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清凉如许,少女声音铿锵有力。

听到如此豪放大胆的发言,李欢歌只觉得自己正徘徊在一条不归路上。

虽说混吃等死,妻妾成群是自己的毕生心愿,但...个性这么强的美妞,一个也就罢了,再多一个...真会死人的!

失神的望着神采飞扬的夜怜心,李欢歌恍然觉得这张容颜似曾相识。

到底,在什么时候...被自己给遗忘掉了?

手掌不由自主的捂住发痛的脑袋,只觉得记忆里缺失了重要一段的李欢歌忍不住道,

“即使前世的我真与你认识,可现在的我已不再是他。”

夜怜心表情不变,

“然后呢?”

咬紧牙关,李欢歌艰难的将堵在喉咙间的话喊了出来,

“纵使你还记得,他若忘了,那又跟真的不存在过...又有何区别?”

“我,终归不是他!”

美眸澄净如明镜,夜怜心心平气和的反问道,

“是啊,你不是他,那又如何?”

李欢歌猝不及防,

“诶?”

早就想好了对策的夜怜心轻松写意的笑道,

“只要你能找回前世的记忆,我们依旧可以再续前缘。现在嘛,提前培养感情~!”

听到这样的话后,李欢歌忍不住冷嘲道,

“你这样的想法很自私。”

“魔女自私乃天性,我早就该自私一遭!”

一抹忧伤不经意的从夜怜心眸中划过,随后就见到她笑兮兮的问道,

“那么,小欢歌儿...你讨厌吗?”

李欢歌斩钉截铁的答道,

“讨厌!”

满意的点了点头,夜怜心巧笑倩兮,

“讨厌就对了,他也讨厌。你看吧,你跟他很像。”

想起那时不时回荡在眼前的幻梦,李欢歌紧握拳头,

“你再怎么拿我跟他作比较,也没用。前世对我而言..不过是过往如烟,一场梦罢了!”

笑容隐去,夜怜心摇了摇头,

“你在说谎。”

“我才没——”

话到嘴边,李欢歌无论如何都否定不了。

若是一场梦,梦醒后那残存在内心的悸动又为何挥之不去?

前世的遗憾,前世的经历....记不起来倒也罢,一旦记起来,他真的能当做是电影来看?

答案,昭然若揭!

一遍遍的从自己脑海中搜寻着关于少女的记忆,李欢歌最后不得不认真提醒道,

“虽然无法否认,但关于你的印象真的没有,而且我对你也根本没有感觉!”

夜怜心嘲弄的望着他,

“还在说谎?”

望着少女那清水出芙蓉的容颜,李欢歌一时间竟然接不下去。

男人都是视觉生物,无法抗拒本能的男人,就是俗称的...人渣,而他还是位容易心软的人渣。

“你要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深吸一口气,李欢歌认真的解释道。

家中那位醋坛子可不是好说话的,莫名多了位前世老婆...恐怕要惨被好船?

夜怜心则是不以为意,

“我想吃,还管它甜不甜作甚?”

“更不用说,感情这种东西,相处时间长了就会有的。”

李欢歌微楞,“日久生情?”

眉头微蹙,夜怜心熟练的质问道,

“嗯?你说的是哪个日?”

“....”

夭寿啦,为毛我眼前这个看似冰山的妖冶美少女会天真无邪的跟我开荤段子?

这谁顶的住!!

(夜怜心是森罗殿少主,顺手杀俩过来追她的人,跟人家杀森罗殿那段像?不知道说啥

没别的意思,原作者如何我不评价。就是说我抄请拿出证据,指着说这剧情思路抄人家的,请给我原章节啊!我抄新华字典的,我还抄散文集,我连小学课本都抄了。

说话是不用担责任,但实在影响码字情绪,昨天我一天没情绪写。开口就个抄,喷完就走人,没走的出来解释下。

鬼谷续命,我从第一卷就开始铺垫,劫色相遇也我自己想的,这些像?可以,原文在哪,我自己去比较,你也可以贴出来。我后续还要写入谷打脸,再说抄先拿证据,要不我直接删

最后,烦躁中求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