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惊得目瞪口呆的李欢歌沉默良久,才憋出两个字,

“疯子!”

欣然接受了这样的评价,夜怜心漫不经心的补充道,

“承蒙夸奖~!顺便一提...我只用了一周就修炼到了后天七重。”

李欢歌身形一震,

“这是假话?”

夜怜心笑吟吟的注视着他的眼睛,

“真话~!”

“噗嗤!”

捂住自己的胸口倒退一步,李欢歌颤抖的指着她,

“你....好毒!”

柔若无骨的贴在他身上,夜怜心不以为然,

“魔女不坏,那还叫魔女?”

目光炯炯的瞪着她,李欢歌突然义正言辞的反驳道,

“那可不一定,你的坏说不定只是停留在表面,虚伪的坏!”

夜怜心好奇的笑道,

“哦,为何?”

嘴角噙起一抹戏谑的笑容,李欢歌悠然感慨道,

“因为真正坏的美女,早就被那些所谓的卫道士给掳走进行...肉体与肉体上的深刻教育。”

“通俗来讲,就是**。”

“啪!啪啪啪!”

捂住备受关照的后脑勺,吃痛的李欢歌瞬间不满道,

“干嘛打我?”

面色平静的望着他,夜怜心笑眯眯的反问道,

“就比如说这样?”

李欢歌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额,这个....”

将对方心虚的表现尽数收入眼底,夜怜心悠扬笑道,

“居然敢跟本座开荤段子,小欢歌儿你不是一片的皮~!”

“不过也好,这样我们日后才好相处,有道是夫妻间有共同的爱好才能处的久。”

李欢歌顿感惊奇,

“啊咧?”

这话题偏着偏着就偏了回来?

冷眸不自觉得开始融化,炙热的望着他,夜怜心欢喜的宣誓道,

“看什么看?你以为童养夫只是个玩笑?我可是...很认真很认真的要娶你回去。”

“不要怀疑,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被绑票的人,没有发言权!”

这时,李欢歌才想起,不久前貌似这少女扬言打劫自己,劫色的那种?

“我一定是在做梦,没错,这一定是梦!”

使劲的拍打着自己的脸庞,无法接受这离奇现状的李欢歌自顾自的催眠着自己。

“傻瓜,就算是梦又如何?谁让你遇见了....我!”

眸中好似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夜怜心缓缓抬手抚摸着李欢歌的脸庞,

“梦里梦外,梦醒未醒,你都是我的人,这都是不可变更的事实!”

李欢歌不解道,

“就因为...你与我前世认识?”

夜怜心含糊其辞的回答着,

“是也不是。”

回想起残存在脑海中的记忆片段,完全找不到目标的李欢歌困惑道,

“不对啊,如果说是前世我的印象里怎么会没有你,那位红衣女子倒是有印象...”

“第三世吗?”

眉头一挑,对于自己的推测愈发确信的夜怜心了然笑道,

“呵!有趣,着实有趣。”

“不过这都无所谓,是我的终归是我的,谁都拿不走!”

感受着那无边霸气,李欢歌弱弱道,

“是不是有点霸道?”

拳头攥紧,夜怜心的声音中带着三分寂寥,七分坚定,

“在这漫长的等待中,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上有些东西永远都要自己亲手去拿。”

“这一世,我不在乎天长地久,只争朝夕。”

“我要娶你,你嫁也得嫁,不嫁还得嫁!”

(目前已被告知是第二章,我上那本没翻到,不介意的话请说一说具体哪章,我好比较一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