突兀覆盖住自己的手掌,少女羞红的说道,

“放...放手!”

少年故作没有听清的凑了过去,

“你说什么?”

望着他近在咫尺的可恶嘴脸,被誉为魔门新一代魔女的少女瞬间磨牙霍霍,一点不掩饰自己的情感,

“我说你快给我放手,又把我的警告给忘了,不准乱摸!”

熟视无睹的享受着她小手的柔滑,少年感慨万千道,

“有什么关系嘛,都摸了这么些年,小时候你不还主动让我摸的吗?”

听到这羞人的黑历史,头顶源源不断的冒着滚烫蒸汽,少女顿时抬脚踹了过去,

“混蛋,你居然还给我胡说!”

随着年龄渐大,她发现自己面对少年的时候,愈发的不能用平常心来对待。

这种心跳加剧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就算你再不愿意承认,事实就是事实,要不我隔天宣传一下?”

抱头蹲防,少年一边抵挡着她的进攻,一边乐此不疲的挑衅道。

人生一大幸事,莫过于捉弄眼前的妮子。

(最近书评楼里多了不少读者设计的角色。我简单的问一下:以后要是写的话,配角戏份多,你们会喜欢看吗?毕竟我没啥经验。另外,gai里gay气的描写估计够呛,直男的我写不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